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挺如果不牺牲会不会被封元帅这篇文章回答得最为给力!

  • A+
所属分类:靠谱青年

很长时间以来,很多人对叶挺如果不牺牲能否封帅的问题一直争论不休。能封帅的言之凿凿,不能封帅的据理力争,你说这怪谁?怪谁都不对,左思右想,还是怪袁隆平。

可是呢,既然问题已经抛出来,博主也是吃饱了撑的,那我的判断是:

叶挺如果不牺牲,元帅是稳的。

我们从头来说。

1896年叶挺出生于广东惠阳一个农民家庭,小叶同学年轻时就谦卑好学品德高尚,比起当时的适龄青年,叶挺绝逼是纯天然有机生态优质男神。

而在那个混乱的时代,弱肉强食,哪怕大城市里,有权势、有武力的人见了草民,也是爱打便打,爱杀便杀,见了标致的娘儿们更一把便抓进屋去。

年轻气盛的叶挺面对社会如此状况痛心疾首,毕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决定咋刺激咋来。故早年便追随孙大炮参加革命,参加援‍‍闽粤军。1924年被派赴苏联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和红军学校中国班学习。同年10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2月转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9月回国,参与组建以共产党员为骨干的第4军独立团,任团长。从此所部成为中国共产党直接掌握的一支武装部队。

1926年在北伐战争中,他率部长驱直进,连战皆捷,屡建战功,被誉为“北伐名将”,所部被称为“叶挺独立团”,是我党武装最初的旗帜。可以这么说,那一时期叶挺的风华,亮瞎了所有敌人的眼睛,从此一战成名天下知。

南昌起义时,他担任前敌总指挥。广州起义时,担任红军总司令。抗日战争爆发后,出任新四军军长。

叶挺以上的资历和那些还在山沟里溜达的同龄人相比,我觉得他的逼格在天上飞。可为什么叶挺后面的路走得那么崎岖呢?以至于对他如果不牺牲能否封帅的问题争论不休呢?我想无外乎一下几点:

一,脱//党

叶挺“脱/党”的事与广州起义强相关。有一种比较普遍的说法是他在广州起义失败后“自动脱/党”,并从这时起到抗战初期膺任新四军军长之前,有个“十年消沉”阶段。大家可以自行脑补下,一个人民队伍的创造者,变成一个实习生,等叶挺再出场,已是十年之后,十年转不了正的这一实习生,你自己想象。

其实只要我们细翻一下当时的历史资料就会发现,上述说法与叶挺真实的精神风貌很不相符。首先,叶挺作为广州起义军总司令,他的意见是无论起义是否成功,也不宜在广州久滞,而应将队伍带往海陆丰,与彭湃领导的当地苏维埃政府会合。

而像这样放弃城市拥抱农村的构想是很难被“城市中心论”的热衷者王明和李立三接受的,这类书生本就清高,动不动目下无尘,喜欢鄙视人。和他们工作在一起一定是件很累的事情,你时时刻刻都不能放松,不知道什么事就让他瞧不起了,莫名其妙就让他看不顺眼了。因此等待叶挺的是一次次的冷漠、疏远和排挤。

随着广州起义的失败,叶挺因“表现消极”被予以开除党籍等的处分,这让叶挺难以接受。1928年夏,中共六大即将在莫斯科召开,叶挺前往苏联,一次次向共产国际和中共中央提出自己的申诉,请求撤销对自己的不实指责。可换来的却是在会议期间被支到远离莫斯科的黑海岸边疗养,疗养期间的二人转和小烧烤暂时安抚他的心灵,顿感生活像一把无情锉刀,改变了我们模样,只剩下麻木的叶挺,已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很久以后,恩来同志就当年就有过叙述:“广州起义后,叶挺到了莫斯科,共产国际还说他政治动摇。共产国际没人理他,东方大学请他作报告,共产国际不允许他去,这样他就跑到德国去了。这件事应该给叶挺申冤。”

所以,叶挺不存在所谓的“脱/党”,很多人拿他脱/党说事,退一万步讲,即便是脱,叶挺脱的也不是教员的党。是王明和共产国际的党。

二,叶项之争

全面抗战爆发后,国共开始了合作抗日,南方八省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军长是叶挺,副军长是项英,也是政委。按正常套路,军长绝逼是这支部队的一号首长,然并卵,项英突破了传统部队里的军长的一元中心,一直和军长分庭抗礼,从来没有成为陪衬。

叶挺是北伐名将,领导了南昌起义,是我军创始人之一,在军中地位很高,资历跟朱老总彭德怀一个级别,而且为人正直,意志坚定。

项英是老红军,威望高、人脉广,尤其是在主力红军长征后,率领南方八省游击队艰苦奋战,坚持了长达三年的游击战争。

按理来说,一位是为人正直的名将,一位是艰苦奋斗的领袖,两人合作领导新四军,新四军的前途当不可限量。

然并卵,由于叶挺在外围漂移了多年,除了几位大佬认识他之外,估计连新四军内部都纳闷,之前咱组织里没有这位啊!人力资源部没档案啊!怎么冒出来的?

