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 A+
所属分类:古代真史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按照现行世界的表述,在全球范围内,现代文明始于欧洲,而欧洲的文明,则源于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和稍后的宗教改革。
文艺复兴的源头,被世界史作者语焉不详地归因于被黑暗中世纪湮没的,高度繁荣的古代希腊罗马。
古希腊罗马的真实历史含量已被诸多学者批驳的体无完肤,本文的重点也不在于证伪古希腊罗马文明。事实的真相是,为赋予文艺复兴的合理性与文化传统,希腊罗马不过是一张精心装裱的历史书封皮,用以遮蔽与替换人类文明之书的原本样貌。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在我们能看到“文艺复兴”的诸多历史人物中间,但丁(1265-1321)被描述为“黑暗中世纪照向新世纪的第一道光。”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在但丁的著作中,罗马教廷统治下的中世纪欧洲,是浓的化不开的黑暗。我们无从考证《神曲》中“九重天堂、九重地狱”来自何方。而在地球的另一端,无论《楚辞·天问》中的“圜则九重”,《太玄》所载“一为中天,二为羡天,三为从天,四为更天,五为睟天,六为廓天,七为咸天,八为沈天,九为成天”,还是鬼神宗教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在中国都是流传千年的存在。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谈论一个人和他的作品,一定要结合他生活的时代才能有准确的认识与评价。
受恩格斯的影响,后人给但丁和他所处的时代打上意识形态的标签,比如代表封建贵族利益、支持罗马教皇的盖尔非党和支持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齐柏林党。在这种努力之下,但丁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被赋予社会角色与历史使命的人物。
在稍晚出现的另一名著《十日谈》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荒淫无度、奇葩故事的背后,是由巴比伦苏丹、海盗、法国、西班牙、英国王室和贵族、罗马教廷们上演的混乱无比的历史剧目。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在但丁生活的年代,我们几乎毫不费力的能发现另一位历史名人——马可波罗(1254-1324)。
在世界文明的交往史上,马可波罗对于威尼斯和欧洲的意义,并不亚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只是马可波罗耳闻目睹的,是维度更高的文明。而哥伦布眼中的新大陆,却是一块适宜抢劫的好地方。面对更高维度的文明,日本派出了“遣唐使”、晚清开启了留学欧美的进程。而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派出了向东方传播科技文化而非学习科技文化的传教士。
把马可波罗这一事实上直接沟通东西方的文明使者一笔带过,而把开启血腥扩张之路的哥伦布作为全球化的开端,把利玛窦树立为中西交流的文明使者。欧洲史和世界史的编纂者在历史人物的差别待遇中显露了他们的目的。
马可波罗并不是十三世纪中西交往的开始,他的父亲和叔叔们,比他更早涉足当时人类文明的中心。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但丁和马可波罗出生的年代,蒙古人的三次西征已成为地中海沿岸及欧洲邦国脍炙人口的历史故事。与晚清“师夷长技以制夷”不同,从遥远的东方传过来的文化与技术,都是需要学习与借鉴的。技术的转移尚需实践的积累,异域文化则是可以随时“拿来”的财富,不管是“洋泾滨”式的浮华格调,还是魏孝文帝式的全面汉化,尽管影响与作用深浅不同,却是容易迅速变现的。
每一次风暴过后,海滩都会留给孩童丰厚的馈赠。
在整个亚欧大陆第一次被强力整合的动荡时代,马可波罗和但丁无疑是最幸运的孩童,他们眼中看到的那道光,是不同于黑暗中世纪的文明之光。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在世人的眼中,达芬奇(1452-1519)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
