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第奇家族绝嗣原因之论它与基督教会的那些破事

  • A+
所属分类:真相大白
总有人让博主讲下美第奇家族,感觉这个欧洲豪门实在是太神秘了,到底什么样的家族能一边放高利贷赚钱,一边还能当教皇,同时还资助文艺复兴大佬坑教会。什么原因让这伙人这么骨骼奇异,才会做这些完全不搭边又似乎自相矛盾的事?
 
事实上,如果我说他们是一伙无利不起早的暴徒,通过个人努力把教会也变成了一个贼窝,自己从中牟利,这一切就好理解了,为了说清楚这些,我们从头来讲。
  
美第奇家族到底是哪来的,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欧洲历史学家。这个家族的徽章是这样的:
 
美第奇家族绝嗣原因之论它与基督教会的那些破事
黄色的盾牌上有几个红色的圆球,给人第一眼印象是这伙人以前应该是卖狗皮膏药的。事实上最时髦的一个说法认为,美第奇家族祖上确实是卖药的,平时日常工作就是搓药丸,所以把药丸放在家族徽章上也很正常嘛。而且美第奇的英文“Medici”和“Medicine”非常接近,所以在史学家眼里,这事几乎就这么定下来了。
 
不过美第奇家族自己说“我呸,你才是卖药的,你全家都是卖药的,那个徽章上明显画的是拜占庭的钱币好不好,说明我家一直都是玩钱的,财富世家,有问题吗?”
 
有人又问:“问题是拜占庭的钱币也不是红色的啊?”
 
美第奇的人表示“为啥要揪着这些细节不放,你们都是微博上的杠精吗?”
 
然后事情也就这样了,一个问题,各自表述,各说各的。
 
不过我们花了这么大篇幅讲美第奇家族的那个徽章,并不是立志要做一个考据癖,而是想强调,美第奇家族祖上来历非常可疑,并不是什么蓝血贵族
 
现在的人看来这完全不是问题,但是在古代欧洲,血统不行,你就是低人一等,在纯种贵族眼里,不是贵族就是平民,平民跟狗子差不多,你的成就可以很高,钱可以很多,但是纯种贵族依旧鄙视你,怎么?不服?不服也得忍着。这一点持续到很晚,比如后来都到了20世纪了,美国铁路大亨富可敌国,但是依旧要到欧洲去娶一个豪门闺女做包装弥补内心缺陷,你就知道这种思潮是多么的根深蒂固。
 
这种发自内心的自卑感,为美第奇家族后来的一系列坑人举动埋下了伏笔。
 
美第奇家族崛起之前,圣殿骑士团早就已经衰落,欧洲此时有两个豪门银行,如果这两个银行一直存在,美第奇家族将永无抬头之日。
 
不过人生就是这么奇妙,因为英法两国打起来了。
 
英法两国打起来跟卖药的美第奇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大了去了。
 
打仗不得花钱嘛?花钱去哪找?自然是找银行家,于是英国国王找到了欧洲当时最强大的两个银行,使劲贷款,贷了款就去打仗,打输了再贷,等到银行意识到国王不还钱的风险已经过载,需要赶紧督促国王还钱的时候,已经晚了,国王说呵呵,凭实力借的钱,为啥要还?你们也凭实力来收啊。于是这两个银行就倒闭了。在欧洲,类似这种国王薅羊毛把银行薅死的事迹非常多。
 
大银行死了,这时候名不见经传的小银行美第奇家族直接就上位了。
 
美第奇家族起家后,并没有像之前那两家一样去专做贷款业务,风险太大,国王们都不太讲理,而且还动刀动枪,一点也不文明。他们主要做一项稳赚的买卖,叫“商业票据套现”,啥意思呢?
 
比如你跟隔壁老王做买卖,他欠了你一百块,给了你一张借条,说是明年连本带利一起还,但是你现在着急用钱,等不到明年了,所以就去找美第奇家族,把这张借条给人家,然后对方给你80块现金。美第奇家族持有借条,到期后找老王连本带利收回来120块,这下就净赚40块。
 
这种套现交易保险性要比给国王贷款强太多,事实上这项业务现在在全世界也非常时髦,大家知道次贷危机吧,这玩意就是银行打包出售次级房贷债券搞出来的,具体比较复杂,我们将来慢慢讲。
 