要不就说空降干部不容易嘛,叶挺到新四军后实际上已被项英架空,他俩这个组合问题很大,因为各方各面完全不搭。

首先,项英就是我们熟知的我党的土包子将领,平时穿个破军服,理个秃头,不会刻意打扮,甚至有点以土为美的意思,故意往乡土的路子上捯饬。

叶挺正规军校出身,而且在欧美生活过十年,平时不是西服就是猎装,正式场合穿着国军将军制服,长筒马靴,洁白手套,马刺叮当,在新四军里有自己的厨房,而且叶挺太太是大家闺秀,出了名的美女,在我党的队伍里,叶挺鹤立鸡群,造型跟普鲁士贵族军官似的。

所以俩人在短暂的互相看不惯之后,他们居然在很快的时间里,很快读出了对方性格里比较烦人的一面……

比如两人试图沟通聊天主动迎合,叶挺为了迎合项英,去聊游击战争,他懂吗?擅长指挥正规军猛打猛冲的叶挺,他明白什么是“敌进我退, 敌驻我扰, 敌疲我打, 敌退我追?”

又比如项英为了迎合叶挺,去聊海岛生活,牛排红酒,海浪沙滩,他能聊得出什么来?别说大海了,澡堂子他都见得少……

新四军中正副长官风格不搭,矛盾日盛,正常情况下,应该赶紧换一个,否则非常容易出事,但是新四军非常特殊,首先换不了叶挺,他是蒋委员长指定的,没法像陈毅那样调来调去。

其次是项英,项英就更换不了,当初中央长征走后,南方八省十五支游击队各自为战,缺乏组织和必要的纪律,迅速变成了有组织无纪律那么个造型,谁的话都不好使,只听项英一人的。

没办法,中央只好排出了“和稀泥”大师恩来同志前往新四军去调节叶项之间的矛盾。恩来的操作非常优秀,他带着叶项一起喝酒聊天打哈哈,叶项相视懵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你为什么在这里”和“我为什么在这里”的尴尬……

但恩来小之以情大之以理劝说两人,要叶挺注意团结群众,要项英注意个人卫生。总之好话说尽,新四军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但是,项英此后对军权依然没有大的放手,以至于在皖南事变前后,先是顾虑重重,不愿离开,后来又布置了三路纵队平行推进的做法,否定了叶挺提出的由主力团在前的品字型配置方案。

皖南事变发生后,项英也没有看到问题的严重性,又让部队逗留茂林,结果给了国民党军合围的机会,最终酿成了惨案!

应当说,项英与叶挺这两位新四军领导者的矛盾,就是新四军在皖南事变中损失过大的一个重要原因。

试想,如果项英能放权,由叶挺真正负责军事,不光是在打仗方面对新四军有利,而且因叶挺在国民党军中的地位,也可以更好地为新四军争取一些利益,借机壮大新四军。

可惜,由于项英在认识上的一些错误,最终让新四军遭到了惨重的损失,自己也在皖南事变中遇难,太可惜了!

所以,公允的说,叶挺在新四军和项英的斗争中,至少在当时的中央看来,是加分的。

三,高/敬/亭事件

高/敬/亭是新四军军部领导下的支队司令员,(大将级别,新四军四大支队长司令之一,另三个是陈毅,张云逸,张鼎丞)。在中国革命史上,高是一位有重大历史功绩但又犯有严重错误、带有浓烈悲剧色彩的人物。

他的身上充满着矛盾:他参加革命的资历在鄂豫皖根据地并不算高,但在很短时间内就“乘直升飞机”升任到重要领导岗位;他对敌斗争勇猛顽强,却又热衷于在革命队伍内部搞“肃反”,被称为“肃反专家”;红25军长征后,在失去上级的情况下,他独自领导艰苦卓绝的鄂豫皖边区3年游击战争,坚持大别山红旗不倒,保存了红28军这支成建制的红军武装。

