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什么不控毒品!

  • A+
所属分类:新闻热评

1

 1915年前的毒品往事

美国人跟毒品从一开始就很熟,因为美洲大陆本来就是毒品的故乡,世界三大“毒三角”,其中一个就在南美。
比如大家熟知的可卡因,就是美洲特产,南美到现在也“嚼叶子”,博主之前去巴西的时候见过那玩意,据说嚼的时候得往嘴里加石灰,需要碱性环境才能把可卡因从叶子里提取出来,是一种非常高级的玩法,因为纵使我发挥野兽般的想象力,也没法想象往嘴里放石灰这个操作的可行性。
当初还没美国这个国家的时候,美洲殖民地就大规模使用这玩意,主要是当止疼药,当时有什么病,大家全靠可卡因撑着,毕竟就连华盛顿得了病,最好的治疗手段也就一直放血,放死算,华盛顿最后真被放血放死了。
通过这事,大家就知道当时的医疗水平,可卡因也就成了重要的补充治疗手段,这个倒是也正常,止疼这事在东西方一直都是个大问题,很多病都是控制住症状,就算不吃药,再过一段时间自己也就好了。
多说一句,当时还没有冰毒和海洛因,这两样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德国科学家搞出来的技术创新,代表了德意志工业的最新成就,毒品不再从植物里提取,而是用廉价工业原料合成,价格更低纯度更高,瘾君子的最爱,开启了人类制毒贩毒新篇章,不过美国人民需要等一百来年才能用得上。
整体而言,那时候大家对鸦片的危害还比较有争议,而且由于交通和通信不便利,很多由鸦片引起的恶性事件都被当成了孤例,大家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对毒品的危害形成共识,比如林则徐给皇帝进言,他认为禁毒的主要理由也是财政方面的考虑。
医生们普遍滥用鸦片,很简单嘛,你能给病人减轻痛苦,病人们自然下一次还来找你,而且少量服用鸦片在短时间内是看不出危害的,所以当时最喜欢鸦片的就是医生们,大家知道弗洛伊德吧,他长期玩毒品,还推荐给家人朋友,在弗洛伊德看来,可卡因是居家旅行馈赠亲友之佳品。那个铁血宰相俾斯麦,由于长期痛风无法缓解,也是个毒品爱好者,靠着可卡因缓解痛苦。
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芬太尼”,也是个镇痛药,镇痛效果是海洛因的25~40倍,是吗啡的100倍。一开始也是医院当做镇痛药给病人用,后来瘾君子们发现这玩意效果和毒品差不多,开始当毒品玩。
 
但这药劲太大,0.02克就可以杀死一个成年人,美国现在每年玩这个药要死2.9万人,前段时间特朗普指责是中国卖给美国的,网友调侃说“中国在搞全球化,美国在打鸦片战争”。
美国为什么不控毒品!
在早期也一样,医生们发现病人长期服用止疼药越来越依赖,后来干脆离不开这玩意了,离开之后天天只想着这件事,为了得到毒品啥都干。这就不是简单的医学问题,成了社会问题。
也就是说,最早推动毒品泛滥的,主要是把这玩意当成止疼药来使,美国一直对禁毒这事犹犹豫豫,主要是因为当时医生们喜欢这玩意,一直到现在,前几天还有美国学者写文章抨击说美国医生离开止疼药不会开展工作。
医生的这种对毒品的痴迷,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政府的判断。直到1915年,眼看全国登记的严重依赖毒品人数超过25万,联邦才推出来一个法案,叫哈里森法案,准备限制使用毒品。也就是说,直到1914年,我们今天熟知的鸦片,吗啡,海洛因,可卡因什么的,在美国还是合法药,有人说“可以象今天的阿司匹林一样容易得到”。
随后一直到1956年达到巅峰,那些年美国也在打仗,战争期间法律比较严苛,美国国内的“反毒品”日趋严厉,甚至一度规定,谁要是把毒品卖给未成年人,就会被判死刑。这个过程中,美国毒品一度几乎销声匿迹。