著名艺术家、工程师、科学家。他在绘画、雕塑、建筑、科学、音乐、数学、工程、文学、解剖学、地质学、天文学、植物学、古生物学和制图学等领域都有极高的造诣和成就。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即便作为墨家创始人与学派代表人物的墨翟,集墨家一派学术成就,在达芬奇面前,依然显得单薄。
诸子百家的辉煌成就,是建立在先秦数千年积累的科技文化基础之上,是商周千年以来青铜、治铁、造物、艺术、文化在各领域的沉淀与结晶。与在手工业领域出现《考工记》这种集大成式的作品相对应,诸子百家也是先秦文化瓜熟蒂落的成果。
借达芬奇之手复活,与中国诸子百家相对应的阿基米德、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德,在这里依然是给一本中国历史书换上了拉丁课本的封面。
中国诸子典籍与技术虽有散佚,但大多代代相传,典籍与文物皆能相互印证。借“文艺复兴”复生的阿基米德们却缺乏基本的物质基础与文化传承代际。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一位名叫“楚天鸿烈”涯友语出惊人,他认为“达芬奇”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文件夹的标签,而类似档案馆里的文件夹还有很多,诸如牛顿、达尔文、阿基米德、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德、爱迪生……
在这个结论面前,达芬奇密码和借以掩盖出处的古希腊古罗马成了笑话。
一个人很难同时成为画家、天文学家、发明家、建筑工程师、雕塑家、音乐家、发明家、数学家、生理学家、物理学家、地质学家,但对于一个档案馆里的文件夹而言,再多一倍的子目录也毫无压力。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从汉代的计里鼓车、水运仪象台到宋元画作中到处可见的水力磨坊。
齿轮机械在中国的源流清晰、应用发展日见成熟。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从竹蜻蜓、风筝、鲁班木鸢、走马灯、到明清飞行机械,中国人在飞行器的研发之路上未曾停歇,技术与实物、史料记载不绝如缕。
《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载曰:“墨子为木鸢,三年而成,蜚(飞)一日而败(坏)。”
《抱朴子·内应》:或用枣心木为飞车,以牛革结环,剑以引其机。

《墨余录》记载,元顺帝年间,平江漆工王某,富有巧思,能造奇器,曾制造一架“飞车”,两旁有翼,内设机轮,转动则升降自如。上置一袋,随风所向,启口吸之,使风力自后而前,鼓翼如挂帆,度山越岭,轻若飞燕。

《苏州府志》记载,清初,苏州巧匠徐正明,有感于《山海经》飞车故事,于是″瞑目沉思,伸纸画图,屡画屡改,寝食具忘,期年稿始就。按图操斫,有不合者削之,虽百易不悔″。终于制成了一辆″飞车″。″如栲栳椅子式,下有机关,齿牙错合,人坐椅中,以两足击板上下之,机转风旋,疾驶而去,离地尺许,飞渡港叉不由桥。”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达芬奇的突兀在于,它不是一种技术流派的自然成长与呈现,它表现为一种无源之水,无根之木,空中楼阁。
不妨再回溯达芬奇所处的时代。郑和下西洋已经结束,来自蒙元和大明帝国的海图、航海日志、东方典籍正被欧洲人如获至宝般的传抄与研究。欧洲的冒险家和海盗们正在从商旅、非洲和亚洲的海岸搜集与抢劫来自东方的知识与技术载体。而此时的欧洲社会的文明与道德水准,正如薄伽丘笔下的教士修女们,道貌岸然,男盗女娼。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达芬奇之所以神秘,它不像后来邓玉函和王徵以合作之名欲盖弥张的给《远西新制奇器图说》杜撰出处,而是不加解释的把超越地域的时代科技成果展示在世人眼前。
如果以达芬奇命名的那些手稿被证明是研究来自东方科技成果的学习笔记。那达芬奇密码也就豁然而解了。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但丁和莎士比亚(1564-1616)的距离,是一个文明帝国的兴衰史。
但丁出生的年代,明代尚未建立,莎士比亚辞世的年代,大明帝国正在落下帷幕。但丁和莎士比亚作为文艺复兴两端的代表人物,意味深长。
历史总充满着巧合,西班牙和英吉利,得益于新航路的两大殖民帝国产生的两个文学巨匠,莎士比亚和塞万提斯,生不同时,死却同日。
鲜为人知的是,在莎士比亚和塞万提斯相约赴死的那一年,临川四梦的作者汤显祖也与世长逝。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从秦汉的漫衍之戏到唐传奇、宋元话本,再到明代戏曲,中国用了两千多年,其间名作名家辈出,地域、时代特色鲜明、典籍记载、出土文物皆能一一印证。
