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系媒体与东北的完整恩怨全文分享!

  • A+
所属分类:真相大白

  这篇《南方系媒体与东北的完整恩怨》全文如下:
  
  你们发没发现,江南系媒体,黑东北人在三亚时,他的大背景是,三亚刚刚成为经济特区,此时浙江的资本想进入三亚房地产,却发现三亚的最优质的房源,都已经被东北人买走了,东北人在三亚有8000亿人民币的房地产,导致浙江人在积累了原始资本后,无法进入三亚,三亚已经没有多少炒作的空间了,这时候,江南系媒体,才集体对着东北人开炮,疯狂抹黑“是东北人搞乱了三亚”,可事实上,真是如此吗?我们翻翻三亚的建市市市志,里面清楚地写着:
  
  三亚,是在东北四野南下解放海南岛后,几十万东北四野的官兵(主要是黑龙江人,吉林人),在三亚就地驻守,繁衍,建设的成果,在80年代,最早一批浙江商人,在利用先开放的优势,积累了原始资本后,开始在三亚炒房,直接导致了三亚的房地产,在80年代末崩盘,然后,这批浙江炒房团,急速抛弃了三亚,撤出了三亚,正在这时,90年代初,东北大下岗,大量的下岗工人,被买断了工龄,怀抱着国家给的几万块钱补偿,加上在三亚的一些驻守军人是亲戚,于他们怀着顺应改革东风的梦想,来到三亚,投资房地产,正是这些东北的下岗工人,拯救了三亚的楼市然后大量的黑龙江,吉林人,来到三亚,开公司,搞建材,建设景观,大量的黑龙江的设计院,设计公司,广告公司来到三亚,建设三亚,包装三亚,宣传三亚,开饭店,发展旅游业,承包公交线路……把三亚建设成了"东方夏威夷";同样的例子,还有深圳.你查查深圳建设伊始,是怎么建的,从东北调去多少干部,拨过去多少物资,据不完全统计,仅市委书记、市长,就有:吉林大学毕业的沈阳新民人厉有为、哈军工毕业的黄丽满、从辽宁锦西市副市长南下的李子彬、沈阳市委办公厅出身的李鸿忠、辽宁西丰县毕业于东北大学的刘玉浦、从哈工大副校长起家的马兴瑞,他们都出自东北,在东北出生或求学、或工作。
  
  深圳市委常委最多的时候,有6人是东北人。而这些东北人为了国家南下用生命在南国奋斗时,正是深圳的经济的起飞期;1990年,调任深圳市市长,市委书记的东北人厉有为,在卸任时说道:"我们尽了力,算是不辱使命";在他从1990年-1998年担任深圳市长的八年间,深圳市的财政收入每年递增50%,"要速度有速度,要质量有质量,要效益有效益".(摘自<改革开放40周年深圳口述史>系列报道第二期);1995年,与厉有为配合,担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并在2001年,接任深圳市委书记的黄丽满,也是个东北人不过是经济利益的冲突而已;我炒不到房,这样的好地方被你占着,我分不到蛋糕,于是我就要黑你,最好把你们赶出去,把蛋糕让给我!
  
  这就是最初的原始逻辑,同理的,还有对东北本人口流出的炒作,如果你发现,炒作这些的,清一色都是江南系媒体,你就不得不深究,他们背后为的是什么了,2015年,日资从长三角撤出,开往人力成本更低的东南亚,而在这些外资企业在的时候,中高层,基本都是从日本本国派来的,工艺,品控,标准,那是保密得严严实实,所以长三角成了“世界工厂”。对,世界工厂,里面的工人,都是江浙大量的低受教育水平的廉价劳动力;就这样,过了30年,现在日资企业一撤,江南系媒体,发现他们这三十年,几乎只是在给外资企业打工,没有学到对方的什么核心技术。于是,开始酝酿,要进行产业升级,要给工业产业升级,急需大量的工业人才,可本地的工业人才少之又少,而江浙又是传统的文科生盛产地,江南人自古以来,都是喜欢读书,作官,把握舆论,自诩“清议”,所谓学而忧则仕,至于搞工科,研究工业零部件,那我不感兴趣;于是,在国家报告中“中国最大的工科人才库”的东北就被惦记上了,要让东北的工科人才南下,该怎么办呢?
  
  炒作东北人口流出,要在媒体上,在让这些东北工科毕业生,目光所及之处,尤其是门户媒体上,看到“东北的衰落”,营造“东北没前途,东北没钱途”的假象,将东北抹黑成“不宜居住,不宜工作,不宜赚钱”的地方;东北大学生,学工科的多,没有文科生那么多政治脑子,有的还真就信了,去了南方;但大多数仍然舍不得家乡,拼命挤进家乡的大型企业,国企,央企,于是,这些外流的人,就成了江南系媒体口中的“识时务,敢进取,勇敢闯荡的东北人才”,甚至"东北流出的都是人才,南方流出的都是民工",而那些热爱家乡,热衷于留在东北本地搞建设的人,就成了“不思进取,思想不够解放,混吃等死,好吃懒作”的东北人;可他们没有说的是,这些留在东北本地的人才,拿着远低于南方大中院校的工资,却创造了最多的科研成果,在国家2016年的调研报告中,东北是“科研成果转化率”最高的地方。
  
