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土地岭上韩公祠有感

  • A+
所属分类:放心历史

李长新丨土地岭上韩公祠

二月二,龙抬头,豫西民间都知道这一天是卢氏县范里古镇大峪土地岭庙会,每年到这一天,土地岭上人如潮涌,古庙香火鼎盛。长期以来,我只知道这里供奉的是土地神,今年与家人亲往拜谒,方知正殿所祭祀神像乃是唐代大文学家、政治家、一代宗师韩愈。而后殿祭祀的才是土地爷爷和土地奶奶两尊神像。相比之下,土地爷奶倒成了配角了。

 

李长新丨土地岭上韩公祠

说起韩愈大家都知道,韩愈字退之,唐代文学家、哲学家、思想家,河南省焦作孟州人,汉族。祖籍河北昌黎,世称韩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称韩吏部。谥号“文”,又称韩文公。他与柳宗元同为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主张学习先秦两汉的散文语言,破骈为散,扩大文言文的表达功能。宋代苏轼称他“文起八代之衰”,明人推他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作品都收在《昌黎先生集》里。

韩愈是一个气场和存在感均极强的人物。作为文坛领袖,他“手持文柄,高视寰海”“三十余年,声名塞天”(刘禹锡《祭韩吏部文》);作为作家,他敢为风气之先,为文为诗诗气势磅礴;作为一个生命个体的“人”,他刚直敢任,人格伟岸,诚为伟丈夫。如此人中鸾凤,却也是性情中人,极重感情。

韩愈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历史人才,在中唐的政治舞台上,他担任过监察御史、考功郎中知制诰、刑部侍郎、国子监祭酒、吏部侍郎等角色,所至皆有政绩。但他的主要贡献是在文学上。韩愈为文气势雄伟,说理透彻,逻辑性强,被尊为“唐宋八大家”之首。宋人苏轼对他推崇备至,称他立下“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弱”的丰功伟绩。

据我们所知,韩愈墓地位于河南省孟州市城西6公里韩庄村北半岭坡上。墓冢高大,有砖石围墙,翠柏蓊郁,芳草戚戚,枣树成林。墓地处丘陵地带,墓冢高10余米。墓前院内有古柏两株,相传为唐代栽植,有清乾隆年间孟县知县仇汝瑚碑记:“唐柏双奇”。

南国所建韩文公祠,位于广东潮州市城东笔架山麓,公元819年(元和十四年),韩愈被贬为潮州刺史。韩愈以戴罪之身,在潮工作了七个多月,把中原先进文化带到岭南,办教育,驱鳄鱼,为民众做了许多好事,被潮人奉为神,潮人并将笔架山改称韩山,山下的鳄溪改称韩江。一个官员,在位短短七八个月,却能做这么多有益于人民的工作,竟然让当地老百姓世代不忘,我为之叹服!

韩愈忠直敢谏,得罪皇上,被贬岭南。途中他曾写出了千古名句《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传世,抒发了作者内心郁愤以及前途未卜的感伤情绪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韩公祠堂上有对联:“辟佛累千言,雪冷蓝关,从此儒风开岭娇;到官才八月,潮平鳄诸,于今香火遍瀛洲。”韩祠倚山临水,肃穆端庄。

对于一代宗师韩愈的人格魅力及闪耀着人性光辉的著作,我是敬仰有加,但是我却没有想到的,在居万山之中的卢氏山曲、我老家这个地方,还有一个前人所建的韩公祠;而且,所祭祀的神灵还特别灵验。善男信女,有求必应。

 

我从庙里树立的古老碑刻获取的信息是,这座庙宇筹建和发起者,是明代卢氏籍官居大理寺正卿(相当于现在的中央政法委书记、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职务)的李炳。

史料记载李炳,字峘桥,卢氏涧西村人。少年时勤奋好学,精通经史,能诗善文,为明代万历四年丙子科(公元1576年)举人、万历十一年(公元1583年)癸未科进士,后任官江南当涂(安徽东)知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辽东巡抚等,又转任南京大理寺卿,兼任刑部尚书,主管刑狱。