可以这么说,高在新四军的地位比粟裕要高得多。

可这么个大牛逼人物怎么就被叶挺杀了呢?主要是因为高出自四方面军,四方面军的部队能打仗是不假,能惹事倒也是真的。而且高还点开了一个技能树,他非常能猜对敌人的作战意图,然后不折手段的执行,不管组织程序,无论东南西北,四海八荒,六亲不认。

这样的队伍,这样的将领,猜对敌人的作战意图一百次又怎样?微博上那个李大霄同志还猜对了无数个底,无数个顶呢 ……

对于这样匪里匪气的队伍,军纪败坏没有组织性,再能打的部队将来也迟早出事。四方面军中很多人是从黑社会一样的游击队转变过来的,了解了这个,你立刻就明白了确实该整,该往死里整,脱胎换骨的整。

据说高/敬/亭被拖出去时一直在喊:“主席!主席!救我!”

有什么用?

可叶挺作为一个外来户,他还是杀不了高的。高被杀,叶挺至多是个射手,射的还是点球。造点,配合,酝酿的,一条线都不是叶挺。

综上所述,高案的处理决定,是在矛盾激化之后,最终由党/中央拍板的。其中,皖南项英是遥控者,江北叶挺、张云逸等人是执行者,延安党/中央是最后决断者。重庆蒋介石“所请将高/敬/亭处以枪刑照准”不过是顺水推舟,乐见其成罢了。3年游击战争期间,国民党重金悬赏高的人头而不可得,现在他们自己要求杀高,岂有不准之理?

回到主题,如果叶挺真的幸存,凭个元帅并没有什么问题。本来元帅里争议最大的就是陈毅,他代表了新四军。如果叶挺活着,估计没陈毅啥事了。

还有一个重要的证据,就是中央/军/委在1980年前后为了配合编撰《中国百科全书》特别对军事卷提出了新中国军事家的概念,一共承认36位将领为新中国军事家。

叶挺如果不牺牲会不会被封元帅这篇文章回答得最为给力!

这份名单的公布和排列是非常讲究的,是军/委认定,中央党史军史研究机构的权威发布,并且一直沿用至今,每逢重要我国我党我军的重要纪念日都会拿出来一并纪念,15年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19年建国70周年,他们的名字是在第一梯队高举的旗帜里通过广场,通过亿万人民敬仰的目光的。

在这份名单里,我们可以看到叶挺同志的排位在建国时授衔的十大元帅最后一名之后,但又在十大将第一名之前,在党史军史里对其地位的承认,已经不言而喻了吧?

别忘了,叶挺出狱后急于与组织恢复联系,以组织斟酌再三后由毛主席起草的欢迎叶挺归队电文,毛用的可是:万众欢腾。

这样一个有很大的象征意义,就像一个符号,一个图腾的叶挺,是该给个元帅还是该给个元帅还是该给个元帅呢?

只不过,就算给了,叶挺后来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但是授衔的时候肯定是风光的。

最后,叶挺的宁折不屈从不妥协的性格决定了其悲剧的命运。脱/党是因为共产国际让他背广州起义失败的锅,有南昌起义失败的教训,叶是不同意攻打广州的,可共产国际却要硬来,失败却当甩手掌柜。后来的那些大事件,更充分体现了叶挺的性格。

叶挺亲自创作的《囚歌》也许正是他一生的写照: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走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尔自由!

我渴望着自由,

但也深知到人的躯体哪能由狗的洞子爬出!

我只能期待着,那一天

地下的火冲腾,

把这活棺材和我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和热血中得到永生。

叶挺于1946年4月8日逝世于“四八空难”,恩来同志亲自书写悼词:

“如果没有反动派破坏政协决议的阴谋活动,也就没有你们这次冒着恶劣天气飞回延安的必要。希夷(叶挺的字)!你是人民队伍的创造者,北伐抗战,你为新旧四军立下了解放人民的汗马功劳。十年流亡,五年牢监,虽苍白了你的头发,但更坚强了你的意志。一出狱,你就要求重新入党。一见面,你就提到皖南死难同志,检讨皖南事变,要我交涉继续放人。我记住,我永远记住。”

据说,叶挺非常喜欢秦腔里面的一首《苏秦激友》,昨天夜里我特意找出来听了一遍:

“无银钱当时把英雄困倒,大丈夫低下头泪如雨抛;一池水得了风也起了浪,我志气比天高谁敢小量;好一似困蛟龙陆地潜藏,时不来暂且把鳞片将养,单等得春雷动倒海翻江…”

我好像听到了他的遗憾、愤怒与不甘,夜色漫漫,他吼着,到最后都吼出了哭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