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独是怎么产生的请看背后可恶的美国NGO组织

  • A+
所属分类:新闻热评

【1】

香港的混乱,不止一年两年了,回归22年来,总是不消停。

今年香港的混乱,不止一天两天了。从此前冲击警察总部,到七一紫荆广场干扰升旗,再到当晚暴力袭击立法会,事态正呈现不断升级的态势,让人止不住心忧。

果然,就在香港市民(包括华人、白人)义愤填膺,对媒体怒斥港毒分子和外部势力之时,沙田7月14日又发生了示威之后的暴力事件。

据《明报》新闻网、《星岛日报》等港媒报道, 7月14日下午,沙田游行进行期间,有人在主要干道冲撞封锁线企图占据马路,并设立路障,有组织地在沙田正街分发头盔、雨伞等物资,同时挖开路面砖头并储存。

然后,大批防暴警察在场布防,双方展开对峙。

当晚8时许,有暴徒从商场较高楼层扔下大量雨伞、头盔及水瓶,有警察为保护无辜市民离开现场,混乱中滑倒、受伤。

其中一名便衣警察“落单”,有暴徒从后面将他踢倒,该警察随即从电梯滚落一层楼。这时,一群暴徒疯狂涌上围殴,多人用雨伞猛戳,更有暴徒趁该警察被围殴之机,使用疑似钳子的工具将该警察手指夹断。

港独是怎么产生的请看背后可恶的美国NGO组织

特区政府警务处处长15日凌晨到医院探望受伤警察后介绍,至少10名警察受伤,包括被暴力示威者以硬物击伤、以高空掷物砸伤等,有警察面部及眼部骨裂,更有一人右手无名指被暴徒咬断。

事后,香港警方已因涉嫌非法集结、袭警等行为,拘捕47名暴徒。

特首林郑月娥15日前往医院看望正在住院的警察,表达慰问和鼓励;她还与特区政府各个要职成员先后发声,强烈谴责暴徒的违法暴力行为,誓言将全力调查,追究到底。

香港保安局局长表示,警方有责任去维护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部分示威者14日用木棍等器具“围着警方疯狂殴打”,是有组织、有计划的,此类违法暴力行为将面临最高终身监禁的惩处。

《大公报》7月15日的社评指出,14日沙田发生的大规模极度暴力事件,其高度组织性、策略性,以及严密的物资运送链、行动指挥体系,都在说明,有看不见的“政治之手”在幕后操控着一切。香港警队是镇守法治的关键力量。正因如此,沙田的暴徒才如此凶残地欲置警员于死地。

同日,香港《文汇报》社评指出,过去两周打着示威游行旗号的活动,毫无疑问已演变成有预谋、有组织、有目的的极端暴力冲击,并正向香港各区蔓延,其目的是要把社区沦为施暴战场,通过扰乱社区的正常秩序,把无辜的市民与工商界拖进冲突的泥淖,进而动摇特区政府管治根基。

香港警务督察协会在向香港市民发出的公开信中说,部分政客为施暴者开脱护航,甚至试图以“上街”胁迫政府终止对违法行为的刑事调查工作。

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表示,警方眼下面对的已非一般示威者,而是有组织、有充分资源、有完善计划的对手。

那么,他们的幕后人是谁?

港独是怎么产生的请看背后可恶的美国NGO组织

【2】

联想到此前老平在《解气!中外香港老人齐斥港毒暴徒!》一文中提到的,《大公报》已经拿到读者爆料的录音证据,揭露有人在花钱雇佣年轻人施暴,每人每天的报酬在500-5000港元之间,很多迷雾也就慢慢清晰了。

那么,除了香港既有的泛民力量,那个外部力量是谁呢?

除了此前有自媒体爆料CIA成员坐镇现场,培训、指挥暴徒围攻、封锁香港警察总部,《新民晚报》最近有了大爆料(作者为特约撰稿人熊佳),主要内容如下。

现在的信息表明,最近香港的一系列活动,是由香港反对派、“港独”分子与西方反华势力联手发动的一场乱港、祸港事件。

而在幕后的西方反华势力中,美国的一些非政府组织(NGO)扮演了操盘手的角色,还为冲在台前的“泛民”进行组织、策划、培训、资金和物质供应、舆论引导等一条龙服务,其中核心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

港独是怎么产生的请看背后可恶的美国NGO组织

NED,这个美国颜色革命的发动机器,被称为美国的“第二中情局”!无论是席卷中东的阿拉伯之春,还是荡尽乌克兰财富的橙色革命,都隐隐约约有NED的影子。

NED(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也称“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的成立,源自1982年美国总统【里根】在英国议会发表的一次演讲,提出要在全球“推广民主”。

1983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国务院授权法案,拨款3130万美元,正式成立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并且依据《美国国内税收法》第501条第3款,让其享受免税待遇。