戏曲的感染力在于故事情节的反转曲折与人物悲欢离合的命运。中国传统的爱情故事,多在才子佳人间展开,善恶人性,多带有浓厚的伦理牵绊、家国情怀。
希腊女神海伦的爱情故事是强盗间的狩猎游戏,不去考证希腊神话的真伪,在文化基因的展现方面,海伦故事可以贴上原产地标签。
在莎士比亚这里,《罗密欧与朱丽叶》演绎了一段仇家相爱,握手言欢的戏码,这明明是充满华夏文化基因的角色设定。在利益至上,海盗与女王沆瀣一气、自带搅屎棍气质的英国,似乎缺少纯净爱情成长的土壤。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哈姆雷特》和《李尔王》的剧本中,出现了让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为之迷醉的《赵氏孤儿》人物情节激烈冲突背后展现出来的超越个体命运的人性价值。这远非是孤悬大陆之外,地处蛮荒之地的英伦三岛的文明水平与道德水准所能具备与理解的。
托尔斯泰曾毫不留情的贬斥:“莎士比亚的戏剧,是抄袭的、表面的、人为零碎拼凑的、乘兴杜撰出来的,与艺术和诗歌毫无共同之处。”
英国学者、《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的作者约翰·霍布森指出:“莎士比亚在不列颠帝国的世界事务上,所发挥的功效;是所有的赢得战争和吞并领土的政治家与军队,都无法相比的。”
伯明翰大学莎士比亚学院院长道布森说:在不列颠的海洋霸权乘风破浪之际,“莎士比亚”的作品被宣布为”统治世界的文学。”
实际上,莎士比亚不是那片蛮荒土壤生长出来的文艺花朵,而是日不落帝国用以征服世界的文化工具。
这正好解释为何莎士比亚是文艺复兴的后来者,却是集大成者。因为在击败”海上马车夫“,成为”日不落帝国“之后,如果不能在文化上超过不久前还让整个欧洲宫廷为之迷醉的东方帝国,也就无法晋级为引领世界的全球帝国。
所以,刚刚走出黑暗中世纪的大英帝国,需要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文艺宗教,用于统驭世界。在这一需求的推动之下,莎士比亚、大不列颠百科全书、达尔文进化论等英国制造便应运而生了。
再回首审视莎士比亚和塞万提斯,不知道他们共同选择的死期是向东方的剧作家致敬,还是把那个日期视作东方的终结。只是在我们知道的1616年,作为一项宏大的文化工程,莎士比亚还远未建造完成。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阿拉伯有句谚语:知识虽远在中国,亦往求之。
西欧也有与之对应的谚语:中国人的头、阿拉伯人的口、法兰西人的手。
为什么阿拉伯人不在自己占据的埃及、两河以及近在咫尺的希腊和印度求取知识?或许在这句阿拉伯谚语产生的时代,“四大文明古国”还未被发明或发现,而丝绸之路的尽头却是知识、技术与造物的源头。真实的历史中,在好望角和苏伊士运河被启用之前漫长的中西交流史中,阿拉伯一直扮演着东西方文明的接力者。
遥远的东方成为欧洲的文化启蒙者不是偶然。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没有陶醉于莎士比亚撑起来的英式文化,他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
汤因比是在说中国吗?是在说宋代吗?不是,他是在说文艺复兴时代的欧洲,他是说那个时代,理想中欧洲的样子,那个刚走出黑暗中世纪的欧洲,看到富庶繁华的人类文明中心梦想中明形式。
为什么美术三杰的作品中多是人物主题,而以风景和静物为主题的绘画多出现于更晚的十八世纪甚至十九世纪?这与中国美术课上,教师多遵循”几何体-静物-人物“的教学步骤几乎是相反的。
原因可能是你想像不到的。
因为那个时代的欧洲,主要源自中国的花卉和水果还没有在王室贵族的王宫和花园里出现。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纪录片《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揭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实。
欧洲掌握水果、花卉及园林其种植技术,是最近二三百年的事情,而这些植物的种苗和种植技术,绝大多数来自中国。
18世纪的欧洲,欧洲的王室贵族们仍从中国收集奇珍异草奇花异草来丰富他们的后花园。
