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为什么那么快灭亡赵高实在太狠陈胜吴广起义都想清除他!

  • A+
所属分类:古代真史
扳倒秦朝的头功必须归于赵高,没有他,其他人再怎么蹦哒都是没什么卵用的。他的身世信息,主要来源于司马迁的《史记·蒙恬列传》:赵高者,诸赵疏远属也。赵高昆弟数人,皆生隐宫(应为官),其母被刑僇,世世卑贱。秦王闻高强力,通于狱法,举以为中车府令。高既私事公子胡亥,喻之决狱。高有大罪,秦王令蒙毅法治之。毅不敢阿法,当高罪死,除其宦籍。帝以高之敦于事也,赦之,复其官爵。   翻译过来就是:   赵高是赵国王族的远亲,本是官宦人家,赵国被灭后,失去了显赫地位。其母亲遭受刑罚身受残疾,全家变成了卑贱身份。秦始皇听说他为人勤奋,又精通法律,便大力提拔他为中车府令掌皇帝车舆,还让他教自己的第十八个儿子胡亥判案断狱。由于赵高善于观言察色、逢迎献媚,因而很快就博得了公子胡亥的赏识和信任。有一次,赵高犯下重罪,蒙毅不敢徇私枉法,要按律处他死刑,剥夺官宦身份。赵高巧言令色,最终使秦始皇赦免了他并复其原职。   首先澄清一点,赵高并不是没有蛋蛋的公公。按照秦朝的官制以及政治形势,并没有宦官当权的可能性。后世所有宦官当政,都是因为皇帝权力被官僚集团或外戚架空后,身边无人可用,只能启用宫内太监作为亲信骨干,展开夺权行动,从而让宦官借机掌握大权。前文中的“宦籍”并不是指太监籍,而是指当官的身份,与布衣相对。秦汉的时候,称太监为“阉人”或者“阉宦”,绝对不会单独用一个宦字来指代。后世之所以将赵高传为太监,就是因为从东汉后期开始,宦官专权实在是太遭人恨了,因此人们心理上不自觉地将首个大一统朝代专权误国的赵高也说成是太监。   这里面最关键的信息是:秦始皇对赵高颇有恩情,将他从低贱身份提拔到显赫官位,还赦免了他的死罪,因此赵高应该对于秦始皇没有个人私怨。但是,赵高来自于赵国,他受教育的阶段是在赵国被灭之前,因此他更加认同赵国而不是秦国,甚至心里对灭掉赵国的秦国怀有刻骨的仇恨,特别是白起在长平之战之后坑杀了四十万降卒,令赵国故人对秦国都是恨之入骨。据说有人考证出,赵高的父兄皆死于长平之战,那就更加证明他的恨是发自内心深处的。(见清代史学家赵翼所著《陔余丛考》)     秦朝为什么那么快灭亡赵高实在太狠陈胜吴广起义都想清除他!

长平之战遗址博物馆

  白起坑杀降卒客观上加速了秦国统一进程,但是埋下了赵人对秦人的刻骨仇恨,甚至间接成为秦朝灭亡的诱因。不过这事也赖不上白起,还是怪秦国自己的政治结构过于脆弱。大英帝国当年纵横四海的时候弄死了多少人,贩奴那些破事就不说了,光是殖民统治印度时期,因饥荒就饿死上千万人,不也没遭报应嘛。印度现在还觉得,呆在英联邦里还挺荣耀的。     秦朝为什么那么快灭亡赵高实在太狠陈胜吴广起义都想清除他!

孟加拉大饥荒中的秃鹫和死尸

  赵高精通刑狱,学识又颇得秦始皇赏识,让他教胡亥法律,这说明赵高其实是和李斯一样,是一个法家之士。此外,赵高还是秦汉时期的书法大家,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序》云:“赵高作《爰历篇》,取史籀大篆,或颇省改。”李斯擅长小篆,而赵高擅长大篆。   完全可以把赵高看作是另一个李斯,李斯会的东西他基本都会。唯一不同的是,李斯希望秦朝强大,而赵高将赵国覆灭归罪于秦国的体制,他希望秦朝倒台,越快越好。 换句话说,赵高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体制推墙党,虽然学了一肚子法家理论,但是心里厌恶甚至痛恨法家的举国体制,要不是这种体制,他的父兄怎么会死?赵国怎么会玩完?因此,他玩命地扛着秦朝的旗帜反秦朝。   当代有这样心理的人可不少见。以下摘自百家号海疆在线的文章:《《软埋》获路遥文学奖,路遥的棺材板要飞上天了》。  
《软埋》这篇小说中,讲述了一个“新社会把人变成鬼”的故事,流露出对新中国土地改革刻骨的仇恨。这部公然给旧社会地主阶级和剥削制度招魂的小说,却发表在党媒《人民文学》上,并受到了多家党媒的推荐。而网上盛传的一段某网络平台高层的“酒桌谈话”中,更是炫耀他如何捧红了湖北省作协方方主席的《软埋》,并让反对这部小说的编辑“滚蛋了”。在这篇“酒桌谈话”中,我们更是看到“文坛和宣传部门都是支持她(方方)的”的言论。而知名网友郭松民批评《软埋》的文章,“则像遭遇‘鬼打墙’一般,多次莫名其妙地发不出来。”
  这说明,我国体制内像赵高这样的推墙党也有不少,就是苦于没有赵高的机会和能力罢了。   秦朝为什么那么快灭亡赵高实在太狠陈胜吴广起义都想清除他!