2

 60年代毒品归来

很快到了60年代,事情突然起了变化。
60年代主要是发生了两件事:
一是冷战背景下,不少人有种得过且过的感觉,天天都觉得今天是最后一天,可能明天核弹就会从天而降。
既然过一天算一天,不少人开始对未来充满迷茫,也就不去想将来的事,只想及时行乐。“just do it”这观念就是那时候兴起的,每天喝点小酒,吸点大麻,做个小爱等等。而且那时候还出现一个咱们国内基本没有的小众群体,叫末日生存狂,热爱挖地下堡垒,囤积食物工具和枪械,随时准备末日到来。
二是越战升级。越战主要是美国国内一部分鹰派人物臆想病犯了,美国老百姓普遍对越战反感至极,到现在都说,对美国伤害最大的就是越战,差点撕裂了国家。美国国内示威游行以及各种民权运动那些年达到了巅峰,比如黑叔叔们走上街头,抗议不平等待遇。
这种超大规模结社,基本无例外都伴随着乱搞和性狂欢,这一点在全世界都差不多。而且当时还有一个背景,当时越战打的正high,美军在越南狂发兴奋剂,再加上驻越美军又离毒品老窝“金三角”特别近,金三角我们之前聊过,蒋委员长的队伍在那里贩毒,驻越美军不少都染上了毒瘾,所以那时候大量的毒品和吸毒习惯从越南带回了美国,美国国内又有吸毒的潜力,一拍即合。
这里有个问题,美军在越南玩兴奋剂是咋回事?
这个在我们这篇里讲过,《毒品往事 本来研发出来治感冒,却被人民群众当毒品》,冰毒是德意志工业的骄傲,德国科学家硬是把价格较高的苯丙胺研究成了白菜价,谁都可以来一粒,精神饱满工作一整天。
在战争中这玩意是个神器,我们以前讲过,打仗不是单纯趴在战壕里射击,往往是连续好几天的超高压折腾,比如先部署到一个地方,然后在那里挖工事,敌人进攻,如果对方退下去就得重新修工事,搬弹药,准备下一轮,如果顶不住就得后撤,可能又得狂奔一天一夜,这谁受得了,嗑药属于常规操作。
在越战中也一样,美军,尤其是飞行员,都面临超高的工作压力,开着飞机在越南来回穿梭,48小时不睡觉属于常规操作,为了防止他们打盹把飞机给搞坏了,美军长期向部队发放安非他命,安非他命就是冰毒代谢产物,有时候也叫冰毒,效果跟冰毒几乎一模一样。
而且越战对美国造成最大的伤害是,美国当时的老百姓不再信任政府,不少人专门以跟政府作对,反对权威为乐,政府不让干啥他们故意干啥,反正好几万人在一起闹腾,又是吸毒又是性狂欢,这些在那个电影《阿甘正传》里有反映,阿甘他老婆就是这样一个人,吸毒滥交啥都干,后来年纪轻轻就死了。
而且由于前期美国毒品几乎销声匿迹,美国政府对待毒品的态度也非常放松,连个专门缉毒的部门都没,甚至警察都不觉得吸毒这事抓回去有啥必要。
慢慢的,就出事了。
美国毒品产业几乎是一夜之间起来的,毒品跟着游行队伍迅速席卷全国,而且从越南回来的大兵们到处在说毒品有多爽,年轻人把这玩意看成是又酷又叛逆的东西,很快就开始有燎原之势。大家看美剧就能感觉的到,在越战相关电影的题材里有大量的吸毒镜头,在那之前非常少。
这时候,就该墨西哥和南美上场了。

