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和欧洲文明对比感觉有点“天壤之别”的节奏!

  • A+
所属分类:古代真史

        根据考古发现,阿尔卑斯山以北的欧洲在公元前还是文明的荒漠,在相当于中国商朝晚期至王莽新政这段时间内,即在公元前13世纪~8世纪中叶的骨灰瓮墓园文化、公元前8世纪中叶~5世纪中叶的哈尔施特文化、公元前5世纪中叶~公元前1世纪末的拉登文化(后两者属于凯尔特文化),都还是属于没有明显社会分化的原始部落社会,遗址面积都非常小,处于野蛮社会阶段,还在实行氏族部落的民主制度,跟文明社会还有很大的距离。如下表:

中国文明和欧洲文明对比感觉有点“天壤之别”的节奏!

 

在公元后很长时间内,阿尔卑斯山以北的欧洲也还是非常原始,处于和穆罕默德之前阿拉伯一样的原始的部落社会。

 

按照西方自己的说法,直到所谓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崩溃灭亡时,阿尔卑斯山以北的欧洲人还处于原始部落社会,都是蛮族、野蛮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居无定所、无处安身。事实上,关于西罗马帝国以及476年蛮族入侵灭亡西罗马等都是伪史,当时整个欧洲处于部落社会状态,还处于前历史、前文明的状态。

 

希提说道:“由于太阳光不能直射在他们(按:指欧洲野蛮人)的头上,所以他们的气候是寒冷的,终年在弥漫云雾中过日子。因此,他们的气质变得冷酷,他们的性情变得粗鲁,他们的身体长得高大,他们的皮肤发亮,他们的头发长得老长。而且,他们缺乏机智和洞察力,愚蠢和拙笨在他们中间是普遍的。”(希提,《阿拉伯通史》,马坚译,商务印书馆,1990,第626页) 

 

尚劝余在说:“在西班牙的阿拉伯人眼中,欧洲人无异于野蛮人。”(尚劝余,《阿拉伯帝国》,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14,p264) 

 

意大利经济史学家卡罗·奇波拉说:“对阿拉伯人来说……西欧是一个很少能引起他们兴趣的地方,虽然他们的地理知识在公元700年至1000年年间不断提高,但对欧洲的了解一点也没有增加。阿拉伯的地理学家对欧洲不感兴趣,不是因为存在一种敌视的态度,而是因为那时的欧洲是没有能够提供任何产生兴趣的地方。” (《工业革命之前》(英文版),p138)

 

法国历史学家马可·布洛克说:“在很长一段时期里,高卢和意大利那些贫穷的城市,根本无法与繁荣的巴格达或科尔多瓦相比。”(《封建社会》) 

 

伏尔泰说:“如果从法国的历史著作,或者不如说,从有关法兰克国王和他们的宫相的历史著作中,要删去的只是这样一些故事(博按:指虚妄荒诞),那我们还可以勉强一读;但是这些历史著作中赤裸裸的谎言比比皆是,我们怎能接受?这些历史著作中不断说到围攻城市和堡垒,其实这些城市和堡垒并不存在。当时在莱茵河以东只有一些没有城墙、靠木桩和堑壕来防卫的小镇。我们知道,只是在920年捕鸟者亨利时期,日耳曼才有筑有城墙和设防的城市。总之,有关这些时期的细节都是一些无稽之谈,而且都是令人厌恶的无稽之谈。”(伏尔泰,《风俗论》,梁守锵译,商务印书馆,2000年第3次印刷,p226) 

 

霍布森说道:“尽管穆斯林占领了西欧的许多地区——最突出的就是西班牙和西西里岛——而事实上他们对继续扩张并不感兴趣。原因很简单:西欧十分落后,穆斯林对他们不感兴趣。”(霍布森,《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孙建党译,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p99) 

 

“在各个国家里也到处是这种动荡状况:建立起来了,又被推翻;联合起来了,又分裂。它们没有边界,没有政府,没有分得清楚的人民;只有普遍混乱的情况、原则、事实、种族和语言。这就是野蛮的欧洲。”(基佐,《欧洲文明史》,程洪逵、沅芷译,商务印书馆,2005年9月第1版,第54页)  

 

“在5至12世纪之间,社会已具备我所描述过的一切。它拥有国王、世俗贵族、教士、市民、劳动平民、宗教和世俗的权力——一言以蔽之,组成国家和政府的一切必要因素。然而那时候既没有政府,也没有国家。在这个时期内,不存在相似于我们今天所认为的严格意义上的民族,或名副其实的政府。”(基佐,《欧洲文明史》,程洪逵、沅芷译,商务印书馆,2005年9月第1版,第151页)

 

歌德跟诗人艾克曼说到《好逑传》时说:“中国人有成千上万的小说,而且远在我们祖先还在森林之前,他们就已经有优秀的作品了。”(《歌德谈话录》

 

伏尔泰在《风俗论》中说:“500年前(按:1250年),不管是在北欧,在德国,还是在我国,还几乎没有一个人会写字。”(伏尔泰,《风俗论》,梁守锵译,商务印书馆,2000年第3次印刷,p87)

 

“比特里曾记述了1901年伦敦大学历史研究会一次讨论艺术史教学问题的会议:‘研究会的认识水平从下面这件事可见一斑,有人竟提出历史应该从公元1500年开始。我指出,1500年之后的历史,我们除了照抄以外别无它事可作。会场上鸦雀无声,后人有个人提议从1400年开始。’”(格林·丹尼尔,《考古学一百五十年》,黄其煦译,文物出版社,2009,第174页) 

 

安德烈·贡德·弗兰克说:“西方最初在亚洲经济列车上买了一个三等厢座位,然后包租了整整一个车厢,只是到了19世纪才设法取代了亚洲火车头的位置。名副其实贫穷可怜的欧洲人怎么能买得起亚洲经济列车上哪怕是三等车厢的车票呢?欧洲人想法找到了钱,或者是偷窃,或者是勒索,或者是挣到了钱。”(弗兰克,《白银资本》,刘北成,2008年第2版,p36.37.261) 

 

综上所述,13世纪之前,阿尔卑斯山以北的西欧人的状态非常原始、野蛮、愚昧,在繁盛的东方全球化经济中处于边缘地位。而阿尔卑斯山以南的拉丁人因为与阿拉伯交往,所以比阿尔卑斯山以北的西欧人开化得略早一些。因此,截止13世纪,根本不存在一个辉煌的古希腊和古罗马以及黑暗的中世纪,而是自古以来一直都是“黑暗”的部落社会、文盲社会,处于前文明、前历史状态一句话,13世纪之前,阿尔卑斯山以北的欧洲是原始的部落社会,跟美洲印第安人、澳洲土著、南太平洋土著差不多。而我们现在看到的西方各种各样大部头的历史著作就是由阿尔卑斯山南北的欧洲人书写完成的,这其中又以阿尔卑斯山以北的欧洲人为要。由于开化非常晚,欧洲人的历史感极差,甚至没有历史感,同时又由于非同文同种,难以真正理解非欧洲的传说和文献,就是对欧洲自身的历史,也存在严重的“幻觉”。因此,欧洲的历史“研究”不可避免地错漏百出,时空错乱比比皆是,虚构瞎编汗牛充栋。

中国文明和欧洲文明对比感觉有点“天壤之别”的节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