当时佛伦伦萨跟现在不一样,跟古代敦煌一样,处在贸易航道上,有大量的商人往返做买卖,总有人着急用钱,美第奇家族坐着收这个钱,利润率高的离谱,而且他们这种业务依赖充沛现金和商业情报(避免放贷给风险客户),竖起这两道护城河,可以有效放弃竞争对手加入游戏。
 
反正美第奇就这样通过收欠条赚的盆满钵满,偶尔也投资高风险业务,迅速成了欧洲一极,盘踞在佛罗伦萨。并且开始向政界和宗教领域渗透,比如把闺女嫁给法国王室,家族长老担任佛罗伦萨市长,勾结教宗,让自己家的娃出任教皇等等。
 
我们前文刚说了,美第奇家族出身并不高,尽管通过天量财富攀附到豪门,但是无论是欧洲王室,还是教宗,对他们的体会就跟现在大家对沙特骆驼们的体验一样,明面上不好意思说,但是背地里对他们无限的鄙视,而且欧洲那会儿贵族和教会一直在打压美第奇。
 
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
 
美第奇家族也开始有组织地反抗教会。怎么反抗呢?这个过程就是我们说的文艺复兴。
 
大家注意下,文艺复兴这个词尽管出现的很早,但是具体意义是后来追赠的,在当时,大家也没想那么多,大家只是讨厌教会,明里暗里跟教会作对,是一群典型的推墙党。
 
而且古代和现在不一样,大众娱乐非常少,当时想看文章,就得专门找人来写给自己看,想提高艺术修养,就得包养一个艺术家,想听歌也不能打开MP3就听上了,得去找个歌手现场给你唱。所以古代艺术家,大部分都是包养艺术家。
 
而当时美第奇家族,就包养了一堆艺术家,给他们家搞创作。这类作品一般都会在开头或者结尾写上“献给最酷的XX伯爵”或者“致我们最靓的女王”什么的。
 
如果哪个伯爵或者家族这类玩意特别多,就说明这位伯爵妥妥是朴实无华而且枯燥的大户人家。而美第奇家族,就是这么一家子。
 
当然了,美第奇家族这样的商业家族雇佣艺术家,并不是为了提高审美水平领悟先进思想文化争当先锋模范,也不是为人民的艺术事业添柴加火。
 
他们主要是心理失衡,非常不满贵族和教会对他们家的鄙视,你们不是说我泥腿子吗?我天天在家欣赏高雅艺术,看你们敢不敢说我土,有点像暴富土豪要送子女去国外野鸡大学深造一样,管它是不是克莱登大学,听着酷就行。
 
而且由于他们家养着一群艺术家,欧洲上层经常去他们家附庸风雅,时间长了,他们家成了艺术的代名词。
另一个结果倒是始料未及,美第奇家族意外地发现他们包养的艺术家都是一群反动分子。
 
这是怎么回事呢?这事又得从头说。
 
我们知道希腊文明吧,希腊文明崛起后,地中海的意大利半岛上也崛起一个小国家,叫罗马。
 
一开始的时候罗马只是一个小部落,远远小于希腊,也远远小于迦太基,后来通过不懈努力,日拱一卒,付出了巨大代价后,灭掉了迦太基,吞并了希腊,称霸地中海,大家都知道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但是没人关注到底是多长时间,其实罗马崛起用了500年,过程相当艰辛。一开始的态势是这样的。
 
美第奇家族绝嗣原因之论它与基督教会的那些破事
罗马大量吸收了希腊的文化,因为当时希腊才是地中海的灯塔,希腊和罗马的关系就跟现在美国跟它旁边的墨西哥差不多,墨西哥现在仰慕美国,那时候的罗马一开始也仰慕希腊。后来罗马做大,越来越强,希腊却越来越矬,攻守错位,后来罗马彻底征服希腊后,把希腊的哲学家和学者也都抓到了罗马。
  
再后来罗马又分裂成了东西两半,东罗马就在之前希腊的地盘上,西罗马在现在意大利那一带。
 
美第奇家族绝嗣原因之论它与基督教会的那些破事
 
这个西罗马后来不是被蛮族给灭了嘛,蛮族不仅毁灭了罗马,还毁灭了关于罗马的记忆,把所有能找到的典籍烧了个干净,西欧人关于希腊罗马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从此坠入沉沉中世纪。
 
但是这部分记忆被保存在了东罗马和穆斯林那里,后来十字军东征就是去打穆斯林,尽管败的要多惨有多惨,不过好处是带回来了一部分关于古罗马和古希腊的典籍。而且那些年东罗马被穆斯林威胁,日子也不好过,大批东罗马的知识分子抱着典籍跑回西欧,西欧才发现卧槽,我们的祖先原来这么牛逼!?希腊罗马的思想这么开放!?
 
