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发现:进步的秘密叫做矫枉必须过正!

  • A+
所属分类:绝妙好辞

  这几天思绪比较飘扬,所以没怎么写系统性文章。反倒是想起了之前看教员在1927年《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的一句话——矫枉必须过正。
  
  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教员有很多这样看似武断的话,他有资格这么武断,因为在我们这个宇宙中,事物就是按照这样规律的运行的。
  
  「矫枉过正」的意思是指把弯的东西扳正,又歪到了另一边。比喻纠正错误超过了应有的限度。但毛主席在土改的时候却这么说: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所以,矫枉必须过正。凭什么地主劣绅就可以随意杀死农民,欺男霸女,恣意压榨,而农民就不能反抗他们呢?农民反抗就说受不了,那地主劣绅欺压残杀农民的时候,怎么没人站出来为农民说话呢?
  
  对此我深以为然,并且认为这是事物的一般发展规律。
  
  我们要首先知道一点,那就是我们从来没有走在绝对正确的道路上,不断的左右摇摆是一个迭代进步的过程,没什么大不了。
  
  让我们觉得会有矫枉过正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身处其中。如果我们在历史书上看到自己所处的时代,会知道这根本就是正常的情况。秦郡县、汉推恩、唐藩镇、宋抑武……一直都是这样,从来就没有一条路是绝对正确的,只是在摇摆中不断前进。能正常迭代,就能延续,失去迭代修正能力,就僵化然后灭亡。
  
  如果不用强劲的暴力把旧建筑拆成一堆瓦砾,并且连瓦砾都全部铲除干净,是不可能在原来的地上建好一座新建筑的。
  
  把一根原木变成家具,这个过程必然要浪费一点木料。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上“矫枉必须过正”,就是我们身处的这个宇宙的一个普遍真理。
  
  所以换个说法来说,不是矫枉必须过正,是矫枉必然过正,不过正是矫枉没成功。
  
  需要讨论的只是过正的程度而已。并不存在不过正的矫枉。
  
  因为我们是人,不是电脑,我们没办法拿捏得分毫不差。
  
  就像过河,我们没办法把裤腿挽到与最深处水面完全齐平,要不就让裤子湿了,要不就多挽一些。
  
  你管教孩子,轻轻打一下,不疼,他没听话,是矫枉不成。比较重的打了五下,打哭了,听话了,是矫枉过正,因为你也许打四下他也会听话,但你怎么判断呢。打住院了,是矫枉过头,也是当家长的脑子有病,得治。
  
  其他事也都是同理。
  
  比方说,现在打个新冠疫苗,网上出现不良反应的得有个七八十万人,其中有些人,每个关于疫苗的话题下面的评论都有他们的身影,高呼有不打疫苗的权力。其中最牛逼的一个,据我观察他的评论,上有九十多岁的老母,下有一两岁的孩子,你们没人发现,90岁老母+嗷嗷待哺婴儿同时存在,这件事在现实中有一定的操作难度么……其本人不仅是过敏体质,而且有严重高血压、二尖瓣狭窄、房颤、心脏瓣膜闭合不全、而且脑袋有肿瘤,肢体还有残疾。
  
  你说这群人没组织,我都不能信啊。
  
  就这些人总说中国的疫情防控是矫枉过正,我天,如果疫情防控不矫枉过正,如果没有我党逆天的组织力,执行力,如果农村老头老太不咬死必须戴口罩,他们就不能戴了,好吧!很多事也是同理,不紧点,就不知松到哪,正正好好是何其之难啊!
  
  他们觉得这事没啥,不严重。必须戴时戴的意义除了防护,更是要人们重视起来,明白这事很要命。
  
  一刀切的问题属实很多,但确实能切下来。
  
  表面上看,说出「矫枉必须过正」会让别人觉得是一个偏激主义者。但从现实来分析,这句话不仅没错,反而非常深刻!
  
  我只知道,禁毒必须矫枉过正,禁枪必须矫枉过正,传销必须矫枉过正,贩卖人口必须矫枉过正,虐待儿童必须矫枉过正,疫情防控必须矫枉过正,整治已经烂透了的娱乐圈就必须矫枉过正……
  
  同志们,不革命能行吗!不矫枉过正行吗!
  
  很多时候,文明终究不能用文明的方式来战胜野蛮。最终,最终的最终,血与火的法则,注定只能接受比他更红、更烈的血与火。刺刀刺进你我的胸膛,向下划开,扭转,拔出,再刺,鲜血顺着血槽涓涓涌出。一个先断了气,胜利属于血未流尽的一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