仅英国“茶叶大盗”罗伯特·福琼一人,就从中国偷走了23892株茶树,17000粒茶种,他把它们种植在印度的土地上,还带走了中国8名茶工。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当欧洲的王室贵族们建好他们的花园以供观赏作画时,离但丁与达芬奇的时代又过去了好几个世纪。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建设与复制一个成熟文明体系的各个子系统所需要的时间是各不相同的。掌握造纸术、印刷术也许只需要一代人,但周期更长、更需要经验积累的园林、种植、繁育、杂交技术,却需要几代人甚至上百年的时间。文字、与区域匹配的文化工具和技术,需要足够的文化载体才能延续。通过基于生产生活环境形成的诸多饮食流派和风俗习惯,却能易如反掌的反溯不同区域的文明成色。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当郑和七次下西洋为欧洲殖民者开启全球航路之后,来自东方的海图与针盘导航术、观星导航术让欧洲海盗们享受到科技的红利,抢掠到的财富让他们开始重视教育与基础设施的投入。
按照欧洲人自己的说法,欧洲第一座近代意义的天文台,是第谷1576年建立于哥本哈根汶岛的天文台。而在第谷去世后,他的学生开普勒才开始借助望远镜,与开普勒同时的,还有伽利略。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当利 马 窦(1552-1610)1577年被罗 马 教 廷派往东方传教之前,据说曾师从数学家克拉乌学习天算学,而这位克拉乌的主要功勋,是为罗 马 教 皇制订历法提供数据,此人是坚持日心说的哥白尼的激烈反对者。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郭守敬发明的天文仪器

在郭守敬的时代、朱元章的时代和朱棣的时代,欧洲传教士没有机会在中国散播文化瘟疫。但在皇权旁落、科技凋敝的明朝中后期,大明的肌体因为这些文明瘟疫的入侵迅速癌变、恶化。
被广为诟病的宋明理学和八股取士,其本质是国家意识形态的体现。与始皇帝“焚书坑儒”、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一脉相承的大明帝国在加强与维持中央集权的效果不佳。而新中国的缔造者试图通过文化塑造人的国民属性,可惜失之过宽,被反对者们有意带偏了方向。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与明帝国相比,此时的欧洲刚从中世纪烧女巫的野蛮游戏中转向全球劫掠的广阔舞台。在大英帝国成立东印度公司的1600年,坚持日心说的布鲁诺被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所谓的文艺复兴,仍然没有洗去欧洲人骨子里的野蛮与蒙昧。而欧洲真正意义上的近代,应该是在拿破仑横扫欧洲之后的1848年欧洲革命,甚至是两次全球战争之后开启的人性觉醒。
即使雄踞东亚大陆的中央帝国所采取“家天下”的传统制度避免不了改朝换代的周期性兴衰,但数千年积累的教育文化体系与制度,仍然为帝国培养了最为优秀的人才与技术、文明成果。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得益于发达的经济与面向全民的教育体系。明朝的官办机构培养了大量的管理人才、工程技术人才、外交人才、文化人才、艺术人才、科研人才。

明代南京的国子监,是明朝初年全国的最高学府,是明太祖朱元璋下令设立的。国子监除了本国的学生外,还有高丽、日本、琉球和暹罗等地留学生。明成祖朱棣夺得皇位后,把国子监迁往北京,在永乐五年(公元1407年)又在南京开办了我国古代历史上第一所外国语学校——四夷馆。

据《明史·职官三》卷记载:“提督四夷馆,少卿一人(正四品)掌译书之事。自永乐五年,外国朝贡,特设蒙古﹑女直(女真)﹑西番(西藏)﹑西天(印度)﹑回回﹑百夷(傣族)﹑高昌(维吾尔)﹑缅甸八馆置译字生、通事,通译语言文字,正德中,增设八百馆。万历中,又增设暹罗(泰国)。”

四夷馆在教学上,同南京外国语学校有些相似,缅甸馆和暹罗馆都是聘洋人执教。缅甸馆的外教云清等六人执教缅文一直到老死。四夷馆所教学生学习的外文,都是执教的老师把本国的诗歌和民间故事译成汉字向学生教授,等学生熟记后再与外文对照最后才教学生学读外文。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南宋画家牧溪,才是印象画派的真正笔祖