3

 墨西哥的强势崛起

 
墨西哥一开始并不是现在这样矬,一度还不错,不过后来越来越矬。这段时间墨西哥黑社会终于凭实力霸住了全世界的头条,德国的《Der Spiegel》写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帖子,说是别的国家有黑社会,墨西哥的黑社会竟然有了个国。
不过不知道大家有个疑惑没,墨西哥怎么做到这么牛逼的?这里说的牛逼当然不是指他们抢头条的事,而是说他们境内的毒品业务怎么做到这么发达的?
其实原因并不复杂,墨西哥尽管先天劣势,这个劣势大家都知道,“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
墨西哥以前是个农业国,后来脑子被门夹了,和美国商量好搞经济圈,美国通过农业补贴卖粮食,大家应该有所耳闻吧,美国本来粮食就是机器大工业,成本低产量大,再加上又是退税又是补贴,全世界没几个国家能和美国正面杠,墨西哥竟然和美国搞无关税市场,这不找死嘛。
无关税协议签发那一天起,墨西哥农业就被推上了断头台,很快墨西哥农民就发现市场粮价便宜到比种子都便宜,自己这还种啥地?纷纷破产跑城市贫民窟去了。剩下得农民开始考虑在地上重点什么高收益经济作物,用现在的话说,叫“产业升级”,然后就跑去种可卡因和鸦片了。
经济不好,墨西哥政府财政也不行,收不上来税嘛,警察平时工资都不够花,经常兼职黑社会。偶尔出现一个正直的警察,不等黑社会搞他,就被自己人打了黑枪。
说了这么多墨西哥的劣势,但无法忽视的是,墨西哥同时也有优势,也是离美国近
墨西哥人很快就发现,之前的问题就是没正确把握住用户需求,跟美国竞争农产品不是找死嘛,正确的做法是美国需要啥卖啥,那问题来了,美国需要啥?
妥妥的就是毒品啊,美国国内打击太严,产能不足,但是从六十年代开始,美国人民日益增长的毒品需求得不到满足嘛,这墨西哥不就找到“比较优势”了么,然后果断开始制毒贩毒。
说到“制毒”,大家第一反应是墨西哥四大贩毒团伙,其实往深思考一些,立刻就明白了,几个毒贩子可搞不定那么大规模的毒品生产和贩卖,墨西哥不仅有全世界最强悍的武装贩毒集团,还有几百万人在从事毒品种植行业,这些人很多只是想活下去的农民,这也是为啥墨西哥政府和毒贩子之间的战争一直没有胜面,因为得民心的不一定是谁。
墨西哥跟美国有漫长的边界,以前这条边境几乎是半开放状态,后来特朗普不是要修墙嘛,修完后发现用处不大,因为边界下又遍布人工和天然的隧道,并不影响移民和毒品流入美国,只是稍微提高了点偷渡成本,毕竟这些地道主要在毒枭手里控制着,要收过路费。而且那个墙又不会打人,也没通电,也就挡一挡老弱病残,对于年轻人来说毫无压力:
美国为什么不控毒品!
而且要知道,美墨边境全长三千多公里,北京到上海三倍距离,你们想想就知道全面防着这么长边境有多不靠谱。如果大家对这事有疑惑,可以看看一个美国电影,《边境杀手》,专门讲这事。只要美墨两国之间有巨大的经济堰塞湖,几乎没法阻挡移民,只要美国国内有巨大的毒品需求,就没法阻止毒品流入。
墨西哥就是利用这种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开始向美国境内倒毒品和非法移民,成了美国最大的毒品供应商。
这在发达国家里是个极其了不起的成就。这么大的市场,不仅养活了墨西哥,而且对整个南美都有贡献。要知道,墨西哥玩毒品玩的风生水起,其实它自己的毒品产能并不是全部,他还是个中转站,整个南美通过墨西哥向美国贩毒。 
不过必须要说的一件事是,墨西哥并没有想故意坑美国所以坚持贩毒不动摇,而是客观环境把事情一步步推到了现在,墨西哥政府也没啥好的办法。
正如我们知道,政府的大部分问题都是财政问题,这在整个历史上全世界都是通病,墨西哥政府现在就面临这个世界难题,毒贩子已经控制了国家的经济命脉,政府税收不足,暴力机器发挥不出效用来,政府和黑社会形成了一种恐怖平衡,互相吃不掉对方。
有点像我国民国时期的军阀们,那时候也是政府没有能力剿灭他们,他们自己在自己地盘上收税养军队跟政府抗衡,而且有意思的是,民国军阀的一部分财政收入也是卖鸦片赚的,多奇怪的巧合。
更扯的是,墨西哥的黑社会已经和政府一样,开始履行必要的社会职责,比如我之前认识一个司机,他就在墨西哥富人区给开车,晚上住的地方在黑社会辖区,他们那边黑社会也提供必要的社会公共产品,比如欠债还钱,杀人偿命等等,你找不到警察去找黑社会也能解决,跟电影《教父》里的情节似的。
我还问他,墨西哥人对黑社会到底是什么态度,他说除了黑社会成员和种毒品的农民,剩下的都是痛恨黑社会,因为毒贩子们做事完全没有可预测性,毕竟政府再差劲,也不会随便当街搞排队枪毙,而且整个墨西哥现在没有一种正确的价值观,大家不觉得应该去接受教育改变命运,因为改变不了,大家也不觉得去当黑社会有什么错,也不认可个人奋斗,整个社会也没有服务精神。他只想离开墨西哥,因为这里被诅咒,已经没有未来了。
其实在国内你们能看到各种墨西哥的负面新闻,会以为墨西哥是个烂国家,等你们到了国外,上油管上仔细研究一圈,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国家,你们就会发现之前想的都是错误的,这个国家其实并不烂,它是地狱,大量的那种当街火并,剥皮,砍头,虐杀警察,分尸什么的视频,说它是地狱简直是侮辱地狱。
而且奇怪的是,墨西哥没有死刑,毒贩可以随意杀警察,但是政府却只能养着毒贩,这可能是这个国家最魔幻的一幕了。

