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犯了什么事之此文告诉你那些不可告人的内幕!

  • A+
所属分类:新闻热评

孙大午犯了什么事之此文告诉你那些不可告人的内幕!

好多朋友让我写写孙大午犯了什么事这个话题。这个民营企业界的异类,企业家中的“蠢货”。因为,66岁的他还是晚节不保,又出事了。而且一出就是大事。

01.

先来说说这起事件的严重性。

11月11日,河北省前首富、著名企业家孙大午被深夜带走。

根据河北高碑店市公安局的警情通报,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这个“等人“一共有28位,包括其妻子、两个儿子和儿媳妇以及大武集团所有高管。

这几乎是“一锅端“。

孙大午犯了什么事之此文告诉你那些不可告人的内幕!

综合分析,此次集体抓捕或与一起土地纠纷相关。

20多年前,孙大午所在村的郎五庄村,曾将740亩土地交由徐水国营农场耕种。但实际上,徐水国营农场占用郎五庄村土地超2000亩。

为了拿回这些土地,村民们找到孙大午请求支援,并将纠纷用地租给了大武集团下属的种业公司。

随后,于今年的6月21日和8月4日,大武集团代表的村民一方,余水国营农场代表的农场一方,发生了两次肢体冲突事件。

更为严重的是,在第二次冲突中,大武集团有20多名员工受伤。当日下午,100多名员工和村民自发到余水公安局请愿,要求严惩打人凶手。

但随后,39名员工被拘留。

这就是轰动一时的“6.21事件”和“8.4事件”。其中是非曲直也并不复杂,无非就是一场时间有点长的土地所有权之争。

但从抓捕文书来看,这正是引发此起抓捕行动的“导火索“。

不过,事情却并非如警方通报的“寻衅滋事“和”破坏生产经营“两个罪名那么简单,更不像是一起普通的民间土地纠纷。

选择异地用警察,凌晨抓捕,而且是6辆大巴同时行动,所有特警带着冲锋枪、警犬和梯子,破门而入直接动手。

随后,公司对公帐户被冻结,政府工作组进驻。

显而易见,这已经不是一起普通的常规抓捕,更像是一场针对“涉黑涉恶“性质的高级别抓捕行动。

与17年前的那一次入狱相比,孙大午及背后的大午集团,恐此次再难“全身而退“了。

毕竟,性质不同,时代也不同。

02.

这已是孙大午的“二进宫“。

20年前,孙大午想建个1000亩的葡萄园,需要投资1200万资,但手里只有600万。

没有钱这事就干不成。有人就建议他向银行贷款。但实力雄厚、信誉良好的大武集团,就是贷不下来款。

经人指点,向来不求人的他硬着头皮给分管行长送了1万块钱红包。贷600万就送1万块钱红包?不懂行情的大武又碰了一鼻子灰。

一怒之下,他又去把这钱给要了回来。

随后,迫于无奈的他只好向亲戚借钱自救,立下字据,承诺利息高于银行同期,随借随还。随后,这种模式扩大到员工和附近村民。

就这样,3年多的时间里,他前后借了1.8亿元,有600多人参与其中。在这些钱中,就有3000多万用于学校建设,每个学生一个月生活费只要100块钱。

他还办了一所医院,每月只用1元,职工和村民们就能享受合作医疗,做一次包括B超、验血等在内的全套检查,只要10元钱。

当联合调查组问询借钱给他的村民时,他们却表现的非常平静,一点也没有害怕他还不起钱或者会跑路的样子。

而企业发展壮大之后,他也以“农民企业家“的身份,就“三农“问题频频放炮。与此同时,因为当地银行吸收不到村民存款对他大为恼火。

于是,关于大武集团“非法集资”“非法吸储”事件就这样突然曝发了。

2003年5月27日,县领导要请孙大午吃饭。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是一场旨在抓捕他的“鸿门宴”。

随后,大武集团其它高管同时也被控制。

孙大午犯了什么事之此文告诉你那些不可告人的内幕!

这是孙大午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彼时国进民退,民营企业生存艰难,银行用于支持乡镇企业的贷款资金仅占总规模的10%左右。

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媒体给予了极大同情和关注。并迅速升级为一起公共事件,引发了一场关于民企融资困境的大讨论。

舆论几乎一边倒地站在支持孙大午这一边。而在经济领域和法律界大佬,也纷纷站出来为孙大午鸣冤叫屈。

比较知名的有经济学家茅于轼、巴曙松,和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柳传志。

在看到央视播放的专题报道之后,柳传志深受震动,亲自发传真鼓励孙大午,并附上1000万元帮他渡过难关。

在各方关注和努力之下,原本“从严从重从速“处理的孙大午案,在5个月后以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落槌,孙大午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在法庭上,倔将的孙大午只说了一句话:

我无罪,但我服法。

是日,孙大午重获自由,回到了他的“大午城“。

但时过境迁。与17年前的幸运相比,这一次除了几家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媒体给予关注之外,尚无更具权威性的官方媒体就此表态。

这意味着,内部恐已定性。

03.

