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心理战,中国用了假信息宣传战术吗?

  • A+
所属分类:新闻热评
日前,推特、脸书删近千内地账号,这些账号多是揭露香港暴徒行径,推特称之为“有官方背景的信息”(state-backed information)。
心理战有多种技巧,来源伪装成敌方的是黑色宣传。如二战时,英国建立冒牌的德国官方电台加莱士兵电台对德军广播,试图瓦解德军士气。反之,来源公开且正确的是白色宣传,来源伪装成第三方的是灰色宣传。
美国也经常采取黑色宣传的手段,例如,9·11袭击后,五角大楼的战略影响办公室(Office of Strategic Influence)为改善伊斯兰国家的公众态度,就利用外国媒体和互联网从事黑色宣传活动。他们通过邮件联系媒体和国外社团领导,使用以.com结尾的地址,而不是五角大楼标准的.mil地址,来隐藏美国政府和五角大楼的参与。
冷战期间,苏联利用克格勃机构Service A进行黑色宣传攻势,该机构由120名官员组成,他们的职责是秘密投放精心制造的信息,以美国为目标。
英语单词disinformation(假消息),来自俄语dezinformatsiya,也是源于黑色宣传部门的名称,早在1923年苏联刚建立时,从事disinformation的特殊部门就已经成立。苏联的disinformation活动,曾试图影响“美国发明了艾滋病”、“美国政府支持种族隔离”这种观点。
disinformation在1980年代后才出现在英语词典,这个词尤指政府机构故意发布的虚假信息,以区别于misinformation,misinformation范围更广,既可以是诚实的错误,也可以泛指各种有意无意的假消息。
对外心理战,中国用了假信息宣传战术吗?
日前,推特、脸书删近千内地账号,这些账号多是揭露香港暴徒行径,推特称之为“有官方背景的信息”(state-backed information)。
外媒却添油加醋,BBC称之为misinformation,而无论是纽约时报、福布斯还是CNBC,用的词都是disinformation,纽约时报更是明言,中国采用了俄国的宣传战术。
对外心理战,中国用了假信息宣传战术吗?
那么,中国到底有没有学习俄国的黑色宣传战术呢?
从组织形式看,无论帝吧还是饭圈女孩的出征,其人群主体是没有意识形态斗争经验的年轻人,他们的行动出于自愿。几个组织者在微博中呼吁,如果对面来谈意识形态,大家“不接茬不接话”、“不理最好”,这些在政治上比较稚嫩的人群的行动,显然与苏联和美国那种,出动经验丰富的官员进行洗脑的方式,完全不同。
对外心理战,中国用了假信息宣传战术吗?
从动机上看,他们不是为了打击、颠覆敌对政权,不是为了制造颜色革命,他们通过文明的方式,集中在一起,虽然有统一的行动组织,但表达的是爱国情怀,目的是捍卫国家主权。这显然也与美苏的黑色宣传不同。
从内容上看,推特在官方的回应中举例的一些“有官方背景的信息”(下图),仅仅是个人感受、想法的抒发,表达的是对香港暴力事件的思考和建议,称之为“新闻”或“信息”都不适当,更遑论是黑色宣传。
对外心理战,中国用了假信息宣传战术吗?
从技术上看,中国也没有为黑色宣传做什么准备。
根据麻省理工学院的团队的一项研究,通过分析推特上的机器人在舆论事件中的表现,证实了社交网络机器人可以对社交网络舆论产生很大的影响,不到用户总数1%的活跃机器人,就可能左右整个舆论风向。(论文地址 https://arxiv.org/abs/1810.12398)
而牛津大学学者研究发现,推特上存在大量反华的机器人水军,他们使用工具对账号进行评分,结果显示推特上前100位最常发送中国时政话题的账号中,有71个的全部推文来自第三方平台,其中35个来自一个日本的bot(受到脚本控制的账号,机器人)平台twittbot,其余的零散分布在其他bot平台。并且这100个账号都是反华的,评分表明大部分都很有可能是机器人账号。
论文在结尾表示,发帖机器人并没有被中国作为一种宣传的手段,但对推特的分析结果令人吃惊。(论文地址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369118X.2018.1476576)
而从中国官方公布的政府采购信息看,中国将经费花在了账号推广上,这和舆论渗透并不是一回事。
对外心理战,中国用了假信息宣传战术吗?
那么,回答了中国有没有采用黑色宣传的问题,下一个问题自然是,中国是否要学习黑色宣传的手段,为将来可能发生的对敌舆论战、心理战做准备呢?对这个问题,自然就见仁见智了。
美国著名杂志《纽约客》最近采访了北美留学生日报,北美留学生日报时常从俄罗斯官媒“今日俄罗斯”收集素材,如果说效仿苏俄的宣传手段,这家拿到腾讯和徐小平投资的民营自媒体显然走在了前面。
创始人林果宇说,北美留学生日报的文章精确反映了自己读者群对美国的幻灭,看来,其动机并非意识形态,而是商业利益。“他们看到自由给社会带来的混乱。同时,中国社会秩序井然,积极正面,继续前进。这让中国留学生改变了自己对世界的看法。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写批评中国的文章,或者对美国唱赞歌,读者就不会再喜欢我们。”
在回答中国是否需要学习苏俄宣传方式之前,首先要把握住今天的时代特征。互联网普及,新闻在办公室生产制造,Fake News被大众所熟知并且大众并不在乎,“独立、客观”报道从“理想”渐渐成为“空想”,这些特征一起构成了《纽约客》的标题所阐述的“后真相时代”。真假本身不再被读者追究,人们乐于吃瓜,新闻仅仅提供关于真相(不可能得到)的一个视角和维度,相对性代替了正确性。
用林果宇的话说,《震惊!道德破产!精英学校的研究生去卖淫》和《励志!应召女郎考上了名校》都可以是一个相对成立的标题。当然,这样的认识并不符合官方立场,也是政治不正确的,毫无疑问,对标题党的行为,中国官方是采取治理态度的。不过这番话未必没有包含洞见。
在这样一个时代,改变的是,用户和读者更主动选择新闻,挑选“真相”,媒体和宣传者沦为了被选择的一方;不变的是,人们仍然渴望了解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情,尽管任何媒体的新闻和宣传都不再是必需品。操纵舆论,也就变成了大众默认的,时刻存在的,几乎不可避免的,又并不太重要的事情。“颜色革命”越来越难以成功,反之,苏俄式的宣传也很难真正改变西方人的想法。
在经历了充满苦难的近现代史之后,刚刚崛起不久的中国,并不会立即适应成为美苏那样地位的国家。西方媒体认为中国使用黑色宣传或虚假信息展开攻势,这当然是自作聪明,但中国的民意却未必不期待更加强势、与国力更相称的舆论作战能力。
这种期许,不仅包括对外宣传是否有效,还包括国家对外的扩展能力、价值观输出能力,文化出口能力,资源获取能力等,这些期许,并不会随着“后真相时代”而改变,也不可能因为“后真相时代”而放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