受益于高度发达的经济与宽松的社会环境,大明帝国的民间教育与科研全面开花。晋商系统的王文素,以一已之力完成了中国数学的集大成之作;官办体系的之外的知识分子,也能独立完成《天工开物》这样足以开启工业革命的科技宝典。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中国先贤用数千年的时间建立起来的科学基石,在有明一代终其大成。在《算学十经》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了以《算学宝鉴》、《几何原本》为代表的数学体系;在《黄帝内经》、《伤寒论》,宋元四大家的基础上,进一步丰富完善了以《本草纲目》、《瘟疫论》、《景岳全书》、《外科正宗》为代表的医学体系;以《农政全书》、《圃史》、《植品》、《泰西水法》为代表的农业水利体系;以《肇域志》、《徐霞客游记》为代表的地理方志体系;以“十二平均律”为代表的现代音乐体系;以《崇祯历书》为代表的天文学体系;以《新制奇器图说》为代表的机械制造体系、以《海道针经》、《更路簿》等为代表的航海学体系、明故宫、武当建筑群、明长城背后的建筑学体系;广船、福船、沙船背后的船舰制造业体系;以《天工开物》为代表的综合工业学术体系;以《永乐大典》为代表的百科全书等。不过这些成果,在当代洋奴公知的眼中,空无一物,价值全无。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明朝的衰落始于以徐光启为代表的官 僚 买 办集团与以利 玛 窦代表的天 主 教 会等境外势力的合流。
早在明初,在江南知识分子垄断科举考试的情况下,江南官僚集团实际上已经具备了与朝廷分庭抗礼的资本。
科举取士的目的,原本是文人士大夫在道统传承与国家治理方面的统筹之策。当徐光启作为士大夫和传统知识分子皈依天 主 教之时,他所代表的官 僚 集团已变异为内外勾结、背叛国家与华夏民族的邪恶势力。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当利 玛 窦、汤 若 望等借西洋新历干政之时,官 僚买 办集团的势力已然凌驾于朝堂之上。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在17世纪的世界,全球贸易的体量已是前所未有的兴盛与庞大,而当时全球最大市场,仍是大明帝国。通过垄断海路而垄断进出口市场,就能成为最大获益者。在郑和的时代,海外贸易的收入属于中央政府,而当国家朝贡无法持续,谁垄断海路,谁就是全球财富的拥有者。坐拥全球最大的市场,“造不如买”便成为买办们更好的选择。为了提高进口产品的竞争力与价值,技术转移是不可避免和必须的。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当徐光启等买 办 官 僚与作为文 明 瘟 疫的西 洋传 教 士相互勾连的时候,帝国的癌变死亡已不可逆转。
西方科技的兴盛,得益于以利 玛 窦为代表的传 教 士和它们的信徒们里输外送的技术转移 。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中国科技的衰落,在于明中后期中央政权式微,虽然体系性成果出现,却不再有体系性、制度性推广完善的机会,反而有利于买 办们系统性转移科技文化成果。满 清入关,文化灭绝、科技灭绝、种族屠杀。作为主体民族的华夏子孙神魂俱失,从人类文明的顶点,跌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深渊。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买 办 官 僚、天 主 教 廷和满 清 政府的联合作业,让晚明与满 清的华夏文明史、科技史出现了难以掩盖与自圆其说的断档与巨大空白,是“繁华”的“康乾盛世”也无法掩盖的历史盗洞。
在买 办官僚、天 主教 廷和满 清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完成了华夏文明之河的断流与改道。
当利 玛 窦们与中国知识分子合作,把《几何原本》和《远西奇器图说》“介绍”到中国的时候,人类文明史上独特的一幕出现了。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此时的欧洲和中国以外的其它地方,都未曾发现比中国更早的版本存在。即便史学家们把《几何原本》原作者的桂冠安在欧几里得的头上,但这种命名更像是一种人为的定义,而缺少证据的支撑。《远西奇器图说》则和达芬奇的某些机械手稿一样,带有明显《武经总要》、《天工开物》为代表中国传统技术典籍的影子与神韵。这种熟悉的感觉并不是中国本土的画师和合作者造成的,因为无论中国的技术典籍、带有时代特色的画作还是实际应用的各种机械,都是寻常的存在。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相反,在利玛窦和达芬奇的故乡,在他们所处的时代,书籍记载、技术源流、现实应用都缺乏足够的和必要的积累。《几何原本》和《远西奇器图说》成为人类历史上水往高处流的独特景观。而且这种情况只发生在中国,为什么这些富有爱心的知识传播者不为非洲、印度和美洲送去先进知识,而不是把那里的人变成随意贩卖的奴隶和屠杀的对象?