还是说说孙大午这个人吧。

这人不仅是个牛人,也是个猛人,更是个蠢人。

今年66岁的孙大午,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前面说的那个朗五庄村,就埋着他家的祖坟。

这家伙有多穷呢,父母以捡破烂为生。上学时买不起作业本,父亲就到人家茅厕里寻觅,挑拣干净的边角订起来给他练字。

当然了,贫穷并不值得感谢。事实上和他之后的成功也并无关联,但和他今天的遭遇却千丝万缕。

1978年,从部队转业后的孙大午进了当地农业银行,任人事股长。但几年之后,他却说服妻子和他一起辞职,

1985年,他们从1000只鸡、50头猪起步。

10年后,大武集团已经成长为中国私营企业500强。孙大午本人也被评为“河北省养鸡状元”,保定市人大代表。

虽然这中间曲曲折折,但发展至今天,大武集团的年销售额已达到20多亿元,产业涉足教育、食品、农业、旅游多个领域,员工达到9000多人。

作为创始人的孙大午,怎么说也是个牛人。

按说这么成功的一个企业家,理应成为当地政府的“座上宾”才对。但似乎孙大午总是跟政府“不亲近”,工商、税务、国土等部门,更是被他得罪个遍。

人家有事是喝酒摆平,他则是闹上法庭。

企业初期,当地国土部门在检查中发现大武非法占地,于是开出1万元的罚单。

其实这个大家都懂,正常的操作是吃顿饭送点礼就过去了,最多也就意思意思,即使真的有违规行为,处罚的上限和下限也是天壤之别。

但孙大午倒好,一分不给。

他就始终记着小时候他妈教他的那句话: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可你是办企业啊。然后处罚就升级了,1万变5万,最后变成了10万。就这样孙大午还是认死理,搬出《土地法》据理力争:

我1985年占地,《土地法》1987年才生效,凭什么说我非法占地?

随后,他一纸诉状,把国土局给告了。

最后对方来了几十辆车,要把大武给推平,他才不得不低头。

大武集团曾生产过按摩器,并在各大商场销售。这难免要和工商部门打交道。

有一天,他突然接到一张工商处罚通知单,大体意思就是大武集团假冒大武商标非法销售大午产品。


这可把孙大午给气坏了,我用我名字注册的大武集团,怎么会有用自己商标非法销售自己产品的道理?

但工商局也很直接,处罚理由就是因为你只注册没公告,所以得交5万元罚款。

这把孙大午的心火又勾出来了,这公告不该是你们出吗,我都申请18个月了,怎么变成了我来出公告了?

就这样,孙大午又把工商局送上了法庭。

一年之后,仍以孙大午低头结束:是我孙大午有眼无珠,多有冒犯。

最见其猛的是和税务的一场“恶战”。

有一次当地税务局突然发来一张纳税通知单,限大武集团3天之内纳税138万元。这让孙大午很纳闷,平时都按时交税的,这莫不是个骗子吧。

然后,他就把这事给扔一边了。

但3天之后,公司帐号突然被封了。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然后他找到税务局,强调自己一直合法经营,从未偷税漏税,凭什么突然要交这一百多万的税,依据是什么?

税务局也给了他一个台阶下,让他交16万的税就算了,但时任局长让他另补20万的滞纳金。

于是,他又把税务局给告了。

告之前还特意把控告信让人转给对方过目,以显示自己光明磊落。

最后虽以调解告终,但前后也耗费了100多万。

你说,当一个企业天天陷于行政官司,和当地相关部门如此交恶,还怎么经营发展,这样的企业家还是个合格的企业家吗?

对此,当地一位县领导曾这样评价他:

孙大午是“午”字出了头,成了孙大牛。

但你孙大午再牛,能牛得过蚂蚁的爸爸?

而孙大午也并非不自知,所以他在一次演讲中不无悲凉地说:

“可彰而不可学,没有代表性,只是个死里逃生者。”

问题是,上次是他足够幸运。

这一次,还能死里逃生吗?

04.

无疑,在民营企业家界,孙大午是一个奇葩般的存在。

有着过亿身家的他,却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没有别墅,没有专车,出差坐硬座,爱吃大饼卷大葱,生活极其简单。甚至当了董事长还帮工人掏粪。

这么多年来,他始终沉浸在自己的“乌托邦”理想世界里,赚了点钱,不是修路就是办学校,办个大武医院,还承诺“医院全责”,都是赔本的买卖。

孙大午犯了什么事之此文告诉你那些不可告人的内幕!