4

 美国现状

 
我找到的最近的一次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2014年末墨西哥国内长期吸毒人口约为470万,吸毒人口比例为3%。相比之下,美国吸毒人口约3500万,吸毒人口比例接近10%。仅大麻、可卡因、海洛因这三种毒品的销售量每年就高达近1.6万吨。全世界生产的毒品60%以上输往美国。美国人消费的可卡因占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一。每年进入美国的大麻有96%来自墨西哥,64%的可卡因和58%的海洛因也来自墨西哥。
 
下图是每年因吸毒死亡人数:
美国为什么不控毒品!
当然了,不少人说美国人吸毒上瘾的原因是医生乱开止疼药导致的,并不全是单纯吸毒,这个在我看来问题就更大了,医生给病人开止疼药导致病人毒品上瘾,这特么妥妥是体制问题啊。
其实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两个问题:
一是老百姓不觉得吸毒有啥问题
吸毒这事在道德上并不处于低位,并且打上了“酷”,“前卫”等标签,反倒是好好学习的人被称为“nerd”,以前叫“geek”,这几年“geek”这个词有褒义,几乎不称呼书呆子了。明星们都吸,社会各界都在吸,中国还在讨论“吸毒艺人是否能复出”,美国那边你只要把毒戒了去竞选总统都可以,法律甚至不制裁吸毒的人,嗯,我专门问了,美国主要是处罚毒贩子,并不处罚吸毒的。
二是毒品到处可见
我同事他媳妇是个医生,他非常骄傲,经常说这事,最让我感觉奇葩的一件事是,他说他媳妇以前在医院实习,压力极大,因为有淘汰率,美国医生门槛非常高,寒窗多年,欠十几万刀的助学贷款,如果在最后一段冲刺的时候被刷了,就太可惜了。他说他媳妇就是通过冰毒(meth)挺过了实习期。
我们几个一脸懵逼,卧槽,还可以这么搞?另一个同事眼疾手快,问他说在哪弄到冰毒的,他说同事介绍的,那个毒贩子只卖给中产阶级,而且熟人介绍才卖,非常安全。我们几个彻底崩溃了。后来他说在美国,你如果需要大麻或者冰毒,你问一圈周围的人,肯定有人认识毒贩子。

后来慢慢也清楚了,美国精英人群,比如名牌大学学生和金融领域交易员,玩两个药,一种是冰毒安非他命不夜神等提升精力的药物,另一种是用于解决焦虑的Xanax,这个药是精神类药物。

 

美国为什么不控毒品!
不过像这类精英人群搞点meth基本不算啥问题,美国真正的问题是越穷越吸,越吸越穷,没钱买毒自然会滋生犯罪,简直就是一个螺旋下降的坑。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要纳闷了,这美国就坐视毒品这样泛滥下去?
 
也不是,我专门问了在美国学习法律的小伙伴,他说美国其实这些年对这事研究很深,但是理论研究到真正实施还有很长的路,具体怎么走也没太弄明白,毕竟从现在来看,最好的治理办法就是严刑峻法,这也是为啥前段时间川普说是要重启对毒贩子的死刑判决,“学习中国和新加坡”,“只有死刑才能控制住毒品”,但是这种想法肯定会遭到美国很多人的反感,非常难操作。跟“控枪”那事有点像,大家都知道有问题,难度不小操作空间不大。
肯定有人要说了,感情中国还没美国发达,倒批评起人家来了?
这种说法是一种典型的脑子被驴踢过一下,学习的时候,最忌讳不加分辨的啥都学,跟这个观念有一拼的,是“谁有钱学谁”,大家别笑,真有,比如不少人在学中东狗大户,狗大户天天穿帐篷搞极端主义,一些人也开始穿上了,脑子也被洗过了,哎,不多说了,说多了太敏感。
美国的事说到这里吧,估计他们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既解决不了墨西哥的贫困,也解决不了墨西哥往美国贩毒,更解决不了美国国内人民对毒品的需求,我们只能是自求多福,学习美国先进地方的时候不要掉他们的坑里。
 
此外,前几天看到一段话,可以称为我本月看到最硬的一段:
一切社会问题都可以最终归结为人口比例问题,人口比例可以挑战一切真理,挑战人性、挑战道德、挑战法律,更可以挑战价值观。
如果一个社会基督徒是多数,这个社会基督教会成为压倒性的国教,参考古罗马。德国和法国将来可能变成买买提的过度,大家不要惊讶;
如果一个社会军事贵族占据主流,这个国家就会好战成性,参考普鲁士;
如果一个社会里黑人占多数,这个社会的黑人文化会慢慢变成核心文化,参考美国;
如果一个社会有几百万人在从事毒品业务,大家不再以去当毒贩子为耻,参考墨西哥;
如果一个社会瘾君子数量彻底失控,这个社会就会考虑毒品合法化,慢慢变大清。(作者:二号头目;来源:九边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