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案子的最新进展之消失52天后依然是普通家庭母亲被判刑啥回事

  • A+
所属分类:真相大白

等这一刻,等了好久:孙小果终于有消息了!从6月4日全国扫黑办大要案督办组进驻昆明,到今天,整整52天。外面的世界,翻天覆地地变:邓世平被埋尸操场16年后终于重见天日,谭明明在玛莎拉蒂的醉驾狂欢中酿成了2死4伤,王振华则肆无忌惮的将魔手伸向9岁女童,而我们依然只是那个静静地吃瓜的群众,品味着巨变中的不变:

 

孙小果依然是“普通家庭”!

 

在今天的通报中,我们知道孙小果的亲爹不再是陈某,而是叫陈跃,曾用名为陈耀,从73年-85年,他一直是昆明市公安局的普通干警,后来到昆明市物资局工作,96年风瘫后病退,16年8月20日去世……

 

他比孙小果的母亲大12岁!

 

我们还知道,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原来出自农村家庭,92年,担任武警云南边防总队司令部警务处副处长的李桥忠,迎娶了孙小果的母亲!

 

此时,李桥忠34岁,李桥忠的母亲40岁!

 

同样是在这一年,15岁的孙小果在继父的操作下,将年龄从1977年改为1975年,于是顺理入伍——如此一来,貌似孙小果第一次犯案时将年龄改回到1977年,也就顺理成章了!

 

1996年,李桥忠在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担任副局长(正科级),同年,一个区区正科级的继父和普通民警的母亲,竟然顺利地为孙小果办理了“保外就医”的绿色通道,被判刑三年的孙小果监外执行……

 

1998年,孙小果被判处死刑,同年,李桥忠因94年违规办理取保候审被留党察看两年并撤职处分,孙小果的母亲也因为包庇孙小果被开除公职!

 

神奇的一幕发生在1999年3月,到这里,我们才发现,普通家庭的厉害之处:继父被撤职处分、母亲被开除公职,都挡不住孙小果的运气爆发:

 

“孙小果被云南省高院二审改判死缓!”

 

为什么云南高院在99年二审时会改判孙小果死缓?今天的通报没有给出答案,而是这样叙述的:

 

“(云南省高院)在再审过程中对该院1999年3月9日作出的(1998)云高刑一终字第104号刑事判决(即二审判决)一并进行审查。”

 

所以这个谜不解开,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普通家庭”的能量所在!

 

对于后来从无期改判20年一事,今天的通报交代的很清楚:

 

“2007年9月,云南高院改判孙小果有期徒刑20年;2010年4月11日,孙小果在多次减刑之后刑满释放:实际服刑十二年零五个月!”

 

这个时候,为孙小果减刑奔走效力的15位“小人物”开始浮出水面:

 

1.云南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杨劲松在孙小果案中违规违纪,暂不知其详;

 

2.云南省高院审判委专职委员梁子安、田波受孙小果继父和母亲所托,在2007年改判中为其减刑到20年;

 

3. 云南省司法厅原巡视员罗正云、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和原副巡视员刘思源、昆明中院刑事第二庭副厅长陈超及六名狱警为孙小果徇私舞弊减刑;

 

4.2018年孙小果聚众斗殴,昆明官渡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李进和菊花派出所所长郑云晋徇私舞弊,虚构孙小果自首情节为其办理取保候审。

 

为什么说是15位“小人物“呢?因为孙小果的继父后来最大的职务是昆明市五华区城管局局长(正科级),而孙小果的母亲早在98年就被开除公职,就是这样两位名微言轻的人竟然可以指挥“云南省高院、云南省司法厅、云南省公安厅、云南省监狱管理局”的厅级、处级大员,怎一个“普通家庭”了得!

 

当然,唯一的线索也在通报中埋下了伏笔:

 

“王德彬、孙冯云(孙小果案重要关系人)均因在孙小果案中涉嫌违纪违法被采取留置措施。”

 

这里的用词是“留置”,也即是之前大家熟悉的“双规”,所以王德彬和孙冯云是公务系统人员无疑了:只是遗憾的是,这次的通报里面没有两位的介绍,不能不让人想入非非……

 

“普通家庭”孙小果是如何“死里逃生”的呢?大戏已经拉开序幕,我们不妨继续搬起小板凳,前排坐好:

 

将吃瓜的事业进行到底!(作者:明德先生3;来源:北漂时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