  换句话说,就是拿着国家最少的科研经费,却研究出了最有质量的科研成果的地方,在人民大会堂的颁奖礼上,多位东北科学家,获得了国家科技的最高荣誉奖项,在29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东三省以1亿人口的体量,有6位科学家获了此奖项,他们分别是:谢家麟黑龙江省哈尔滨。孙家栋辽宁营口,王永志辽宁省昌图,刘东生辽宁省沈阳市赵忠贤辽宁新民,王泽山吉林省吉林市。
  
  而江浙沪10人,京津冀鲁合起来10人,
  
  再说一些江南系媒体,特别热衷于炒作的“东北人口净流出”:
  
  据国家统计,东北三省,十年的人口流出量是200万人(人社部给出的数据),看清楚,这是十年的流出量;而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中,人口净流出的前十名,清一色是南方省份,仅有黑龙江,排在第十,最末。辽宁是人口净流入省份;
  
  让我们看看人口流净出的省的前几名:安徽(十年流出997万),四川,湖南,江西,湖北,广西,贵州,重庆,河北……甚至连河北都排在黑龙江之前,那为什么单单炒作黑龙江呢,
  
  为什么不炒作河北呢
  
  因为黑龙江是过往的第二大工业强省,仅次于辽宁,其大量的工科院校,发达的航天业,建筑业,动力系统制造,水声探测,强大的生物医药,军工,采矿技术,与优质的大学毕业生,才是江南系的目标,而黑龙江现在被退工业化,定位成农业省,原材料供应区,必然导致大量的东北优质工科毕业生,在本地没有用武之地,而黑龙江本地的航空,动力制造,制药行业,教育行业,职位早已经饱和,没有太多给新晋毕业生留的岗位;利用媒体作舆论铺垫,吸引东北的工业毕业生,南下长三角,建设江南系的老家,才是真实的目的。
  
  然后,再让我们来看看打工大省,居然没有一个是东北的!
  
  输出廉价劳动力,最高的省份,居然是号称“经济发达”的广东,是的,广东非珠地区,输出的廉价劳动力,高达千万;江苏输出的劳动力,也几近千万,而“中国民工网”,就是在江苏;然后排在第三的是浙江,对,你没看错,就是号称“遍地是商人,南方最富裕”的浙江,而事实上,浙江的人均负债,是全国第一;然后依次是江苏,河南,四川,山东,河北,重庆,云南,贵州,而东三省的任何一个省,居然比新,青,甘,藏都少;
  
  真实的数据,是不是与江南系媒体上的报道大相径庭?
  
  然而,真相没人关心;
  
  老实说,如果不是导师与我参与的一篇论文,我也不知道这些事实。再说,农村贫困人口,中国共有农村贫困人口7017万(2014年数据),来自“中国式扶贫,面临历史大考”;在中国,农村贫困人口超过500万的有,河南,湖南,广西,四川,贵州,云南6个省份;没有东北的任何一个,然而,东北就在某些江南媒体上,被黑成了“中国最穷的地方”,甚至连一些不知真相的东北本地农民也信了;因为他们没出过外地,只相信媒体;
  
  然后,再让我们看看中国15大贫困省份排名,
  
  从地区分布来看,贫困省份如下:
  
  西北地区5个,甘肃,新疆,青海,陕西,宁夏
  
  西南地区5个:西藏,贵州,云南,广西,四川
  
  华北地区2个:内蒙古,山西
  
  华中地区1个:湖南
  
  华东地区1个:江西
  
  华南地区1个:海南
  
  上述15个高于全国贫困发生率8.5%的省份,也就是所谓的传统的“老少边穷”地区,而西部地区,仍然是大陆最贫困的地区,可是人发现没有。好像少了三个?
  
  对,就是东三省。事实上,东北的三个省份,在另外一个榜单中,也就是联合国的“中国大陆高人类发展指数区”:这十个地区分别是:天津,江苏,浙江,辽宁,广东,内蒙(虽然有贫困区,但仍是高),山东,吉林,福建,黑龙江。
  
  是的,东三省,全部在中国大陆最高的十个高人类发展指数区;
  
  而下面的是中人类发展指数区,举几个例子:湖北,陕西,山西等;
  
  然而,还是那句话,真相没人关心。
  
  而在人均GDP超1万美元的省市区中,北方有4个,辽宁,北京,天津,内蒙古,
  
  南方有3个,江苏,上海,浙江
  
  再说留守儿童数量,这个是表达该地区外出务工人口的最有说服力的数据,而这些省份,几乎全部集中在南方:
  
  四川,安徽,河南,广东(对,你没看错,就是广东),湖南,江西六省的留守儿童数量,占全国总量52%,
  
  被江南系媒体擦红成,自古“江南佳丽地,六朝帝王都”的浙江,浙江全省4000多万人,居然产生了1783万农民工(来源:工人日报),你不能说这1783万都是老板吧?
  
  当然,凭劳动吃饭,无论如何算不上丢人,但我如果内裤都丢了,还要跟你吹我天天穿路易威登,你会不会笑我?
  
  当然,如果我找来十个人,都说我穿着路易威登,只有你看到我穿的是内裤,那没准,就是你看错了。​​​(来源:近之则与世界同化微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