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四大名臣谁最厉害之评说李鸿章贪污卖国案难翻!

  • A+
所属分类:古代真史

都9012年了,有些人还在玩“你行你上”的逻辑,对于真诚的批评扣上“空谈误国”的帽子。例如,网友站在民族立场批评X想走贸工计的路子,放弃独立自主的发展机会,甘心给跨国资本当装配工,就有某大V跳出来撰文《我为什么要为X想说话?》,似乎能占领市场、挣到钱的企业就是成功企业,合作当买办还当初光荣感、幸福感了,我呸!又例如,笔者之前站在底层员工立场,批评某成功民营企业盈利能力那么强,还搞996残酷压榨员工,就有好事者跳出来说“不奋斗”怎么怎么样,“大环境如此”如何如何。

这些逻辑跟这些年给李鸿章翻案的逻辑,简直如出一辙。

为李鸿章翻案的声音说“李鸿章是糊裱匠,没有他保持大清的光鲜亮丽,大清早亡了”,“搞洋务运动、发展民族工业”,“拖着老迈的身躯同列强讨价还价”,“如果没有李鸿章,中国会损失更大”……事实情况怎么样,我们一件一件来分析。

李鸿章一生最辉煌的业绩就是代表清政府和外国列强签订了30多个不平等条约,其中以《马关条约》、《辛丑条约》最为著名。翻案者把李鸿章赴日本马关签订条约时,如何拖着老迈身躯,如何忍辱负重、替老佛爷背骂名,如何惊险遇刺,描述的声泪俱下。但他们无法解释历史上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日本和西方列强总是指定李鸿章代表清政府签约,李鸿章“德高望重”不假,但与“家天下”的封建朝廷里的皇亲贵胄相比,也就不算啥了,李鸿章做的了代表,那些个亲王又岂没资格做代表?唯一的解释就是,李鸿章既是说话算数的人,也是卖国最彻底的人,跟别人谈费劲,跟李鸿章谈就容易多了。

1871年,沙俄趁新疆叛乱侵占伊犁。主战派主张收复伊犁,李鸿章对老佛爷说:“新疆乃化外之地,茫茫沙漠,赤地千里,土地瘠薄,人烟稀少。乾隆年间平定新疆,倾全国之力,徒然收数千里旷地,增加千百万开支,实在得不偿失。依臣看,新疆不复,与肢体之元气无伤,收回伊犁,更是不如不收回为好。”关键时刻,左宗棠站出来了。他首先驳斥了李鸿章那番谬论:“天山南北粮产丰富,瓜果累累,牛羊遍野,牧马成群。矿产藏量极为丰富。实为聚宝之盆。”接下来左宗棠又从战略角度论证了新疆的重要性:“我朝定鼎燕都,蒙部环卫北方,百数十年无烽燧之警,是因为蒙古保卫京师。新疆是蒙古的屏障。如果新疆不稳固,则蒙古就不稳定。各种敌人会从新疆到陕甘,在威胁中土,将永无宁日。俄国人开疆辟土日益增多,由西向东万余里,与我北境相连,仅中段有蒙部为之遮阂。如果从新疆撤退,敌人得寸进尺,将会动摇帝国根基,后果不堪设想。”为了坚定慈禧的决心,左宗棠夜访慈禧,提出愿亲率大军,抬棺远征。最终,这个六旬老翁顶着承担战败责任甚至“马革裹尸”的风险,抬棺远征,何等壮烈!

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李鸿章一上来就主张“韬光养晦”,认为“各省海防兵单饷匮,水师又未练成,未可与欧洲强国轻言战事”;待70岁老将冯子材率军殊死抵抗、大败法军,李鸿章却向老佛爷力陈“列强不可战胜”,最终代表清政府胜而求和,签订卖国条约,致使中国丧失西南藩属国越南,华南、西南门户洞开,法国势力直入中国腹地。

关于李鸿章卖国的例子不胜枚举,他收受沙俄150万金卢布贿赂,签订《中俄密约》,为此受到御史安维峻弹劾,如今证据仍然放在俄罗斯国家档案馆里,不容翻案;八国联军侵华时,他违背慈禧命令,与袁世凯、张之洞、盛宣怀等暗中与侵略者媾和,策划“东南互保”,被内定为总统的事同样不容抵赖……

翻案者说李鸿章“已经系统地研读过亚里士多德和培根哲学思想,能引用格力法批评美国的排华政策,呼吁和推进清国改革开放”,据说李鸿章对清廷的体制很不满,曾痛斥言官制度误国害事,认为“制度如此,实亦无可如何之事也”,李鸿章对官员腐败也很不满,偶发“忧国忧民”的言论,如“官府内外,竭蹶供支之不遑,何暇计及民生之休戚。……纪纲日隳,踵此而行,乱机将兆。”。可就是这样一个一流“影帝”却活生生是当时清廷最大的腐败分子,“宰相合肥天下瘦”就是对李鸿章家族腐败的精准描述。