古希腊和罗马的文化比中世纪教会主导的基督教文化光辉灿烂几百倍,所以这些上古文化的学习材料显然不是教会所希望看到的,所以教会对这部分知识一直是半禁止状态,不过大家懂的,正如中学最泛滥的就是各种被禁的小黄书一样,越禁越火,所以关于希腊罗马的知识也一直都在知识分子里流传,知识分子和艺术家都多多少少受到影响,对中世纪那种整体氛围充满反感,作品一个比一个反动。
 
比如那时候的艺术家喜欢学习希腊人画裸体,现在大家觉得没啥,甚至觉得不画裸体的艺术家简直就跟不秃头的程序员一样奇葩,但是回到黑暗的中世纪,你画裸体,跟你现在在大街上裸奔没差别,只是现在没人烧你。
  
回到我们刚才说的那个话题,财大气粗的美第奇家族包养了一堆艺术家,发现这些艺术家深受古罗马和古希腊文化影响,非常讨厌教会,和自己一样讨厌,既然都讨厌,那就一起搞点事?
所以就持续资助这些艺术家搞反动创作,并且刻意包容这些艺术家的反动气质,比如著名的米开朗基罗,就是美第奇家族资助的艺术学院里成长起来的,热爱画裸体和雕刻裸体,在作品里添加了各种隐喻来映射教宗。
 
一般来说,美第奇家族赞助了大量的反动艺术家,为人类艺术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也在一定程度上为了反教宗做出了不少贡献,但是跟他们其他坑爹事比起来,资助艺术家这事对教宗的伤害不值一提。
 
1478年4月26日,美第奇家族的两个重要成员在教堂做礼拜时遭到神职人员的刺杀,其中一个当场被捅成了筛子,另一个尽管也挨了几刀,但是一顿魔鬼的步伐,竟然跑掉了。
 
这位幸存下来的美第奇回到家里一顿反思,觉得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控制宗教,这样就可以防止被搞,还可以主动去搞别人,所以他果断把自己的儿子送到教会抓学习,并且投入天量财富来运作,让他的儿子在十四岁就当上了枢机主教,随后多次参加教皇选举,一举拿下教皇之位,也就是欧洲人熟知的教皇利奥十世。
 
中国人自然对这人不了解,但是欧洲人对他很熟,因为他简直就是美第奇家族送到教会的特洛伊木马,专门为了坑教会的。
 
这位利奥十世一上台就开始修建堪称吞金兽的圣彼得大教堂,这个教堂现在还在梵蒂冈杵着,我前几天还开车路过,那地方,远远就能认出来,欧洲绝大部分天主教教堂都是巴黎圣母院那种尖顶子造型,远看就跟立了一根黑色的长矛似的。但是圣彼得大教堂是那种罗马式大圆顶子,也表达了那个时代的艺术家对罗马风格的盲目崇拜,因为修建大穹顶比修个大锥子要贵的多的多。下图右边的是圣彼得大教堂,左边的是传统哥特式的科隆大教堂。
 
美第奇家族绝嗣原因之论它与基督教会的那些破事
 
这个大教堂耗资巨大,事实上直接消耗掉了历代教皇的全部积蓄,为了筹款继续修建,这个利奥十世开始疯狂印刷赎罪券。
 
赎罪券最早是来自十字军东征。大家知道,基督教中认为每个人是有原罪的,亚当夏娃偷吃了上帝种的水果嘛,尤其是夏娃,上帝更讨厌她一些,所以让女人忍受分娩之苦,所以中世纪谁要是敢想办法替女性减轻分娩痛苦,也会被当成女巫烧死。
 
但是到了十字军东征那会儿,教皇为了煽动西欧贵族们去中东沙漠里跟穆斯林互砍,宣布去东征的将士们全部免罪,为了表示诚意,还印发了一种凭证,上边有教主的签名和教会的印章,确保骑士的灵魂不会因为杀人太多被拖去地狱放烤架上烤,这玩意就是赎罪券。
 
