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是什么水平看我如何点评他的经济学观点就一目了然!

  • A+
所属分类:靠谱青年

在经济学家群体里,姚洋教授是相当不错的,跟那些公知有明显的距离。我听过他的课、读过他的文章,还采访过他,对此有所了解。

但他的底色无疑是自由派的,是受西方经济学训练而形成的那一套。

近几年,公知派毫无疑问地沦落了,我们已经较少听到他们的噪音。势头的反转,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因素是特朗普宣扬的理念和推行的政策,狠狠地扇了公知们的嘴巴子,证明了他们多年以来所忽悠的都是瞎扯淡。

公知们还能说什么呢?如果被逼到非说不可的境地,也只能骂特朗普——特朗普不能代表美国,践行的更不是普世价值。

在这种情况下,有说话空间的就剩下姚洋这一派原本就比较温和的自由派了。

姚洋是什么水平看我如何点评他的经济学观点就一目了然!

近日,姚洋在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鼓吹中美脱钩是危险的》。该文提出了三个主要观点:一,对中美贸易摩擦不要看得太严重,美国人只是霸道惯了,仅此而已,贸易摩擦不代表更多;

二,美国朝野不是铁板一块,贸易摩擦并非美国遏制中国的宏大战略的一部分;

三,开放共融的世界体系才是最优的,闭门搞创新虽然可能搞成,但成本太高,不是最优选择。

这是对姚洋自己提炼的主要观点的转述,文章对此还有比较详细的论述。【姚洋的全文,可以点击文末的“阅读全文”跳转。】

姚洋的文章不像公知腔儿那么令人厌恶,一些观点也有道理,但细品之,总还是有点怪怪的。之所以让人感觉奇怪,是因为姚洋还摆脱不了自由派的脱离现实、无的放矢的固有毛病。

首先,“脱钩危险”这种论调是在对谁说呢?面向国内受众大谈这个道理,其实是找错了对象,这就好比跑去跟白人推销美白产品,有点荒诞。

自从中国领导人在2017年达沃斯论坛上发表演讲以来,中国就已经接过了自由贸易的旗帜,成为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倡导者和引领者。大家一度惊讶于是不是中美的发言稿拿错了,但久而久之,世界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中美角色在一定程度上发生了互易,仅此而已。

在美国发起一轮又一轮(现在已经到了第四轮)的贸易摩擦中,中国在理念上对其进行批判和反击的理论依据也正是自由贸易和全球化。中国何时想要脱钩了?没有啊。

“脱钩论”在民间有一些支持者,这是事实。但一方面,这些人对政策完全没有影响力,其主张不可能变成现实,无需担心;另一方面,“脱钩论”的支持者也不是主张彻底脱钩,而只是要在核心高端领域有自主的能力,避免被美国卡脖子的命运。

至于从美国买一点大豆,这挺好的啊,国内的大豆产量不足以满足需求,不从美国买,也得从南美买,从俄罗斯买。只要特朗普嘴里的“伟大的美国农民”能够按需要为我们种绿色健康的大豆,这有什么不好呢?

其次,姚洋对脱钩问题的看法缺乏基本的辩证性,没搞清楚不脱钩的这个目的靠何种的手段才能达到。他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

美国企业是不愿意脱钩的。华为受限让我们吃了一惊,但冷静下来发现这个真的不用怕。打个比方,在戏园子,不是观众怕戏园子不卖票给你,而是演员怕没观众 —— 观众是衣食父母,没衣食父母台上唱戏的不就白唱了吗?中国是美国芯片的大主顾,如果它不卖给中国,自己的企业不就死掉了吗?如果货卖不出去,美国企业极有可能被韩国甚至中国的芯片企业把市场份额给抢走。

假如没了这部分市场份额,美国企业的技术进步率就要下来。芯片业是高举高打的产业。台积电在研发和生产中的投入有多大?每次都是几百亿美元投入。不投入就不能世界领先,就会失去市场,所以美国的企业也要巨大的投入。制裁华为一开始把美国企业也吓住了,后来它们全都反水,要求美国政府放行。所以中美脱钩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这一论述表面上看起来是对现实情况的客观转述,制裁华为的确引起了美国企业的反弹,他们联合起来给特朗普政府施压要求解除制裁,这一表现仿佛印证了姚洋所谓“美国朝野不是铁板一块”的判断。

但是姚洋教授仿佛刻意忘记了,当美国要求他们的企业向中兴断供的时候,美国企业并没有紧张,也没有联合起来为中兴讨公道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原因是很明显的,中兴没有自主生产芯片的能力,面对美国的要挟,中兴陷入停摆,最终只能选择屈服。在这种情况下,停止对中兴供货只会在短时间内影响美国企业的销售,而长时间内来看,美国企业可以变本加厉地把这点损失弥补回来。

华为不同。如任正非所言,华为早就做好了跟美国在山顶相遇的准备,在最关键的技术环节做好了备胎计划,当美国断供的时候,华为自己的生产能力完全可以顶上。制裁没能让华为停止哪怕一天的生产,对客户的供货也未受到影响。

当美国企业意识到,他们有可能永久性地失去华为这个大客户,这才慌了,联合起来向美国政府请愿,要求解除禁令。特朗普显然也没有想到华为有这个能力,所以出台了一个90天的缓冲期,随后又进行豁免等等。

华为在这个时候展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胸怀,表示如果美国解除禁令,把华为从实体清单移除,华为仍然愿意继续购买美国的芯片,让美国的企业可以活下去。如果谷歌允许华为继续使用安卓系统,华为就继续用,否则立马就用鸿蒙系统顶上。

虽然还没有结果,但在针对华为的这一役中,美国已经失败了,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主动妥协,印证姚洋的“中美脱钩是不太可能发生的”这一论断。

姚洋教授必须认识到,之所以脱钩不太可能发生,恰恰是因为华为为脱钩做好了准备,否则,为了不脱钩,为了生存下去,就只能投降。

不怕脱钩,才无需脱钩,这是明摆着的道理。

要避免脱钩,归根结底靠的是实力,实力的获得,源于对世界竞争的残酷性的冷酷认识,源于自主创新的道路选择,而不是姚洋教授那种软绵绵的期待。

再次,姚洋在文中提到了“脱钩论”背后的利益问题——“脱钩论背后有巨大的利益,有些人想趁机从国家得到更多好处,先造声势,让国家采纳,然后国家要投入源源不断的资金。”

这也是似是而非的糊涂观点。发展,说白了就是利益创造和利益分配的过程,谈利益并不丢人,真正重要的是选择什么样的道路,从而更有利于发展。

“脱钩论”在某种意义上等同于自主创新论,这当然涉及到利益调整,让一部分人更多地受益,但这无论如何比走买办路线,让买办派把利益捞取了好吧?这个问题,早就在关于大飞机的问题上讨论清楚了,好像不应该再有疑问。

《战狼2》挣钱了,就有人酸溜溜地说,这是做爱国生意。对此,我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怼回去:做爱国生意的人能发财,总比让做卖国生意的人把钱赚走了好。

点到为止,就说这么多吧。还要再强调一遍,姚洋跟那些公知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我把他的局限视为认识上的局限。

我们不同意姚洋教授对脱钩问题的看法,我们的看法跟姚洋教授恰恰相反,“脱钩论”不可怕,更不危险,真正危险的是自由派的软乎乎的一厢情愿。幸亏我们国家有党的领导,有任正非那样的不幼稚的企业家,才不用走到脱钩的境地,否则就真的“被脱钩”了。(作者:李北方;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