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商兴起的原因竟是发国难财范永斗后裔最后竟落了个满门抄斩!

  • A+
所属分类:放心历史

 清朝刚建国那会儿,就高调给八个晋商集团搞了一个大帽子,叫“八大皇商”,而且这八个皇商归内务府管。

啥是内务府?就是管理清朝宫廷的那个衙门,我们看电视经常能看到,皇帝的生活起居就是内务府负责,也管理太监宫女以及马匹御膳等等。说到这里大家明白了,八大皇商其实在清朝人眼里跟太监宫女包衣奴才是一样的啊,属于伺候皇帝的私人班底。

那问题来了,他们做啥了竟然搞到这样一定大帽子?

如果想说清楚这事,还得回到明朝初期。

我们在上篇文章中刚讲完唐朝,说唐朝一直都在用少数民族将领在北方开疆扩土,所以你去看唐史,基本是看不到长城这玩意的,因为大唐本身就不依赖长城,唐朝主要是靠来自草原的骑兵去死磕草原的威胁,属于“以夷制夷”。

那问题来了,宋朝,以及明朝,他们为啥不玩这招呢?

不是不玩,他们是不会,就跟有人说买一副梵高的画比较保值一样,其他人不是不懂,是不能。

 

控制草原骑兵是一个大师级技能,往往草原可汗们知道怎么玩,但是这些人往往又不懂中原。中原皇帝都只懂中原,往往又不懂草原。同时懂草原又懂中原的人少之又少。所以整个中国历史上,只有唐朝,契丹,元,清这几个货知道怎么同时管理中原,又能控制草原,并且能把草原狼当武器,而不是被它们蹂躏。

如果你控制不住草原狼,那它就天天让你睡不着觉,脑袋上悬着一盆水,随时担心倾泻下来。饱受这方面折磨的,就是宋明两朝。这个并不是中国自己独有的毛病,欧洲也一样,大家可以摊开一张欧洲地图,欧洲最富的英法德,都是远离穆斯林兵锋的地方。

 

如果随时一个地方随时有可能被穆斯林入侵砸个稀巴烂,谁还能好好发展经济啊。最明显的就是西班牙,跟穆斯林打了七八百年,完全不会搞经济,可能是天天活在恐惧中,得了一种“及时行乐”的病,后来从美洲挖出天量金银之后把自己撑死了,真是很尴尬的一货。

宋朝没有燕云十六州,没有山川地势和长城阻隔,所以只好把大兵团摆在河南开封一带,准备在平原地带迎接草原骑兵的重击。建国一百多年后,这一天终于来了,和宋一直保持良好和谐关系的契丹被女真人灭掉后,草原骑兵集团南下,顺利跨过黄河,几乎瞬间灭亡了北宋。也就是我们熟知的“靖康之难”,郭靖杨康他俩的名字就是为了纪念这次骑兵南下灭宋。

后来宋朝跑南方去了,凭借淮河和四川天险,又守了一百来年,不过最后还是被蒙古人所灭。

蒙古人统治了中原几十年混不下去,在元末战争中节节败退,直到常遇春北伐,围住了元大都,元大都就是现在的北京。不知道常遇春自己意识到没,这次兵临北京,距离上次中原统治北京已经过去了四百年,距离丢掉新疆已经五百年,而中原军队踏上新疆,还得五百年以后。

蒙古人面对咄咄逼人的明朝军队,打又打不过,随后收拾家当回蒙古去了,但是留下一个大麻烦:谁也不知道他们啥时候就突然又回来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欧洲当时对慕斯林的感受,或者欧洲面对黑死病的体验。

怎么办?总不能等着吧?

于是明朝修建了从西北到东北连绵不绝的要塞群,也是我们一直在说的“九边”。

如果游牧部落南下,他们不可能翻山越岭嘛,毕竟那个时候战略运输机还没发明,山西和河北以北的那些山,连兔子都不大好溜达,更别说带着物资的野战兵团了。

 

所以只能是走山之间的豁子,而且得沿着水源走,按照这个条件去看北方,就发现没几个地方符合这个条件。如果你站在蒙古高原向南张望,就发现只有从呼和浩特、乌兰察布和张家口进山,才能安稳到达河北平原,如果瞎走,要不渴死,要不累死,反正进去就别想出来了。

晋商兴起的原因竟是发国难财范永斗后裔最后竟落了个满门抄斩!