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宗旨,是以非政府组织(NGO)渠道,对海外“民主”运动进行支持,推行美国的价值理念,扶植亲美势力,扩大美国在这些地区的有效影响,确保美国在全球的战略利益。

基金会的活动只受国会监督,理事会成员不由总统提名。

表面上看,NED是美国200万个非政府组织中的一个;但该基金会历任主要负责人,都有官方背景,或与美国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其首任代理主席为当时的国会众议员【法塞尔】,首任主席为前国务院助理国务卿约翰•理查德森,现任主席【卡尔•格什曼】曾是美前驻联合国高级顾问。

该基金会最高决策机构(董事会)的23名成员中,有3名参议员、2名众议员、5名前议员,还有5名前驻外大使。

NED与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关系更是密切。

据俄罗斯媒体披露,例如该基金会的创始人之一,【小沃尔特·雷蒙德】,1970-1982年间一直在为中央情报局工作。

至于该基金从事的活动,其创始人之一的【艾伦·温斯顿】曾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我们今天做的许多事情,就是25年前中情局偷偷摸摸做过的”。

由此可见,NED实际上就是一个换了马甲的中央情报局(CIA)。

但由于其有非政府组织的招牌,不易引起注意,所以西方的研究报告都说,“在向非政府组织提供战略资金方面,美国外交政策精英们认为国家民主基金会比秘密支援更可靠”。

港独是怎么产生的请看背后可恶的美国NGO组织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

别看是打着“非政府组织(NGO)”的旗号,其实NED的运营资金,主要来自美国议会审批的政府拨款。——所以任何时候都要睁开雪亮眼镜,看清马甲背后的毒蛇!

1984-1990年,NED每年从美国【新闻署】那里领1500-1800万美元;1991-1993年,每年可领到2500-3000万美元。但是在1993年,美国众议院投票决定取消对NED的拨款,使得国家民主基金会面临断顿。

所幸NED成员大都是美国官方人员,人脉很广,再加上该基金会又有众多的支持者,因此最终得以继续吃美国的财政饭;而且获得的拨款,还增加到了每年3500万美元,具体负责拨款的政府部门也换成了【国际开发署】。

2001年的9·11事发生后,美国政府进一步增加了对NED的拨款。例如2004年为7900万美元,2005年为1.13亿美元,2006年为1.09亿美元,2007年为1.06亿美元,2008年为1.34亿美元,2009年为1.31亿美元,2010年为1.35亿美元,2011年到现在基本上一直保持在这个水平上。

当然,地球那么大,要做的事情那么多,美国政府拨款的数额有限,显然有些杯水车薪。

不过别着急,1990年代后期,NED还多了两个资金渠道,一个是美国国会对外民主项目资助,近年来每年近2000万美元;另一个是美国国务院人权民主基金拨款。第二项拨款始于1999年,当时只有165万美元,以后逐年递增,到现在达到1000万美元左右。

此外,该基金还接受其他机构(包括史密斯·理查德森基金会、约翰·奥林基金会、布莱德雷基金会等)的捐款,只是份额很少。

NED拿到资金之后,再转拨给旗下的4家非政府组织,即负责多元化与“自由公正”选举的国际共和学会(IRI)与全国国际事务民主学会(NDI),负责自由市场经济改革的国际私有企业中心(CIPE),以及负责建立独立工会组织的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ACILS)。

老平注:领教过劳工组织(工会)厉害的美国人,太清楚其强大力量了!二战后,雨后春笋一般的行业或企业工会,把资本家几乎逼到跳楼,几乎摧毁了美国制造(比如钢铁和汽车制造)。

 

除了涨薪,资本家不得不做产业转移,这也是美国制造业空心化的祸首之一,于是出现了曾经衰败不堪的匹兹堡和而今的鬼城底特律!

只是,我们国企的工会是受党领导的,与企业是命运共同体,同呼吸、共患难,美国人根本无法下手!反而是众多的美资企业,非常感谢企业内部基层党组织和工会的协调,暴赞其思想工作!

港独是怎么产生的请看背后可恶的美国NGO组织

此外,NED每年还将多项经费提供给亚洲、中东欧、拉美、中东、非洲以及前苏联地区的非政府组织,对这些地区美国看不顺眼的国家进行颠覆活动或推动“颜色革命”。

中国大陆当然是NED的重要目标!从新中国建立开始,美国的和平演变就没有停止过;即便1980年代中美蜜月期,他们不仅没有放松,反而加紧渗透,以致于最后酿成了动荡。

近年来,NED每年用于中国活动项目的预算,都在600万美元以上,主要用于支持中国企业、学术机构、媒体以及其他非政府组织的活动,并频频资助境内外的“民运”、ZD、JD等势力,直接干涉我们的内政。