但是到了利奥十世这里,这哥们要修大教堂花钱如流水,而且生活作风有严重问题,天天花天酒地,为了筹钱,竟然变卖枢机主教的职位,教会在这哥们手里跟窑子差不多了,这就把教会的名声给搞的更坏了。
 
他干的最出格的一件事,就是对赎罪券进行了重新开发和包装上市,而且当时古腾堡印刷机刚发明出来,这哥们用新技术疯狂印刷赎罪券。
不但如此,他还设计了不同产品,比如满足那些穷凶极恶的大贵族免除罪恶的黄钻级赎罪券,还有帮助正常贵族上天堂的白银级产品,甚至还有帮助升斗小民免除小型罪恶的青铜级赎罪券,甚至还有一种赎罪券可以买来囤积送礼,成了当时馈赠亲友的佳品,针对不同阶层的群众设计了不同类型的产品来收割智商税,可以说利奥十世就是五百年前最坑爹的产品经理。
 
这就玩大了,之前教会向欧洲老百姓收“什一税”(收入的十分之一交税)已经让欧洲老百姓和国王们烦不胜烦,现在好了,又来收智商税了,这就不是割韭菜了,这是在挖韭菜,而且是开着铲车挖韭菜,国王们还怎么过日子?
 
就在这时,基督教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人物出现了,谁,马丁路德。
 
马丁路德其实是个低级教士,他看教皇收赎罪券收的这么开心,有点坐不住了,倒也不是仇恨旧世界要起来反抗,他其实是希望组织内部能够自我纯洁下,所以1517年,也就是我国明朝中叶,马丁路德贴出来了他的第一张大字报,叫《炮轰教皇司令部》,并且抱着一堆赎罪券去教堂门口焚烧,这种抽象的行为艺术引发围观,随后以暴风形式席卷欧洲,大家已经忍了教皇很久了,这次有人带头起来闹事,可不就形成了百米高的巨浪。大批信徒跟着马丁路德开始闹事,要求教廷反腐败。
 
教皇也糊涂,也可能是故意的,这事本身其实是“教廷内部矛盾”,内部解决就行了,比如废除赎罪券,做个自我批评,表示今后要求进步,再也不干这事了不就完事了嘛。事实上几年后天主教成立了耶稣会,进行自救。多说一句,来我国传教的最重要的那几个传教士,比如给康熙治病的康若望,他就是耶稣会的人。连马丁路德本人也没想到事情会搞这么大,一度处于懵逼状态,但是教皇下了个狠招,直接把路德给开除了。
 
这下天可塌下来了,马丁路德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而是一伙人,你开除了他,就相当于把跟他一伙的全赶出去了,天主教自此分裂成了两派,老的那派还叫“天主教”,分裂出来的这一派,就叫“新教”,对人类历史有关键影响的宗教改革自此拉开大幕,天主教这次分裂导致势力大减,还给自己树立了一个敌人,从这以后也开始慢慢式微,直至彻底退出政治领域。
 
一般而言,天主教的教堂都修的富丽堂皇,高耸入云,类似于神迹,让人看一眼就能感受到心灵的震颤,分分钟想入教。入教了就可以圈起来收智商税了,收了税可以打仗放高利贷什么的。所以马克思研究了欧洲金融史之后,说教会是一个经济体系,也是个战争体系,更直接的说,是一个为战争服务的金融借贷体系。
 
美帝奇家族说,马克思说的对,因为他们家就是给教会理财放高利贷的,教会自己明面上是反对高利贷的,但是收了那么多税,还卖赎罪券,赚到钱想理财怎么办?对,委托第三方给他们打理,圣殿骑士团和美帝奇都是干这个活的。
 
我们多说几句,有同学分不清天主教和新教。你在国外或者国内看到那种又是尖塔又是大穹顶的教堂,里边富丽堂皇,到处都是雕塑,比如天津的那个西开教堂,以及国外的米兰大教堂什么的,都是天主教的,欧洲南部基本都是这种。比如那个巴黎圣母院和我们刚才放的那俩,就是典型的天主教教堂,基本都长下图这样,不是圆顶就是尖顶:
 
美第奇家族绝嗣原因之论它与基督教会的那些破事
 
如果是普普通通的一座房子,房顶上立个十字架,里边摆几排椅子,那一般是新教的,美国基本都是这种的,美国是新教立国的国家,我们之前讲过这事,《精神病气质的清教徒是怎么变成美国立国基石的》。
 
美第奇家族绝嗣原因之论它与基督教会的那些破事
 
天主教和新教互相看对方是异端,天主教开除路德接下来的那么几百年坚持相互往死烧对方,又是打仗又是封锁,后来不能烧人了,不过他们之间感情也非常一般,比如这次巴黎圣母院被烧,很多新教徒就暗暗窃喜,认为忍那个破玩意很久了,上帝怎么会通过哥特式建筑来忽悠大家入教呢?
 
