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孔子的分岐主要是在如何对待劳动人民的问题上

  • A+
所属分类: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与孔子的分岐主要是在如何对待劳动人民的问题上

 

毛泽东对孔子的态度有一个变化的过程。

  他在长沙求学时是颇为崇信孔子的。他在1917年4月发表的《体育之研究》一文中大量引用《论语》、《礼记》等儒家经典中的典故、成语,称孔子为“圣人”,赞扬孔子讲卫生重体育,“孔子七十二而死,未闻其身体不健。”他将孔子与释迦牟尼和穆罕默德并举,称“此皆古之所谓圣人,而最大之思想家也”。

 

  毛泽东对孔夫子的态度发生明显变化是在他第一次北京之行后。以“打倒kong家店”为主题之一的“五四”运动爆发后,毛泽东全力参与并领导学生运动,他说:“我们反对孔子,有很多别的理由。单就这独霸中国,使我们思想界不能自由,郁郁做二千年偶像的奴隶,也是不能不反对的。”他主办《湘江评论》时,笔下便很难再见到赞赏孔子的话,也很少见到引用孔子及儒家的语录。

 

  虽然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毛泽东对维护封建制度的孔子持批判态度,但是成为共产党领袖的毛泽东也不是全盘否定孔子的,对孔子具有民主主义色彩的东西,他还是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1956年8月24日,毛泽东在同音乐工作者的谈话中说:“孔子是教育家,也是音乐家,他把音乐列为六门课程中的第二门。”1964年2月13日,毛泽东在春节座谈会上谈教育问题时也肯定了孔子的教育思想:孔夫子的传统不要丢。他还以赞赏的口气讲了孔子的经历,说明孔子的学问是从实践中自学得来的。他认为,孔子这个人爱说老实话,为此,吃了不少苦,挨了不少骂。当然在谈话中,他又一次指出孔子办教育不重视生产劳动的缺点,提出这方面我们要想办法补足。

  总之,毛泽东是以辩证的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态度来对待孔子的,即对孔夫子一分为二,也就是毛泽东常主张的“弃其糟粕,取其精华”,立足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现实的需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武器,一方面批判孔子在政治上、思想上和道德论上的错误、过时的东西,反对尊孔读经;另一方面,则又肯定孔夫子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吸收和改造孔子思想中有价值的“精华”,丰富和补充自己的思想。

 

  只是到了wg这一特殊时期,毛泽东对孔子的批判才达到了极点。因为这是那个时代的需要。

 

  自西汉以后的东汉、三国、晋、隋、唐、宋、元、明、清等所有的王朝,竟然都毫无例外地都陷入了一个从王朝创立阶段的反对儒家学说到天下安定之后又尊奉儒家学说这样一个奇怪的周期率。而正是随着“反孔尊孔”的这个周期律的出现,才有了王朝兴衰更替时间极短的这个周期律。

 

毛泽东与孔子的分岐主要是在如何对待劳动人民的问题上

  对于我国历史上的那些封建王朝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陷入“反孔尊孔”的这个周期律的问题,1973年,毛泽东在同毛远新谈批林批孔的问题时是这样分析的:“历代农民起来造反,统治阶级内部争权夺利,改换皇帝,他们起兵造反的时候都是p孔,为什么呢?因为孔夫子讲的君君臣臣,臣是不能反君的,你要造反,把皇帝换掉,你得违背,违背孔夫子儒学理论,就必须得批孔,要不然师出无名,造反无理,特别是农民起义,如刘邦,最看不起儒生的人是刘邦,见了儒生把帽子拿下来撒尿,史书有记载,可是到汉武帝时,独尊儒术,这就说明得到了统治地位以后,又要把孔子请回来,为什么呢?要用他那套理论管理国家。宋太祖赵匡胤搞陈桥兵变,把皇帝推翻,皇袍加身,自己当皇帝,这不符合孔子的理论。但他当皇帝以后又把孔夫子请了回来。……中国历史不就是这样吗!当要起来造反的时候,都要批孔,用我们的话说,你是革命党的时候是p孔的,当成了执政党,巩固地位时又要尊孔。我们共产党人,是从p孔起家的,但是我们决不能走前面他们的路,批了再尊,等到我们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再把孔子的思想请来愚老百姓的思想时,落入历史的一种循环,这是不行的。如果共产党也到了自己没法统治或者遇到难处了,也要把孔子请回来,说明你也快完了。”