——请脑补社交媒体疯传的那些年终会议照片和内部聊天记录截图。

NED针对中国内地的项目,主要采取由基金会资助课题合作、项目研发、人才交流、专题报告等方式,重点是中国内地学界(比如类似茅某轼这样的人)。

从该基金会网站发布的预算情况看,资金往往经由美国商会、劳联-产联等机构,流向中国内地。

它通过委托这些机构举办研讨会、邀请中国内地学者访问、派遣美国学者访华,以及通过杂志发表中国内地学者论文等方式,实施渗透计划。

由于该基金会针对中国内地开展的所有活动都是通过民间渠道进行,以市场化手段操作,因此带有很强的隐蔽性,很难被觉察。

值得一提的是,NED对中国内地学界的资金投入,并不期望获取多少有价值的情报,而是想把握中国内地学界关注的是什么,努力寻求中国内地学界按照美国划定的路线图思维,增加美国对中国未来走向的确定性。

也就是说,该基金会致力于长期改造中国内地学界思想和意识形态的系统工程!——谁能想到,最能判断识别这些败类学者的,竟然是中国著名的吃瓜群众,令其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NED针对香港的活动项目,主要是由其下属的全国国际事务民主学会和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负责,长期资助香港“民主党”、“思想政策研究所”、“新力量网络”、“香港职工联盟”、“香港人权监察”等非政府组织(NGO)。

这些NGO专门培训“港独”分子如何上街闹事,事后如何逃避追责,如何嫁祸他人,如何恶人先告状。从2003年至今,香港的每次大型街头运动,都少不了NED在幕后的组织、策划、指挥、资金和物质提供。

港独是怎么产生的请看背后可恶的美国NGO组织

当然,培养“港独”骨干是NED的重要工作。

除了像李柱铭、陈方安生这类“港独”大佬,和被称为“占中三丑”的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得到NED的资助之外;一些草根“港独”分子,也是NED扶持起来的。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在2012年反“国民教育”事件中“一战成名”的香港前“学生运动领袖”黄之锋,就是NED精心培植的“港独”骨干。

2012年11月,NED临时拨款10万美元,通过“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干事【叶宝琳】交给黄之锋,作为活动经费(老平这里特地请各位注意香港到处林立的教会学校)。

2014年3月,美国势力又通过“陈某某”交给黄之锋160万港元。

不仅如此,NED还向黄之锋承诺,如被警方检控,将获安排全额资助赴美英留学等等,为其安排好了“后路”。

这样,有了NED的大力撑腰,黄之锋的“港独”活动愈加活跃,不仅在政治上指向性更明确,而且与其他“港独”组织相勾连。

黄之锋(见下图),男,1996年10月出生于基督教家庭,其父黄伟明是公民党的一员。黄之锋是“学民思潮”的召集人之一,也曾为“占中”发起人之一。

有着“播独”温床之称的香港大学,被金灿荣教授称为“美国的脑残粉特别多”,一直是NED渗透的重点。

多年来,NED一直通过全国国际事务民主学会资助香港大学比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CCPL),而非法“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曾是该中心管理层成员。

值得注意的是,NED有着多年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颠覆和“颜色革命”的丰富经验,对街头政治这一套做法玩得很娴熟。

2003年阻挠香港基本法23条立法的50万人街头运动,就是NED会在幕后组织、策划和指挥的。由此可见,NED已经成为影响香港稳定的最大黑手,其危害性远超那些台前的“港独”分子。

港独是怎么产生的请看背后可恶的美国NGO组织

【3】

另外,还有一个不安分的索罗斯基金会,美国众多的非政府组织(NGO)之一。

被称为“金融大鳄”的美籍匈牙利犹太人【乔治·索罗斯】,一直有着双重身份。他一方面是国际金融家,另一方面是慈善家和社会活动家。

索罗斯掌控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SF),目前有37个地区办公室,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项目。OSF称,他们致力于建立“有活力、有包容的民主体制,政府值得信任,并且开放全民参与”。

但实际上,索罗斯的OSF所进行的活动,大都有浓厚的政治色彩。

该基金会通过在其他国家的教育、媒体、医疗卫生、法制、艺术、交通、经济和人权等领域,进行援助和扶贫等活动,大肆输出西方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尤其是在所在国的“街头政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之前东欧国家频繁发生的“颜色革命”,就与索罗斯基金会有着很大关系。正因如此,近年来索罗斯基金会在很多国家的活动受挫!例如白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都取消了该基金会的注册资格。

2015年,索罗斯基金会在俄罗斯被禁。俄方称其为“不良分子”,对俄罗斯的安全和宪法秩序构成威胁。2017年11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指责索罗斯试图分裂土耳其,随后索罗斯基金会决定停止在土耳其的运营。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一直指责索罗斯基金会及其资助的非政府组织,操控移民和阴谋破坏欧洲的文化结构。