李鸿章的家产有多少?据跟他共过事的容闳透露,“有私产四千万以遗子孙”,4000万两白银啊,全部给了子孙,而当时清廷年均财政总收入也就4200万两。左宗棠留给子孙的家产是多少?2万两白银!论实权,不搞结党营私的左宗棠自然远远比不过李鸿章,论最高职务,左宗棠却也差不到哪里去,但左宗棠的家产却不及李鸿章的一个零头。李鸿章的巨额财富,跟他手中的巨大权力没有关系,说出来你信吗?李鸿章从起家的“淮军”开始就干着以权谋私的勾当,淮军一开始军纪就很不好,“自始至终,俱在贪图利禄,以骚扰民间为能事。”借着镇压农民起义的机会,李鸿章及其下属大发战争财。更为奇葩的是,李鸿章不光对内搜刮民脂民膏,上面说到李鸿章甚至还收受列强贿赂签订卖国条约。

现在一讲甲午海战失败,一般都会说老佛爷过大寿挪用北洋水师的军费。可没人提李鸿章替清廷置办北洋水师花了多少钱,单单买25艘军舰李鸿章花了3500万两白银,中间有没有回扣,也只有李中堂知道。清廷建设南北洋水师,每年从海关和厘金收入提取400万两白银做为海军军费,分开南北二洋。其中,北洋水师得大头。北洋水师的建设,可谓举全国之力扶持,要职位,给职位;要编制,给编制;要钱,给钱;要地盘,给地盘,要人,给人。北洋水师的士兵俸禄,是绿营士兵的几倍,乃至10多倍以上。然而这样一支军队却以军纪涣散,训练松弛,斗志衰弱著称。当时的《北洋海军章程》有规定,总兵以下各官,皆终年住船,不建衙,不建公馆,可提督丁汝昌则在海军公所所在地刘公岛盖铺屋,出租给各将领居住,夜间住岸者,一船有半;章程同样规定不得酗酒聚赌,违者严惩。但定远舰水兵在管带室门口赌博却无人过问,甚至提督也参与其中;满清兵部规定,官员宿娼者革职,可就在北洋舰队最为艰难的威海之战后期,来远号管带邱宝仁、威远号管带林颖启就登岸逐声妓未归……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李鸿章作为北洋水师的最高统帅,难道不该对如此烧钱、却如此溃散的状况负责吗?他当然应该负责,毕竟这么多钱都是要过他的手!

李鸿章巨额财富的另一个来源是从洋务运动官办企业中获利。相对于“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土财主,这可谓追赶世界潮流的一大创新。同治二年,李鸿章雇用英国人马格里,在松江创办洋炮局,这是他办洋务之始。此后,洋务规模日益扩大,陆续创建或者扩建江南制造局、金陵机器局、天津机器局。同治十一年底,他创建了中国近代最大的民用企业——轮船招商局。此后又陆续创办河北磁州煤铁矿、江西兴国煤矿、湖北广济煤矿、开平矿务局、上海机器织布局、山东峄县煤矿、天津电报总局、唐胥铁路、上海电报总局、津沽铁路、漠河金矿、热河四道沟铜矿及三山铅银矿、上海华盛纺织总厂等一系列民用企业,涉及矿业、铁路、纺织、电信等各行各业。这些企业建立之初一般都是清政府直接控制的官办国有企业,类同封建衙门,效率低下,漏洞百出,成本核算不严,损失无人负责,所以贪墨者有大量漏洞可钻。李鸿章所用之员,很多也名誉不佳。比如他最倚任的洋务人才盛宣怀就经常被人诟病。盛氏在购买旗昌公司时,被王先谦、刘坤一参劾受贿,李鸿章对其多方保护才使其过关。这些贪污的钱,很大一部分最后都要孝敬给中堂大人。此外,李鸿章在招商局、电报局、开平煤矿、中国通商银行等处都有不少的股份,这些可能就算他的“合法收入”了。

这些贪腐之流搞出来的“洋务企业”是何等状况也就可想而知了。更令人可气的是,在洋务运动中,洋务两巨头李鸿章与左宗棠也发生了严重分歧。左宗棠主张花钱引进设备和工程师,自己造兵轮、武器。左宗棠的主张遭到李鸿章的强烈反对,李鸿章提出,造不如仿,仿不如买。北洋海军创建后,大肆购买外国铁甲舰各种舰船和枪炮弹药,耗银上亿两,将买办国防发展到极致。最后,这个“糊裱匠”倒真的花了海量财政资金给清廷糊了一堆糊弄鬼的“纸船”。

那些理中客总以时代背景、历史环境、时代局限等等因素,为李鸿章辩解,无非就不允许批判李鸿章,无非就是想说贪污无罪、卖国有理。

环境黑,可你李鸿章更黑。忠臣良将当然救不了病入膏肓的“大青果”,但人家左宗棠至少不贪污、不卖国,尽管有镇压太平天国这样的历史污点,但终究能落个好名声,连毛主席、王震这样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都要给三分敬重。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不要扯什么“空谈误国”、“你行你上”;也不要总说李鸿章替谁背锅,他根本就是一造烂锅的。李鸿章搜刮民脂民膏、昏庸卖国的所作所为,只会让水深火热的民族和民众更加雪上加霜,只会加速“大青果”的灭亡,活该背万世的卖国贼骂名!(作者:子午;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