  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王朝,为什么只要一旦陷入到“尊孔反孔”的这个周期律中,必然也就要陷入到兴衰更替时间极短的另一个周期律中。这其中的原因,就是由于儒家学说的本质才造成的。

 

  儒家学说的源头与核心内容是周公所制定的《周礼》,而《周礼》的本身就是一部完整的维护王朝统治的纲常制度。所以,不管孔子为其增添了“成仁”,孟子为其增添了“取义”,还是后世那些名儒、耆宿为之增添了多少诸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内容,然而儒家学说都始终没有跳出为统治阶级效命的范畴,其根本的性质仍然是一种依附于皇权加官权的文化,所宣扬的仍然是一种极端的实用主义加机会主义的人生哲学。

 

毛泽东与孔子的分岐主要是在如何对待劳动人民的问题上

  

正是由于实用主义加机会主义的人生哲学的盛行,才不仅造成了中国人只顾追求个人物质利益的最大化而使民族成为了一盘散沙,而且更造成了许多中国人因为没有真正的精神信仰并产生了强烈地投机心理而贪生怕死、特别是极易为物质利益所引诱而选择当汉奸。

 

  如果在没有外来竞争,没有外来危险的情况下,儒家学说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世界观。儒家学说的世界观将中国人的性格引向平和善良决不是错,但是如果把中国人的性格都引领到了每当侵略者打上门来,父母遭杀戮,妻女被奸淫时而都不敢反抗的程度上来,那就不仅仅是错,而且简直就是罪恶了。

 

  正是由于儒家学说不仅弱化了中国人的性格,而且儒家学说的思维方式也更产生不了高度的智慧,形不成长远的高度战略,所以尽管我国的历史上曾经产生了《孙子兵法》、《太公韬略》等兵书战册,但却仍然被连文字都没有的游牧民族打得山河破碎,所以更不用说用以指导中华民族去应对纷纭复杂的国际局势了。

 

  另外,孔子是一个鄙视劳动,鄙视劳动者的教师。他不参加生产劳动,他的学生也不参加生产劳动。他的学生三千,没有一个懂得五谷杂粮是怎样生产出来的。毛泽东的教育思想恰好与其相反,主张“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儒家理论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认为物质财富的生产者天生就是要受人统治的。这种观点毛泽东根本不接受。毛泽东说:“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他就是要让物质财富的生产者坐到统治者的位置上去。

 

毛泽东与孔子的分岐主要是在如何对待劳动人民的问题上

 

  孔子说:“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而毛泽东不仅仅是主张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且主张干部和群众之间,上下级之间在政治上,经济上建立一种平等的关系。在战争年代,他在军队中推行官兵一致的政治经济制度,取得国家政权以后,建立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法律制度,都是限制领导干部,让劳动者与管理者平等的,有的政策甚至是偏向于劳动者的。比如工资制度,在毛泽东时代,相同级别的工人比干部的工资要高。他更是毕生致力于提高劳动者的思想文化素质,让劳动者从封建道德观念桎梏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他把教育劳动人民当作决定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

 

  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毛泽东反其道而行之,他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他认为妇女和男人应该平等,“妇女能顶半边天。”

  孔子宣扬的礼教,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毛泽东反对这样的盲从。他认为如果劳动人民发现领导干部有错误就一定要反对,下级发现上级有错要反对,学生发现老师有错也要反对,他说:“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他还认为当父母的如果说得不对,做儿女的可以反对,于是沿袭了几千年的“儿女的婚姻由父母作主”、“男人可以休妻”的封建传统制度在毛泽东时代被废除,取而代之的是恋爱自由,婚姻自主,夫妻关系不好,女人同样可以提出离婚。

 

毛泽东与孔子的分岐主要是在如何对待劳动人民的问题上

 

  毛泽东与孔子的分岐,主要是在如何对待劳动人民的问题上。毛泽东从打江山到坐江山,一切都是为了劳动人民。而他认为,孔子那一整套的思想、理论、哲学、道德礼教本质上都是反人民的。他认为中国历代统治者之所以尊崇孔子,就是因为孔子的理论是反人民的,是维护统治阶级的反动统治的。他说:“一切反人民的统治者,都必然会搬出孔子,把孔子当作圣人顶礼膜拜。”

 

  所以,毛泽东要坚决反对孔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