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政编码即将消失,你是否还藏着那封旧情书

  • A+
所属分类:靠谱青年
相信有些朋友和我一样,在街头偶尔留意到空虚寂寞冷的邮筒时,会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小小念头:邮政编码这东西,也快消失了吧?
我们没能亲眼目睹电灯取代油灯,以及汽车取代马车,但我们经历过粮票与布票的消失,也见证过传呼机的潮起与潮落;而报纸退出日常阅读,似乎已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就连原本须臾离不得手的现金,也都在日渐淡出消费生活。因此,如果有一天邮政编码被废止,可能根本不会有人表示惊奇。

邮政编码即将消失,你是否还藏着那封旧情书

你还记得你上一次写信是什么时候吗?
邮政编码即将消失,你是否还藏着那封旧情书
《海角七号》中写信片段
现在通行的邮政编码,自1980年7月1日起全国统一使用,至今已经陪伴我们近四十年了。它由6位数组成,前两位表示省(直辖市、自治区),第三位代表邮区(地级市),第四位代表区县或县级市,最后两位数字具体到投递区(或乡镇邮局)。
前二十年,写信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之外的生活必须,就算没有远方的亲人,也有远方的笔友。前网络时代,交流就是社会化动物的天性,所谓笔友,可算是“网友”的前身,一开始都是没见过面的,通过报刊杂志交友栏目上的邮政编码和通讯地址建立关系。

邮政编码即将消失,你是否还藏着那封旧情书见字如面的岁月,将会成为历史

有时候只记得对方的地址,却忘了邮政编码的话,就要专门去邮局查《邮政编码簿》,相信不少人体验过,急切而专注地翻阅那样一个厚厚的大本子时,内心的感受往往是又甜蜜又焦灼的。
哪怕是同个邮政编码区的恋人,倾诉衷情最重要的渠道,也是情书往来。信封上左上角写邮编,右下角不好意思写同样的邮编和地址,就写“内详”,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你懂的”。
可惜,如此优雅、浪漫的谈情说爱,可能要与邮政编码一起消失在历史深处了。

邮政编码即将消失,你是否还藏着那封旧情书

近日有新闻称,国家邮政管理机构正在打邮政编码的主意。当然,不是说马上就简单粗暴地一举取消,而是说,计划用一种更先进的“个人地址ID”取而代之。
说起这个邮政管理机构,早年间可是相当有地位有权力的,靠着一部邮政法撑腰,他们一直在用强大的行政手段保持着邮政领域的垄断地位。对快递业发展史稍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以顺丰为代表的一众民营快递企业,起步阶段几乎是冒着“非法运营”的风险,在很多年里,一直遭到各种花式打压。
你也知道,新兴网络购物带来的全国范围快递业务大爆炸,让如今的顺丰拥有自己的运输机队。别的不用说,单讲这一条,就可以想象,这块市场的蛋糕有多大。邮政系统一直拼命地想独占,可最后没能如愿。
如果他们独占成功,那么邮政企业的规模,恐怕不会小于中石油或中石化。
当然,我们也不宜怀着偏见,一味指责邮政系统维护私利。实际上,邮政专营的历史,几乎与盐铁的专营历史一样悠久。
盐是每人每日必需之物,其重要性不言自明;铁则可制造工具,事关生产,更可制造武器,涉及政权安全,因此不可不慎。邮政呢,第一传达政令,第二影响军事,相当于一个国家的神经系统。
即使抛开这些,只看民间通讯,也有“家书抵万金”之说。由此可见,信息流动的重要性,古人就已经发现了。
还有一个有一定说服力的例子,可以反向证明邮政地位的特殊性——那就是最终干掉大明王朝的李自成。李原本是一名驿卒,相当于邮局工作人员,如果不是意外被裁员,他未必会投身造反者行列。“这样的铁饭碗也会被砸碎?”可以说,他后半生推翻大明王朝的意志如此坚定,正是这种强烈而深刻的愤怒成为他的原动力。
在我记忆中,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随便到一个偏僻的小乡镇,那里可以没有医院,可以没有银行,也可以没有饭店,但一定有一家邮局,而且往往坐落在最显眼的路边,它鲜明的绿色门脸,就是社会还在基本正常运转的标志。
同样,我们再努力克服偏见,也难免担心,如果所有快递企业最终没能获得合法运营资格,重回邮政一家独大的老路,那么,我们将会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所有邮局每天一开门,门口都会排起一眼望不到边的长龙;卖号的黄牛猖獗,邮政服务的霸王条款会更霸王,百姓都得看邮局工作人员的眼色;同时,年轻人能够进入邮局工作,比考上公务员更令人羡慕。
而媒体上关于邮局如何提高服务质量、改善服务态度的讨论将会层出不穷,但谁都知道,这是“然并卵”的讨论。
如果这种场景成真了,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能忍则忍,可对于马云来说,恐怕就是不折不扣的噩梦了。到那时候,也许他会主动求公私合营吧。
据有关专家称,设想中可能取代邮政编码的“个人地址ID”,将是大数据升级版,所含信息精准到个人,包括多处地址、身份证信息及电话信息等。拥有这种“个人地址ID”后,通过邮局收寄快递,就不再需要每次填写具体地址,只需在邮政平台输入一串数字即可。

邮政编码即将消失,你是否还藏着那封旧情书

因为拥有了这种“个人地址ID”,所有快递都有望实现机器化全自动分拣,由此将大幅降低物流成本,减少快递费用。
专家展望,此举成功,邮政系统就可以摒弃原本依赖的行政手段,不必再霸道地规定什么公文必须使用EMS,而是依靠技术优势,主动向私营快递企业发起价格战,争取用市场手段抢回市场。
专家展望不等于实际运行,这个道理我们懂,不过,还是善良地希望,邮政系统能借邮政编码换代之机扳回一局,毕竟,良性竞争是利民利己的好事。
站在私人角度,我们也可以想象,不久的将来,“个人地址ID”配合身份证中定位芯片的植入使用,这一幕将不会是科幻:不管你走到哪里,你网购的宝贝都会从无人机上投下,带着微型降落伞,缓缓降落在你眼前。
大时代“浪奔浪流”,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以高科技为基础的高便利,恰如歌中所唱:“是喜,是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作者:王元涛)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木心《从前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