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四)“一生之敌”托洛茨基火线入党

  • A+
所属分类:真相大白

第六次党代会还通过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决议——同意托洛茨基和他领导的“区联派”整体加入布尔什维克。

大会通过了武装推翻临时政府的决定,同时也选出了11个人的“核心组”,列宁、斯大林、季诺维也夫都位列其中。

托洛茨基也进入了中央委员会“核心组”。

托洛茨基是犹太人。这个后来跟斯大林争夺列宁继承人地位的人物,是在十月革命前两个月、布尔什维克成立十多年以后,才加入布尔什维克的。而在此之前,他长期是列宁的政敌。

托洛茨基曾经是列宁的追随者,但很快就成了最激烈的反对者,加入了孟什维克。列宁非常痛恨他,把他视为叛徒。二人经常写文章对骂,痛斥对方人品低下,互相攻击对方的理论跟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毫无共同之处”。列宁曾这样评价托洛茨基:“他是一个最卑鄙的野心家和派别活动者……嘴上滔滔不绝的谈党,而行动却比所有其他的派别活动者还坏。”1912年,托洛茨基组织了一个“八月联盟”,把社会民主工党内的所有反列宁势力联合起来,想要扳倒列宁,没有成功。

后来,托洛茨基跟孟什维克也闹翻了,成了一个既不是布尔什维克也不是孟什维克的独立党员,手下有一批热情的追随者。

托洛茨基跟斯大林同一年出生,也跟斯大林一样,从小就是学校里的“学霸”,成绩最顶尖的那种。但他的家庭条件比斯大林好很多,家里有农庄,还有很多雇农给他们干活,有仆人伺候生活。他上学时间比斯大林早,中间也没有辍学。他跟斯大林一样酷爱阅读,很早就接触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但他没有体验过底层人民的生活,是通过观察家里雇农的生活而对底层人民产生了强烈的同情,因而赞同革命。他在1898年就因为参与革命组织被逮捕,然后流放。

图片

托洛茨基在监狱里结了婚,妻子跟着他去了西伯利亚一起流放,还生了孩子。但他很快就丢下妻子和孩子跑到了国外,然后在巴黎再次结婚。卡尔波夫在《大元帅斯大林》里边说托洛茨基的第二任妻子娜塔莉娅是犹太富商沃托夫斯基的女儿,并因此跟犹太复国主义集团搭上了线。我没有找到其它材料可以证实娜塔莉娅的家庭背景,姑且存疑。

——顺便说一句,斯大林也有两次婚姻,第一任妻子是格鲁吉亚人,1907年死于肺炎。然后他就一直单身干革命,过了十四年,等到十月革命成功、平定白军叛乱以后,才在1921年43岁的时候第二次结婚。他的铁杆支持者莫洛托夫也是个大龄单身汉,革命胜利以后才结的婚。

在婚姻方面,跟斯大林相比,托洛茨基显然有道德上的瑕疵。

尽管托洛茨基的第二次婚姻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关系尚不清楚,但他跟国际犹太资本集团存在联系是很肯定的。

托洛茨基赖以成名的理论是“不断革命论”。该理论认为:无产阶级革命会一个接一个的在不同国家爆发。先爆发一个,成功以后,革命政权再去支持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继续革命。革命就会像滚雪球一样的爆发,最终在世界范围内推翻资本主义。

“不断革命论”是托洛茨基在巴黎的时候,同一个叫帕尔乌斯的人合作搞出来的。

帕尔乌斯也是个犹太人,一方面是一个持有激进革命观点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另一方面却是一个金融投机分子,还跟德国间谍机构联系密切。他从德国情报机关拿了很多钱,用来资助俄国的革命分子。这个事情近年来通过研究德国、瑞士等国的解密档案,已经被学者们证实了。列宁也认识帕尔乌斯,还称赞过其一篇关于农业的文章,但没有什么往来。

托洛茨基和帕尔乌斯关系密切,二人是最好的朋友。托洛茨基在慕尼黑期间就住在帕尔乌斯家里。1905年革命期间,二人一起从国外返回彼得堡。帕尔乌斯花了很多钱创办了几份报纸,还收购了自由派的《俄罗斯报》,大力宣传托洛茨基和他的思想;托洛茨基则进入了彼得堡苏维埃,并且很快成为主要领导人。