现在大家也看出来了吧,城市的崛起不是偶然的,往往是天然港口或者贸易枢纽地,刚才提到的这仨地方,就是天然贸易枢纽和兵团集结地,不管是做买卖或者骑兵南下,都得先到这些地方去。所以他们都是天然城市。

这也就为山西人找了两个向蒙古流动的方向,大家知道走西口吧?其实就是从朔州向北,途径杀虎口,一直到呼和浩特。大家可能要问了,不对啊,博主,这应该是“走北口”啊?其实“走西口”的“西”是针对东边的张家口的。古代山西人还有一个迁移路线,就是从出张家口到蒙古,这个叫“走东口”。当时商人和流民都是通过这两个通道在内蒙和山西之间流动。

 

晋商兴起的原因竟是发国难财范永斗后裔最后竟落了个满门抄斩!

明朝建国初期大军出蒙古进攻过几次,从山西出长城,大军一直打到俄罗斯贝加尔湖那一带,蒙古人打不过就跑,差点跑北极圈去了,明朝没啥好的办法,追又追不上,只好开始对蒙古实施禁运,属于古代贸易战。蒙古人跑回去草原没几年,就已经被经济制裁到只能用兽牙做箭头了。

但是把草原彻底逼死,也不太行,逼的活不下去就会对要塞发起绝命一击,所以明朝一直是以贸易做武器,平时开几个口子,限制贸易量,如果草原听话,就少量供应物资,用盐铁跟草原换马匹等等,如果捣乱,就禁运,逼迫草原听话。

这套整体玩的非常成功,整个明朝近三百年,除了中间有几次草原骑兵南下,兵锋直指北京城,要求扩大贸易额,其他时候基本还算平稳。肯定有小伙伴纳闷了,北京被围了还没事?心这么大?我们一直在说,北京城本来就是北方要塞,建起了就是为了被围的。

我们刚才说到这个系统一直运行的是很稳定的,但是经不住岁月的磨砺,建国两百年后,明朝边关系统逐渐腐烂,走私盛行,一直有人在暗中资敌,谁在走私资敌?

山西人。

我们以范永斗为例,讲讲山西人是怎么搞事的。

范永斗祖上近两百年都在从事我们刚才提到的贸易。

明朝还有个制度创新,叫“特许经营”。当时北方驻扎着上百万的军队嘛,粮食补给成了大问题,于是就让商人们想办法往北方运粮食,谁给运过去,就给谁发一道“特许经营”的许可证,类似一个配额,有了这玩意就可以去经营那些高利润额的盐铁贸易,或者跟蒙古人做买卖等等。

说到这里,很多小伙伴可能又要使用嘲讽技能了,说中国人就知道专营。其实不是,大家不能脱离现实去谈经济学,那其实是另一种食古不化。当时东西方都在搞专营,尤其是英国,当时正在跟西班牙荷兰争夺海上霸权,为了解决耗资巨大的海军费用,把妓院都做成专营权给卖掉了。而且大家知道那个东印度公司吧,贩毒那个,它就是在1600年拿到了女皇的皇家许可状,开始倒腾东方业务。

 

后来那个在美洲倒腾殖民地的英国公司,弗吉尼亚公司,也是个特许专营公司,第一任头目沃尔特-雷利还是女王的对象,给他的公司起名叫“弗吉尼亚(virginia)”,就是向处女女王(virgin queen)致敬。后来女王死后他失了宠,没过几年被处决了。

回到中国,范永斗他们家就是先运输军粮,拿特许状,然后去跟蒙古人做买卖。在长达百年的做生意过程中,范家逐步把贸易线扩张的越来越远。而且范家在做买卖过程中,不断的对明朝边防系统进行渗透,每年那么点贸易配额怎么够?怎么办?

老办法,行贿受贿呗,向边防军行贿,让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点像鸦片战争前的大清,英国人往中国卖鸦片,第一件事也是买通大清的海关官员,然后偷摸卖。

通过百年经营,范家跟历代驻军都搞好关系,到后来驻军就是他们自己人。特许状上写着可以卖两百石盐,他们能卖两千石出去。再通过走私赃款向各级官员行贿,形成了一个官商勾结的大网。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来两件事,一方面山西商帮卖了明朝,另一方面这样的朝廷,不倒闭等啥。

而且正如所有的商业家族一样,做买卖时间长了会形成可怕的信用,而且晋商不是大家传统理解的那种“无奸不商”的商,他们更像荷兰人,搞的是信用型业务,这种业务一般一开始不咋赚钱,但是时间长了不得了,因为几乎不可避免地要放贷。古代放贷利息都高的离谱,而且开始经营远程汇票业务。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晚明,女真人崛起,想造明朝的反。

 

女真人想造反第一个问题是啥?