李炳一生为官清正,忠直敢谏,不畏权贵,兴利除弊,政声颇著。当时,明神宗朱翊钧昏庸无比,朝野成了阉宦擅权的场所,他竟把宦官派到全国各地,以矿监税使名义搜刮民财,激起无数民变。李炳在京畿时,极力从中斡旋,抵制横征暴敛,尽可能减轻百姓的税赋负担。巡抚辽东时,统军镇抚如今的朝鲜、日本、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为此,卢氏县令曾在县城东街口为之立“三朝都宪坊”,以彰其功。李炳直言上奏,弹劾阉宦擅权、滥征税赋的恶行,却被明神宗疏远,便解职归里,隐居于故乡盘龙山下。不久,被起用为南京大理寺卿,兼理刑部,执掌审谳刑狱。李炳谨慎理狱,明察秋毫,尽力国事,日理万机,他创建宫中尊经阁,使道义与法制并重,却终因一贯与贪官污吏和窃据大权的宦官斗争而遭陷害,被屈杀在任上。此后多年,正直之臣联名上书为李炳辨冤,其女儿赴宫阙陈情,至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李炳始得昭雪,归葬于卢氏县文峪涧西盘龙山上。

李炳生前,非常崇拜韩愈的人品和文采。他知道韩愈被贬潮州后,在当地兴利除弊,大兴教育,潮州人立韩公祠纪念,该祠规模宏大。李炳觉得韩愈是我们河南孟州人,作为北国之地的卢氏也应当立祠纪念,南北呼应。李炳主意已定,遂在洛河之阴、熊耳之阳,勘一虎踞龙盘之地,在当地县令、乡贤及庶民百姓的努力下,建起一座规模还算恢弘的北国韩文公祠,屈指算来,距今已经四百多年了。

由此,我想到,在历史上,凡是做过对人民对社会有益的事,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

 

李长新丨土地岭上韩公祠

一九八九年秋,我在县烟草办公室工作,与卢氏县常务县长张安先生驱车经过土地岭到山谷里柳泉村检查烟叶生产,张停车进庙宇参观。见庙宇歪斜,墙垣颓废,神像俱无。时为村里学校,有不少当地儿童在庙内琅琅读书。而校舍实为危房校舍,在老师的讲台前,堆了厚厚一层鞭炮屑和残香,原因是这里神灵灵验,远近闻名,每到初一十五,烧香祷告者络绎不绝。

我说张县长来看你们啦。女教师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中年妇女,她知道是县长登门,几乎是着说,张县长,这个地方是远近闻名的土地岭庙,是明代所建,房子已经快塌了,请县领导抓紧给我们建新校搬迁吧,要是房子塌了,塌着孩子,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啊张县长用自己所戴墨镜反射的光线照住庙宇黑暗的大梁,让我看上面的毛笔字,隐约可见大明XX年建字样,可以断定庙宇为明朝所建。

女老师告诉我们说,因为土地岭的爷爷(指所祭祀之神)特别灵验,当地或外省外县的人,不断赶来进香祈福。这些进香上表的人,为了表示虔诚,也不管学生上不上课,就烧香拜神,放鞭响炮,老师也制止不了啊。张县长表态说,这个事回去后要抓紧落实,赶紧把学生从庙宇搬出来。女教师感激涕零,把我们送出门外,千叮咛万嘱咐了一番。二十年后,故地重游,学校早已搬入新校了,特别是近年附近老百姓及乡贤,借发展乡村旅游东风,以庙会为载体和依托,成立了韩公祠重修管理委员会,将庙宇整修一新,前后三进,山门、献殿、正殿俱全。鹤发童颜的韩文公,神采奕奕,端居正殿。当地群众说,不光二月二大会五天,大殿前人头攒动,香火鼎盛,一派红火气象;就在平时,香客也很多,迷信一点说,韩文公就是灵。

走出大殿,见殿前立一石碑,乃当代河南卢氏农行退休八旬老书法家常好廉老先生工笔楷书,纪庙宇兴废历史,碑文言简意赅,质朴无华,一如前辈韩愈之文风。晚辈遂大悦,作是文以纪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