2018年初,匈牙利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了“阻止索罗斯”的一揽子法案。无奈之下,索罗斯基金会在同年5月15日发表声明,撤出匈牙利。

港独是怎么产生的请看背后可恶的美国NGO组织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

对于中国,索罗斯基金会很早就将鳄鱼爪伸进了非政府领域。

1986年初,索罗斯基金会曾向当时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表示,他愿意仿照在匈牙利搞基金会的模式,资助中国改革和开放的研究活动。

此后,他将这种想法付诸实施,计划在中国筹建中国分部。截至1989年,索罗斯已向相关机构提供了250万美元捐款。但在1989年事发,索罗斯基金会被迫撤离中国。

2004年之后,索罗斯基金会又开始悄然进入中国,行为模式与NED相似,也是通过民间渠道进行,以市场化手段操作,向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及相关机构捐赠款项,主要集中于法律援助、公共利益诉讼、环境保护以及艾滋病防治等领域。

据报道,索罗斯基金会仅在2005年,就向中国非政府组织及相关机构捐赠了近200万美元。

除了直接资助中国的非政府组织,索罗斯还通过其他境外组织对中国的非政府组织进行资助。此外,索罗斯基金会还在公共健康、信息与课题组与中国的一些大学进行合作,开展学术讨论和课题项目研究。

当然,当年的1998亚洲金融危机中,索罗斯曾在香港铩羽而归;但他的基金会在香港的活动,近年来十分活跃,而且像NED一样重点渗透香港大学。

2017年3月香港《大公报》翻查DC Leaks网上公开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内部机密文件,独家披露了索罗斯基金会干的龌蹉事!

爆料称,从2015年起活跃于戴耀廷现职的港大法律学院、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以及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合办多个工作室、“公民领袖计划”、“人权奖学金”及环球学术研讨会等,并且还出资给戴耀廷出版书刊。

就是说,在香港“街头政治”的背后,索罗斯基金会显然脱不了干系。

另外,全美国际事务民主研究协会对于香港大学的渗透力度不亚于NED和索罗斯基金会。

下图为金融大鳄索罗斯。

港独是怎么产生的请看背后可恶的美国NGO组织

【4】

那么,到底有多少美国非政府组织(NGO)在中国活动呢?

民政部主管的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曾在2012年3月30日发布了一份长达110页的《美国NGO(非政府组织)在华慈善活动分析报告》,首次通过大量文献信息和数据调查,描述并分析了改革开放以来美国NGO在华活动的基本情况。

根据这份报告,自改革开放以来,美国在华活动的非政府组织总数达1000家之多。

比较知名的除了上述几家之外,还有亚洲基金会、福特基金会、卡耐基基金会、美国发展基金会、孟山都基金会、可口可乐基金会、花旗集团基金会、陶氏化学公司基金会、柯达慈善信托基金、摩根大通基金会社等等。

虽然美国NGO名义上都不是官方机构,但它们实际上都无法割断与美国政府、企业或宗教界的联系。

比如亚洲基金会,是美国国会在1954拨款成立的。美国众议院曾在1983年关于《公法》的决议中,专门列有关于亚洲基金会的条款,对亚洲基金会的工作予以肯定和表扬,从中可以看出亚洲基金会复杂的政治背景。

那份分析报告显示,美国非政府组织在华活动主要是通过捐赠进行。在30年时间里,美国非政府组织通过捐赠输入中国的资金约为200亿元人民币,其中82%流入高等教育机构、科研机构及政府机构。

也就是说,美国NGO的主要资助对象,并非中国的民间组织,而是体制内机构,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还是瓜友们眼睛亮啊,一直在议论体制内和高校课堂里有内鬼!

对此,《美国NGO(非政府组织)在华慈善活动分析报告》主编刘佑平表示,“这200亿元对中国的影响,可能比美国企业2万个亿的影响还要大。”

港独是怎么产生的请看背后可恶的美国NGO组织

对于美国的NGO,咱们既不能视之为洪水猛兽,但也不可掉以轻心。要想让在华的美国NGO真正将心思放在帮助中国上,而不是捣乱上,最关键的还是依法监管。

2016年4月28日,全国人大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2017年1月1日开始正式生效,对境外NGO在国内的活动有明确的规范要求。

由于美国的NGO主要是通过捐赠在华开展隐秘的活动,因此有必要对资金来源和去向进行有效监管,不过监管难度可想而知。

总之,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西方那些NGO,常常是不怀好意给你送钱,居心叵测,让你防不胜防。

事实上,何止在香港!

美国的NGO,完全就是另一个CIA,可能就在我们身边!在一些重要的领域,正以隐秘的方式暗暗演变着我们,所以需要时时提高警惕!

这场暗战,从未停歇!

港独是怎么产生的请看背后可恶的美国NGO组织

(作者:熊佳/汉上老平;来源:老平观世界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