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澜实验学校罢课事件:毁掉孩子有一千种方法,冲到学校闹事是最难挽回的一种

  • A+
所属分类:绝妙好辞
就这几天,很多家长被杭州文澜实验学校罢课事件刷屏了。事情缘于一位家长写的一封公开信。发帖人称,自己是文澜实验小学(前卖鱼桥文澜校区)家长。原本和谐的班级,自从二年级某W姓同学转入之后,全部被打破。
网传的家长报料图片说,W姓同学是个被家长保护过度的孩子,在学校跟老师、同学稍有争执,其家长都会直接冲击学校,冲击课堂,多次以极端方式威胁、谩骂相关孩子、家长甚至老师。该同学所在班级以罢课形式表示反抗,罢课已经持续四天。

论文澜实验学校罢课事件:毁掉孩子有一千种方法,冲到学校闹事是最难挽回的一种网传卖鱼桥小学某班罢课第三天记

很多网友充满想象力地指控那个肇事女生的妈妈是有背景的“严夫人”,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一猜测并没有被证实。此事引发媒体广泛关注,连人民日报这样的媒体都做了报道,相信即使是“严夫人”,最终也会被相关部门处理。

 

教育斗争白热化

目前最权威的回应,仍然是文澜实验学校的通报。“一名学生与其他同学发生矛盾,进而引发家长矛盾,因该名学生家长一些不恰当甚至过激的言行,导致了其他家长的不安和不满,部分家长向学校提出了‘将该同学单独成班’的诉求。

论文澜实验学校罢课事件:毁掉孩子有一千种方法,冲到学校闹事是最难挽回的一种

这是典型的官方语言,但是,我们仍然能从中窥见一些事实。那名同学经常和同学发生矛盾,她的妈妈经常参与进来,言行过激。有不少家长联名向学校抗议,学校没有同意,这些家长干脆让孩子请假,不去读书了。
这些家长的做法也确实有可商榷之处,把那位经常“欺负同学”的女生隔离起来,单独成班,这种要求学校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否则就是一个世界性的丑闻。当然,家长们的反应也是无奈之举,他们希望学校能够制裁那位同学,尤其是防止那个家长再次到学校闹事,目前来看,学校还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
看起来,505班级已经成了一个“火药桶”。这些10岁的孩子,本来应该是童真未泯,如今却被读书之外的因素搅得心神不宁,被迫卷入一场“战争”。不管事情最后怎样解决,班内所有孩子都已经受到不好的影响,则是毫无疑问的。

没有哪个孩子是单独在战斗,他们背后都有一支实力强大的军队。家庭成为班级的延伸,最终被班内的格局重新塑造,相信家长们也已经分成了几派。中产阶层教育竞争的残酷性在这一事件中表露无遗。那些“请假”的孩子,自己未必真的就像和同学们分离,但是迫于“斗争”需要,不得不暂时待在家中。

 

失去自我的家长

可以说,不管是那位肇事的家长,还是事后抗议并且让孩子“罢课”的家长,都犯有共同的错误,就是以成年人的思维来对待儿童之间的“矛盾”,把学校里的事理解为成人的战斗,没有谁想做吃亏的一方。既然希望孩子做“人生赢家”,那就该从在学校时抓起。
当然,所有人中,那个肇事的家长是最极端的,这一点毫无疑问。根据学校通报,那个女生和同学相处其实还算融洽,但是她的妈妈却“言行过激”。现实情况多半是一点小摩擦,孩子回家给家长讲述后,家长反应过激,冲到学校里“教训”别的孩子。
这个家长根本无法分清家庭和学校的界限,在内心深处,也分不清自己和孩子的界限。事实上,由于教育竞争的残酷性,很多家长多少有这个毛病。在朋友圈,很多当了妈妈的人都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XX妈”,头像是自家孩子,内容很多都是自己孩子的一举一动,时间长了,我都忘记她本人是谁。
如此改名,不仅是社交角色的变化,也意味着身份的改变,慢慢地,她们就不再是“自己”,不再是性别、工作或个人经历塑造出来的那个独特的女人,而是某个孩子的“后缀”。孩子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成年人的主人,自己回家随意唠叨,都可能会被母亲放大。

论文澜实验学校罢课事件:毁掉孩子有一千种方法,冲到学校闹事是最难挽回的一种

这是以教育为名的“异化”。一个放弃了“自我”的妈妈,毫无疑问会在孩子身上倾注过多的情感——严重的话,可能发展为一种心理病态,对孩子一举一动过分敏感。孩子和小朋友的摩擦,本来是正常,到她这里就会“连自己都被攻击”了。

 

亲手毁掉孩子

 

一个“以孩子为名”完全丧失自我的家长,最终会亲手毁掉自己的孩子。
班级就是一个小的社会,即便是儿童之间,也会有合纵连横,学校教育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让孩子接触社会,学会与他人相处的能力。除非有那种涉及到人身安全和严重心理危机的麻烦,孩子都能寻找到解决的办法。再加上老师从中协调,一个班级就能达到大多数人都受益的平衡。
家长的粗暴介入,会严重打破这种平衡。现实证明,那些动不动就作为“孩子的打手和工具”冲到学校闹事的家长,是否能够伤害别人家的孩子还需要评估,但是却会加倍地伤害自己的孩子,这是毫无疑问的。
文澜实验学校505班其他的家长,要求单独为那个孩子成立一个班级,当然是夸张的要求。但是在孩子们自己内心也会有一杆秤,她们会孤立这样的“肇事儿童”,尤其是把家长搬到学校的人,更会为孩子们所不齿。
这种自发的孤立,有时候连老师都发现不了,所以老师才会有她和同学们关系融洽的印象。这种孤立,事实上已经把那个同学“单独成班”了,这就会加剧那个女孩和同学们的紧张关系,她找家长哭诉,应该是这种困惑的反应。这时候家长能做的就是帮孩子缓和和同学们的关系,但是这个女生的妈妈,跑到学校闹事,毫无疑问是完全做反了。

教育是很难的事,当一个好家长很难,但是要毁掉自己的孩子,家长却有一千种办法。比如,自己玩手机,却要求孩子安静读书;自己是个普通人,却要求孩子成为人中龙凤——当然,最直接有效的,还是冲进她的教室,在众目睽睽之下,亲手毁掉她和这个世界的友善关系。看起来是赢,却早已输个精光。(作者:张丰;来源:骚客文艺公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