 

必须是必要物资去哪找啊!比如生铁,没铁就没法铸兵器,再勇猛的女真人也只能用棍子去跟明朝边军打了。而且关外人口越来越多,盐怎么解决?后金没造反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是明朝给供应,一旦打起来去哪找?

当然是去找蒙古人的老朋友,也就是山西那些一直在跟蒙古人做买卖的人,现在蒙古人牵线,山西商人们给后金供应物资。海量物资从张家口用驼队送到了东北,其中就包括明朝一直明令禁止的铁器和食盐,而且中间有几年东北发生饥荒,山西商帮大举向东北运输粮食,才让后金政权没有垮台。

不仅如此,在山西商人看来,没啥东西是不能交易的,甚至包括明朝在东北方向上的布防图,也被商帮高价买到,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卖出。

这里有个问题,后金哪来的钱做买卖?

这里又得给大家补充一个经济学的小知识:贸易是早于货币的。也就是说,还没钱的时候,就有了贸易,那时候是以物易物。有了钱之后,在大宗贸易中钱往往只是个计量单位,不一定真的要用。

比如俄罗斯卖给中国两个亿美元的石油,中国卖给俄罗斯2.1亿美元的土豆西红柿,可能俄罗斯最终决定给中国补充一千万的天然气,贸易就完事了,并不需要美元参与。这也是为啥俄罗斯那么点外汇却可以一直死撑着。

说道这里大家可能纳闷了,难道东北人没有银子但是有石油?

当然不是了,那是沙特,东北人有貂

贯穿整个人类历史的,有两样东西一直都是经济文化财富交流的媒介,吃穿,“吃”好理解,比如我们经常说,地理大发现,就跟香料贸易强相关。“穿”就更重要了,丝绸之路就是往来运送重要的衣服原料。

其实在欧亚大陆,以至于后来的美洲大陆上,还有一个东西严重被低估了,就是貂。

貂在几乎所有文明里都是好东西,我们前文讲过,当初俄罗斯人一直从莫斯科冲过乌拉尔山,进入西伯利亚,推进到白令海峡,靠的就是对貂皮的渴求,而且貂皮的巨额贸易利润,支撑这俄罗斯帝国的海外扩张业务,甚至一度达到沙俄财政的一半以上,你们感受下这个利润有多大。

 

而且在欧洲,貂皮一直贵的没有边际,叫“柔软的钻石”,欧洲王室国王和皇帝加冕的那身衣服就是用貂做的,衣服上的那个黑点,就是貂的黑尖尾巴,很多欧洲王室的那件貂皮大衣是祖传的,加冕的时候拿出来用用,平时叠整齐压箱子底给自己娃用。

晋商兴起的原因竟是发国难财范永斗后裔最后竟落了个满门抄斩!

在唐朝,李白说,“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据考证那个“千金裘”就是貂皮大衣,这段说的是一个败家老爷们要用貂皮大衣这样的资产换酒这样的消费品,大家不要学习他。

 

在明朝,宫廷每年要给臣下或者宫廷内部发下去上万张貂皮,六万张狐狸皮,上层贵族们穿着又酷又有型。女真人不断通过向内地倒腾貂皮赚来了第一桶金。

明朝上层拼命消费貂皮,但是从来没研究过貂皮哪来的。乖乖,东北来的啊!

我们的史书里只讲了后金的迅速崛起,完全没提一个关键问题,他们的钱是哪来的? 他们拿啥做战争资源?对,正是貂皮,以及后来加入进来的高丽参。

这帮卖貂的一开始和李成梁做交易,后来1608年李成梁被弹劾,罪名就是明朝御史们发现李成梁在倒卖貂皮。后金失去了可以做买卖的贸易商,很快就和山西人接上了头,从那以后一直在折腾。在东北和明军作战,在蒙古和山西商帮交易。

 

后来终于等到后金入主中原,长期以来给后金提供物资,山西这伙人得到了没法计量的回报,顺治皇帝亲自在紫禁城接见他们,并且御赐“皇商”,类似英国的“皇家”那个称号。这个过程中受益最大的,是范永斗一家,其他七家加起来都没范家多。

 