新教和天主教随后开始了漫长的宗教战争,砸烂了整个西欧,德意志地区损失了60%的人口,几乎所有的欧洲国家都参加进来一顿打,惨不忍睹,甚至间接把大明都给打没了,我们前文说过,明朝末期白银锐减,就和西班牙把白银拉回欧洲打“三十年战争”有关,导致大明货币流失,引发了经济危机和粮食危机。
 
说到这里大家也都看出来了,文艺复兴对现代文明的影响也就那样,几件流传在上层的艺术品能对世界产生多大影响?而且史学界这些年基本达成了共识,早些年吹牛逼有点过了。文艺复兴那些年真正的大事其实是“宗教改革”,宗教改革的本质是新兴资产阶级跟天主教旧势力的对决,也就是天主教的楼塌了,现代文明在天主教废墟上长了起来。后来率先发展起来的国家都是新教国家,非常说明问题。
 
这一切,都和美第奇家族有关,吃着天主教的饭,砸了天主教的锅。
 
如果说利奥十世这种行为属于他个人行为,不是他们家族意志,那随后又上台一个美第奇的教皇,依旧以捣乱为目的,你就不得不承认这特么的纯粹就是给教会找事。
 
继利奥十世之后,是教皇克莱芒七世,这人也是个美第奇,他爹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那个被捅死的美第奇,而且是前边那位教皇利奥十世的表弟,这人上台后,继续过着跟他表哥一样的挥霍无度的幸福生活,还继续卖已经成了众矢之的的赎罪券。
 
而且不止卖赎罪券,还开创了新业务,让马基雅维利去写《佛伦伦萨史》,这本书就干了两件事,赞美他们美第奇家族,同时揭露历代教皇的丑恶嘴脸,最后竟然被教皇给签发出版,你说不是故意的估计连鬼都不信。通过这件事,大家再仔细领会下美第奇家族和文化人士之间的这种关系,懂了这一点,就懂了为啥他们会不遗余力地支持文化人和艺术家们。
 
反正天主教在这俩美第奇的不懈努力下,基本走上了不归路,不过也有个好处,美第奇家的人推了一把,欧洲开始逐步摆脱了神权进入现代文明。让星星之火,在百年后彻底燎原,欧洲的宗教改革也成了不可逆的进程。
  
有历史学家认为,美第奇家族正是通过内部瓦解教宗,来降低教宗对他们的束缚。而且防止出现当初圣殿骑士团的命运,圣殿骑士团跟美帝奇家族一样,也是给教会理财的,突然间就遭到屠杀。美帝奇家族通过削弱教会,来达到防止被屠杀的目的。
 
不过教宗出了问题,不代表美第奇家族能一直繁荣下去。
 
我们上文说了,美第奇盘踞佛罗伦萨,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一个关键原因是佛罗伦萨这个城市地处欧洲和东方贸易的关键节点,有大量的商人往来,所以他们家主营的给欠条贴现业务才能风生水起。
但是我们知道,到了1500年之后,奥斯曼土耳其彻底堵塞了东西方贸易通道,这导致德意志地区、威尼斯、热那亚、埃及、叙利亚、以及我们今天说的佛罗伦萨同步衰落,而大西洋贸易的开拓,导致荷兰,英国,里斯本等大西洋沿岸的城市迅速崛起。大家一定要习惯着点这种贸易路线的潮涨潮落导致的城市的兴衰,这次中国崛起,势必又会导致一批城市的崛起,也意味着一些城市彻底的衰落
 
佛罗伦萨衰落了,美第奇自然好不到那里去,财富迅速缩水,不过雪上加霜的是,这么大的豪门,竟然绝嗣了,也就是最后一个美第奇没生出孩子来,这不搞笑嘛,但是确实是发生了,煌煌三百年的超级豪门,就这样迅速湮灭在了历史长河里。
 
也应了孔子那句话,坑货断子绝孙。(作者:组织二头目;来源:九边公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