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资治通鉴》有感:炫富的价值竟然这么大!

  • A+
所属分类:绝妙好辞

在风险点没有被充分暴露下,又在没有经过必要的持续的好的思想之类教育下,某集团或某国家的很多政策并不能长久落地好,而是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爆发出来,等于是打了某种折扣。
  
  在秦孝公去世后,以后几个秦王以不是最好的方式处理了商鞅集团的负面性,并没有什么所谓大内乱、实为清理腐朽集团的史料出来,说明秦国核心统治集团内部、出现某种势均力敌局面。
  
  这种局面的结果,便是以牺牲朝着彻底解放奴隶为自耕农的基本利益的政策落地,去置换相关方面所要利益,自然没法让秦国形成一股强大的合力用实打实方式取得应有统一地位。
  
  秦国宣太后集团,除了封所谓贵重亲戚穰侯、华阳君、新城君外,还封了秦昭王的同母弟弟泾阳君之类的。
  
  之后,秦昭王集团因范睢集团的,类似封了王稽、郑安平之类的,在后来讨伐赵国之类地方惨遭失败。
  
  这足以说明商鞅变法的宗室贵族如没有军功就不得爵禄之类条例遭到了严重破坏。
  
  秦始皇集团在清理有些类似上面嫪毐、吕不韦之类集团后,与李斯之类集团全力落地相关政策,才可以被后人说商鞅变法在某种程度上得以恢复。
  
  也就说,若没如此内政的长期的大落地,秦国核心统治集团是很难用郡县制去统一当时的中国,同样足以说明白起集团所谓灭赵国的怨言是非常不恰当的。
  
  因此,秦国这时的对外政策,既不是一切军事斗争、否定必要联合,也不是一切联合、否定军事斗争,而是联合中有军事斗争、或军事斗争中有联合。
  
  张仪集团所搞连横策略,便有了落地基础,并不是其有多么高明,否则没后来范睢集团的远交近攻之类策略出来。
  
  张仪遂之韩,说韩王曰:“韩地险恶山居,五谷所生,非菽而麦,国无二岁之食,见卒不过二十万。
  
  秦被甲百馀万。山东之士被甲蒙胄以会战,秦人捐甲徒裼以趋敌,左挈人头,右挟生虏。夫战孟贲、乌获之士以攻不服之弱国,无异垂千钧之重于鸟卵之上,必无幸矣。
  
  大王不事秦,秦下甲据宜阳,塞成皋,则王之国分矣,鸿台之宫,桑林之苑,非王之有也。
  
  为大王计,莫如事秦以攻楚,以转祸而悦秦,计无便于此者!”
  
  连那么粗糙申不害变法都不能落地好,韩王集团是不能有什么作为,即便认清了张仪集团如此言说下的秦国实力的某种虚弱性,想必也不能有什么好办法。
  
  韩王许之。
  
  后来的韩非子集团,尽管有了某种好言论,却不能打掉套在自身脖子上的既得利益之类枷锁,是不可能让韩国侥幸存下来的,都该被后人以某种笔调予以批评。
  
  韩国或秦国之类诸侯国,若能坚持每天朝着把农奴解放成自耕农的大方向努力一点点,定会留给后人更加新颖的史料。
  
  要把奴隶解放成自耕农了,那需要对分配机制进行变动,自然要既得利益集团把农奴、贵族、自耕农等看成个有机整体、而不是对立起来。
  
  要是真如此了,其即便有某种坍塌的,也不会让其子孙太流离失所,想必是很难出现一批批家族被消灭之类坏现象。
  
  张仪集团把秦国实力如此表达出来,在某种角度看,当然是种炫富,虽然没有引起此时的秦王集团高度重视,但是让韩国害怕地认怂下去。
  
  有点想法的后人,经过如此学习后,多不会认为秦国核心统治集团因商鞅变法就会如何规矩为郡县制一统中国奋斗着。
  
  秦国核心统治集团的图强尖刀,一再对自身腐朽机体大动干戈后,在有了新的生命动力源泉后,终以较快速度消灭了各诸侯国而统一中国。
  
  因申不害变法图强措施而强大一点点,韩昭侯集团在藏补破旧裤子之类上花大把心思以展示美好品质,却不能长期对韩国的一批批腐朽集团开刀,当然是值得后人某种批评的。

最新热点时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