后来在平定葛尔丹过程中,山西商帮一直跟着清军转运粮草,仗打完后,清帝在诏书里表扬他家,说他们从来不延期,而且给大清省了上亿两白银,而且后续战争中,朝廷没钱还要向商帮借钱。

 

后来平定太平天国,朝廷给南方的拨款全是山西票号来转运,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慈禧太后仓皇出逃,途径太原的时候,实在没钱,竟然是“大德通”给了30万两白银周转。而且那段时间她一直住在大德通票号。而且后来中央缺钱嘛,要求各省赶紧打钱,各省就是把钱直接打到平遥祁县太谷的票号里,中央在那几个银行里直接取款。

 

山西商帮表现太好,康熙皇帝把整个大清对俄国的贸易几乎全给了范家,这下可厉害大了,从那以后山西商帮的足迹从山西到新疆,从新疆的莫斯科,哪都有他们,经常是去福建和湖南贩茶叶,然后拉到蒙古恰克图和俄国人做买卖。并且在莫斯科也设立了分庄,俄国十月革命后这些人中一部分跑回中国,袁世凯在北京接受接见的时候,说莫斯科有一万多山西商人。

 

山西商人在整个清朝几乎出尽风头,一直到晚清在和洋人的竞争中彻底落败,当然了,说洋人也不太科学,应该是洋人的买办们,相当于前朝的买办败给了新买办

 

当然了,十月革命也是个大麻烦,就跟贸易路线变迁导致威尼斯商团覆灭一样,俄国革命导致山西票号丢掉了所有的俄罗斯贸易,大额血亏。

 

不过晋商的衰落要到民国了,范永斗家却远远没有这么幸运,因为麻烦很快就来了。

 

大清对待当初在明朝时期格外关照自己的那些人,心情非常复杂。怎么说呢?感激之情自然是有的,但是问题就在于自己当时是土匪啊!!!你们这群明朝官吏,商界大佬,竟然丝毫不要碧莲地支持朝廷最大的敌人,当初你们背叛明朝支持我,将来会不会支持别人?

 

所以大清后来给当初投降自己,并且立下汗马功劳的明朝官员著书立传的时候起了个名,叫《贰臣传》,啥是贰臣?就是“毫无廉耻转投他人的狗,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是新主人依旧鄙视他们,这就是贰臣。

 

晋商也一样,清朝不能没有晋商,但是对于范永斗他们范家,防范的戒心却远远超过了对他们利用价值的思量,最终决定清理。

 

就在乾隆年间,朝廷给范家设了个局,让范家专营朝廷对日的“铜块”贸易,也就是从日本买铜回来铸钱,但是买回来的只能卖给朝廷,还不能讨价还价,但是朝廷给的价位实在是太低,范家又没法选择退出,所以生意越做越惨,最后拖欠款项太多,被找了个罪行满门抄斩,家产充公了。

 

多么像英国“宗教改革”那段时间,英王和资本家看上了宗教贵族的土地,找个理由就干掉他们,然后以宗教改革的名义大规模没收土地。法王就更坏了,先让犹太人当包税人,激起众怒后把犹太人干掉,同时把财产打劫了。东西方的套路是多么的雷同。

 

范家这个对清廷来说最大的功臣被干掉了,但是清廷的日子还要过,留下了其他不构成影响的商帮,教育了人民群众不要做带路党,带路党没有好下场的同时,又给自己清理掉了一个大威胁,而且还教育了其他晋商,晋商在清朝中页开始大爆发,却从没人再捣乱,不得不说这步棋又坏又有效。

 

文章的最后,总是要总结几句,其实范永斗他们范家的衰落原因还是挺正常的,就是每一个黑手套最终的结局。

 

但是晋商作为一个群体在清末突然衰落的结局,却不太好说,你说它依附王权,所以做不大,但是罗斯柴尔德家也是宫廷犹太人起家啊,早期也是依附于宫廷的。

 

你说它不够现代,事实上晋商除了没有保险业务,近代金融业务他们都有,主要缺了一个“有限责任公司”概念,没这玩意,可能一把火会把整个财团都爆掉。

 

不过主要的原因,应该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大清那个倒霉样,晋商能好了有了鬼了。有点像历史上超级慕斯林银行家,后来眼瞅慕斯林世界要衰落,现在全搬到了欧美一样。当时大清这艘船快要沉了,大家都活不了,要不搬,要不沉,晋商最后跟着沉了。详细情况限于篇幅我们将来开新贴讲。(作者:组织二头目;来源:九边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