这也就罢了,还不断挑战游戏规则,成为那个人人讨厌的潜规则破坏者。

公司需要长期购买某国有鸡场的种鸡。下边人向他请示说,只要给场长送几千块钱,每次就能节约2万块。

孙大午两眼一睁,我宁肯多花钱,也绝不送礼!

另一件事,是有个大客户主动找上门来,一次需要十个车皮,可以常年供货,但按“惯例”每吨得给采购经理60块钱的回扣。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竟然拒绝了。理由更是让人哭笑不得:

这哪里是卖东西,简直就像妓女,在出卖人格!

他喜欢干净,也追求干净,并努力让自己创办的企业也干净。

都说在商言商,可他似乎有着一股天生的精神“洁癖”,与现实社会格格不入。

在他看来,做企业就是做人。靠政府吃饭,和官员勾结,送回扣,行贿赂,然后生产假冒伪劣,坑蒙拐骗,逃税漏税,这都是歪门邪道,不能长久。

只有干干净净的挣钱,才是正道。

始于这种执念,30多年来,他被投毒、剪电线、毒打、暗杀、诬告,但硬是没能让他有所收敛,更别说识时务了。

20多年前,有个村支书想入干股,被孙大午拒绝了。之后村支书带着外甥来报复,抡起铁锤就打,为此他住了3个月的院,大拇指也粉碎性骨折。

结果这人不但没被拘留,而且连一分医药费也没出。孙家觉得不公平,两个弟弟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工厂里的工人联名给公安局写抗议信。

但都被孙大午制止了。出院后,他一个人去了村支书家里,对支书说:

“我也不去告你,也不让你赔钱,我只是告诉你,以后不要在我身上打主意。”

5年后孙大午因非法集资锒铛入狱,那个拿锤子打他的村支书的外甥,骑着自行车跑遍全县城,一遍遍地给他喊冤。

孙大午犯了什么事之此文告诉你那些不可告人的内幕!

而在后来的庭审上,检察长也说了这样一番话:

“不能说你孙大武为人正派,就不能依法治罪,我们是按法来衡量,不是用道德来衡量!”

由此可见,他的人品确实得到很多人的认可。也许他并没有错,但犯了法。

只是与其它富豪落马不同的是,别人是一拨出萝卜带出泥,一出事就能牵连出一串的问题官员。

但孙大午却是个异类,凭他和政府那“关系“,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官员因他获罪。

孙大午啊孙大午,唉。真是无以复加,难以描述。

你到底是一股清流还是一支毒刺?

这世界,总是有人点燃头颅,化身为剑。

刺伤了别人,也伤害了自己。

05.

此次事件,震动最大的当属民营企业家。

虽然孙大午具体犯了什么罪,是什么性质。目前官方还没有给出进一步的信息。

但如此高规格的集体端锅实属罕见。去年王振华猥亵幼女事件也不过是“带走”而已,并没有影响公司经营。

作为中国经济建设的有力补充,民营经济一直在大国崛起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孙大午事件如果处理不好,可能会带来民营企业的集体性恐慌。

这在经济内卷化的现实环境之下,可能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所以,对民营企业家还是建议慎捕谨判,特别是这种大规模抽血式的集体批捕。

我们绝大多数民营企业家,都是历经万难,从普通老百姓一路拼出来的。他们普遍有着强烈的反哺意识,热心公益热爱国家,并愿意带领当地百姓共同致富。

更重要的是,他们往往也是国家税收和社会劳动就业的兜底人。

所以,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就是保护我们每一个“打工人”,就是保护我们基本的经济秩序。

如果孙大午有罪,最好能及时通过媒体公布,毕竟他是中国民营企业界的领袖型人物,且有着非常不错的口碑。

而孙大午的悲剧,也应该成为我们民营企业家的一面镜子,正确处理好政商关系,营造和谐发展环境。而不是走入误区,甚至由着性子刻意制造“对立”。

毕竟,政府有政府的治理逻辑。

我们也应该相信当地政府有足够的胸怀和能力,处理好此次事件。

事实上,如果前文所说那些现象泛滥成灾,大武集团也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至少说明并没有如此严重。或者说是特殊历史阶段的个别现象。

张曙光曾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

官员执法有可能违法,但违法的行为却是合法的。

法制建设道阻且长。

对于广大民营企业家来说,如果不能认识到这一点,或执拗于这一点,肯定会不断碰壁,直至头破血流,基业尽毁。

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

我知道这对于像孙大午这样的异类来说,让他静思己过,与光同尘,向现实世界妥协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

也不知道他在第二次被捕入狱后,是否还记得17年前,曾在狱中写下的那首小诗?

从来不信传世作,

天行健,地怎说。

纵然已近天命年,

仍西望长安。

诘啧蜀道,

惟有男儿本色。

(作者:燕梳楼;来源:燕梳时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