在利 玛 窦们有意的选择下,掌握先进知识的徐光启、李之藻与王徵们很快拥有另一个相同的身份——天 主 教 徒。在天 主的感召下,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坚守的道统与操守消逝不见。他们所能做的,唯有把自己和自己掌握的知识和资源毫无保留的奉献给天 主 教 廷。
当徐光启、李之藻、王徴们作为皈 依者亲手向天 主 教 廷拱手交出大明帝国的国家科学院和国家图书馆之后。王徵死的不明不白,而产生于民间的宋应星和王文素同样被人为抹杀与掩盖了。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开普勒和伽利略是近代意义天文学的开创者,他们借助望远镜拉近了人类与星辰的距离。大明帝国天文学的重要基石郭守敬(1231-1316),却被欧洲人赋予一个奇怪的称号——“中国的第谷”。
把郭守敬称之为中国的第谷,并不是简单的文化现象,他们要通过这样的一种本末倒置的反向浇筑,来固化他们合理性的基础。
爷爷和孙子很像,这是欧洲人的表述方式。中国天文学家发明的观测仪器和天文纪录对第谷、开普勒、伽利略等欧洲天文学家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已难以知晓,天文研究的漫长周期却是世人皆知的事实。牛顿说他之所以看的比别人远些,是因为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刚刚走出漫长中世纪,贫瘠的邦国与土地被宗教战争一次次践踏摧毁。此时的欧洲并不具备科学与技术的丰厚底蕴。那么,牛顿口中“巨人的肩膀”,指的又是什么?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晚年的牛顿沉迷于神学,这不是偶然的文化现象,它揭示了一个更为深刻的事实:由于西方“科学”源头不是自然生长的,当文明需要追根溯源的时候,欧洲没有这个根,也没有这个源头。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等希腊文件夹们承担不了解释出身的历史重任。于是只能把它归结为虚无,归结于上帝。所谓神学,不过是牛顿以鸵鸟埋首沙堆的无赖方式,来遮蔽与掩盖其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的尴尬。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而被嘲讽为只有技术,没有科学体系的中国,却是从观天测地、量米称药的生产生活中一步步积累起标准工具与标准意识的。中国祖先的图腾,手持尺规的女娲伏羲,体现的就是这种科学务实的文化基因。始皇帝统一文字度量衡,更是这种科学精神的制度保障与体系支持。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相对于自成体系的原生文明,欧洲的文艺复兴更多停留在对技术、制度等方面的学习摹仿。“道德经”成为西方世界仅次于宗教出版物的印刷品,但他们学习的并不好。
虽然马克龙的祖先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开始学习论语,但他们仍无法理解孔子,更无法理解管仲。
天 主教的存在遮蔽了“天人同体“的文明建构,查理大帝也好,罗马教皇也好,都不可能是代表人民的上天,代表黎民的天子与国王。
宗教、主义附骨而生,让真正的文明无处容身、落地生长。
缺乏炎黄尧舜大禹共同祖先的记忆与塑造,就难以形成主体民族;缺乏陈胜吴广黄巢的反抗精神与实践,就不能真正从黎民百姓中生长出真正的民主自由。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真实的历史与成长过程,不是学来的。只有当一个民族积累起足够多的查理大帝与拿破仑的时候,才能逐渐凝聚真正的文化与传统。而伏羲文王仓颉们所塑造的法天应人的高维文明,对于宗教、技术遮蔽万物本源的现代,已完全失去复制重构的机会。
伏尔泰只看到了赵氏孤儿的义,却未能看到义字背后赵氏血统的延续,族群的繁衍;萨特和波伏娃在自由主义生活方式上放荡不羁,为布朗社会主义以身作则,却背离了种族繁衍的人伦基础;马奇诺防线未能防住德国的入侵;血统长城未能防住黑人与阿拉伯人的入侵、文化长城未能防住自由主义的泛滥。
孔子说,“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孔子没看到的社会现象,马克龙看到了,特朗普也看到了。
在学习中国文化方面,伏尔泰是一个诚实的乖宝宝,而孟德斯鸠则是一个到处说老师坏话的熊孩子。文化是一门实践课,不是一门抽象的理论课,这两位学生学的并不好。
不经身受,是无法感同的。不管怎么努力,他们能学到的永远只是浮于表面的东西,华夏斑斑血泪得来的关于生存发展的经验与教训,他们是无法理解,更无法传承的。
昔日西方世界的中心,骄傲的法兰西,当下正淹没于伊斯兰与黑人的潮水之中。没有主体民族的支撑,没有主体文化的凝聚。所谓自由平等浪漫绅士,不过是另一套漂亮的衣冠。在没有真正进化出真正的文明之前,是无法理解衣冠的真正意义的。

西方文明造假严重牛顿与达芬奇等竟然是大骗子!

民族的精魂凝聚于厚重的历史之中,华夏民族基础的建立自愚公、精卫之前的神话时代就开始了,这些神话正是华夏先祖在改造生存环境努力的现实投射。
西方缺少文明积累的历史基础,只好说火是偷来的,或者直接耍无赖: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不知创业之难、守业之苦,就会大肆挥霍现有的一切,不管是自己攒的,偷来的,还是抢来的,没有厚重的历史,也无法养成为将来计的眼光与习惯。
西方来路不正的近代文明和被西方主导与解释的世界历史,让东西方世界同时陷入追根溯源的困境,而摆脱这一困境的出路,在于正视真实的历史。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看到的是真实的历史。而事实上,我们看到的只是历史的的黑白底片。只有亲自动手冲洗那些黑白底片,才能还原真实的历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