革命被镇压以后,托洛茨基再次被逮捕流放,然后又再次逃亡国外。

帕尔乌斯没有被捕,秘密逃回了德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帕尔乌斯扔掉了“马克思主义者”的假面具,公开支持德国的对外扩张,也就跟托洛茨基和布尔什维克在表面上决裂了。但后来的研究证实,他仍然跟布尔什维克保持联系,把从德国情报机构拿到的钱源源不断的输送给革命派。他于1915年在丹麦哥本哈根成立了“世界大战的起因与影响研究所”,用这个平台花钱资助俄国革命者,同时也为自己赚了不少中介费。后来他又去了土耳其,继续扮演“战争投机商”的角色,成立了一家军火贩运公司,在巴尔干战争期间大发横财。

这些历史说明,帕尔乌斯绝不是一个真诚的革命者,而是一个聪明的投机者,可以灵活的在社会主义者、殖民主义者和金融大亨之间自由转化。

托洛茨基口才文笔出众,大力宣传他和帕尔乌斯一起发明的“不断革命论”,又在1905年革命期间成了彼得堡苏维埃领导人,背后还有帕尔乌斯的资金支持,声望提升很快,在社会民主工党内部获得了一大批追随者。甚至列宁也改变观点,认为他在1905年的表现可圈可点。托洛茨基把自己的追随者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个独立派别“区联派”。这个派别赞成在俄国搞革命,把俄国革命视为世界革命的起点,革命成功以后的任务就是以俄国为基地向欧洲乃至全世界输出革命,所以又叫“国际主义派”。

1917年二月革命之后,区联派的总人数大概有4000人。这个数量相当可观,此时布尔什维克的数量也就一万左右。如果只看彼得格勒,区联派的势力可能跟布尔什维克旗鼓相当。

列宁提出“四月提纲”以后,得到了托洛茨基的积极相应,二人讨论过双方的合作问题。列宁想把区联派并入布尔什维克,托洛茨基则骄傲的表示反对——他认为区联派不能“加入”布尔什维克,应该两派联合组成一个新政党,这个新政党既不叫布尔什维克也不叫国际主义派,而是搞个新名字。简单来说,就是区联派要跟布尔什维克平起平坐才行。

列宁不能接受这个条件,事情就僵持了下来。一直到6月份,临时政府指控托洛茨基是“德国间谍”,将其逮捕入狱,区联派已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组织革命,他才被迫接受了列宁的提议。

加入布尔什维克让托洛茨基获得了极大的政治利益。他在狱中缺席当选中央委员,很快被释放,又被推举为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代表布尔什维克党掌控苏维埃。如果不加入布尔什维克,以区联派的力量,不可能把托洛茨基推到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这个关键的位置上。

“区联派”的加入,极大的改变了布尔什维克的成员结构。布尔什维克内部也就出现了“列宁主义派”和“区联派(国际主义派)”两个大的派别。二月革命以后,区联派的人数增长如何,我没有找到相关资料。但托洛茨基只比列宁晚一个月返回彼得格勒,也持有激进的革命主张,区联派在他的亲自领导下,应该也会有不小的发展。二月革命后,区联派人数大约是布尔什维克的三分之一,在八月合并的时候,估计不会少于布尔什维克人数的十分之一甚至更高,是布党内部一支不可忽略的“少数派”。

“区联派”加入以后,托洛茨基就成了布党的第二号人物,仅次于列宁,压过了斯大林一头。斯大林从二把手变成了三把手,同时是布党内部 “列宁主义多数派”的二把手和大管家。

这种两个派别在革命前夜紧急合并的办法,短期内壮大了布尔什维克的力量,保障了武装革命的成功。但从长期来看,又为党的分裂埋了下伏笔,是“大清洗”的又一个重要诱因。(作者:李晓鹏)

附录: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一)前言》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二)从鞋匠之子到党的领导人》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三)迎接列宁回国并代表列宁做政治报告》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四)“一生之敌”托洛茨基火线入党》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五)十月革命与苏俄内战爆发》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六)天降猛男:内战中的斯大林》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七)谁是刺杀列宁的幕后黑手?》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八)“列宁遗嘱”为什么没能打倒斯大林?》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九)斯大林如何保住了总书记的职位?》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十)斯大林是如何击败托洛茨基的?》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十一)新经济政策的存废争论与“三驾马车”决裂》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十二)斯大林为什么要放托洛茨基出国?》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十三)斯大林是如何成为最高领袖的》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十四)斯大林“五年计划”的巨大成功》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十五)农业 集体化与1932年大饥荒》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十六)基洛夫遇刺案(1)》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十七)基洛夫案与大清洗的关系》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十八)澄清关于“斯大林谋害基洛夫”的谣言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十九)莫斯科大审判是一场“表演”吗》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二十)皮达可夫的飞行》

《关于斯大林的读书笔记与再反思(二十一)“大清洗”的导火索(1)西班牙内战》


最新热点时评↓
washiluf.png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