作家方方和她的作品《软埋》

  赵高就是那个颠覆秦帝国的绝佳木马:首先,他的意识形态是反秦国的,必欲除之而后快;其次,由于精通法家之学,明白秦帝国政治体系的弱点在那里,可以针对性地破之;最后,他颇得秦始皇信任,进入秦朝权力中枢,客观条件也完全具备。   唯一的问题就只剩下:赵高是独狼行动,还是团伙作案?说得更具体些,他与那些志在反秦的黄老之士之间有没有联系?   在史书上,似乎看不出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但是笔者倾向于认为,他们之间是有某种信息传递的方式,并事先约定了共破秦帝国的计划:先由赵高这个木马,在内部搞破坏,使得秦帝国的政治秩序陷入混乱,并进一步败坏其公众形象和声誉,令人民大众对秦朝政府心生反感;时机差不多了再从外部发动攻击,将秦帝国一举击溃,里应外合,完美搭配。   显露出其中蛛丝马迹的,就是中国历史书上记载的首次农民起义——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   按照《史记》的记载,大泽乡起义纯粹是一场大雨引发的意外,以下为《史记·陈涉世家》的译文:  
公元前209年7月,朝廷大举征兵去戍守渔阳(今北京市密云西南),陈胜和吴广作为带队的屯长,和其他900名穷苦农民在两名秦吏押送下,日夜兼程赶往渔阳。   当行至大泽乡(今安徽宿州西寺坡乡)时,遇到连天大雨,道路被洪水阻断,无法通行。大伙眼看抵达渔阳的期限将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因按照秦的酷律规定,凡所征戍边兵丁,不按时到达指定地点者,一律处斩。   陈胜对吴广说:“这儿离渔阳还有上千里路程,怎么也不能按期抵达渔阳了,我们现在的处境,去也是送死,逃亡被抓回来也是死,与其都是死,还不如选择干一番大事业? ”   陈胜接着又对时局进行了分析:“天下人已经苦于秦朝统治很久了,老百姓对秦王朝的苛捐赋税、募役刑罚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我听说二世皇帝胡亥是秦始皇的小儿子,本不应继位,该继位的是长子扶苏。扶苏贤能,却被二世无故杀害了。还有一位名人叫项燕,曾是楚国名将,战功卓著,又爱护士兵,很受人爱戴。现在老百姓并不知这两个人是生是死,我们何不以他们的名义,号召天下人起来反抗秦朝的暴政呢? ”   吴广很佩服陈胜的胆略,觉得他的主意符合当时的人心,完全支持陈胜的决定。   一个不知姓名的算卦先生恰好在此地出现,俩人去找算卦先生卜问吉凶。这个算卦先生一口断定,他们的事业能成功,并且给他们支了几个起义的高招。   于是,他们用朱砂在一块绸帕上写了“陈胜王(wàng)”三个大字,塞到渔民捕来的鱼肚子里。戎卒们买鱼回来吃,发现了鱼腹中的“丹书”,都觉得惊奇。与此同时,陈胜又让吴广潜伏到营地附近一座荒庙里,半夜里在寺庙旁点燃篝火装作鬼火,模仿狐狸声音,大声呼喊“大楚兴,陈胜王”!正在睡梦中的戎卒们被惊醒,十分惊恐害怕。第二天戎卒们交头接耳,都指指点点地看着陈胜。加之陈胜平时就待下属热情和气,又把陈胜的形象跟楚国复兴联系在一起,陈胜在戎卒们心中的威望就更高了。   然后,陈胜吴广故意激怒押送的两个秦卒,并杀死了他们,对着900人慷慨激昂地演讲:“我们在这里遇上了大雨,已不能按期抵达渔阳了,而误了期限大家都要被斩杀,即便侥幸不被砍头,戍守边塞十分之六七的人也要送命。再说好汉不死便罢,要死就要取得大名声啊!”最后喊出那句著名的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于是拉开了埋葬秦王朝的大幕。  
秦朝为什么那么快灭亡赵高实在太狠陈胜吴广起义都想清除他!

大泽乡起义

  单看这段故事本身,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群被苛政逼反的农民揭竿而起的故事。但如果联系到当时的历史背景信息就会发现,这段故事中埋藏着好几个疑点:   首先,这个时机太巧,和赵高的行动配合得天衣无缝   就在大泽乡起义一年之前,公元前210年10月,秦始皇在东巡当中病倒,遗诏传位嫡长子扶苏。赵高抓住李斯担心失去荣华富贵的心理弱点,劝他说,如果扶苏即位,必然是他最信任的蒙恬掌权,你我都得靠边站,不如扶胡亥上位,这样你我二人共享荣华。李斯犹豫了一番就范了,于是秦帝国迅速滑向深渊。赵高拟了一份矫诏交给一名心腹使者,逼正在北方戍边的扶苏和将军蒙恬自杀。扶苏不疑有诈,居然真的就自杀了。要知道,他们二人手握三十万雄兵,而秦朝都城并没有多少兵马,他们足以拥兵自立,甚至杀到咸阳自立为皇帝。蒙恬不愿意这么不明不白死了,拒不自杀,被传诏的使者囚禁在阳周(今陕西子长县北),兵权移交给副将王离,又安排李斯的亲信为护军,这才回去复命。胡亥听说扶苏已死,就打算放了蒙恬,继续帮自己抵御匈奴。但赵高执意消灭蒙氏一族,他先诱骗并囚禁蒙恬的弟弟蒙毅,然后秘密杀死了他,然后又派人逼死蒙恬。后人对于扶苏和蒙恬的下场,无不伤感万分。曹操评价说:“孤每读此二人书,未尝不怆然流涕也。”   此时,已经到了公元前209年春天。接着,赵高将谋杀的矛头转向了秦王室。据史书记载,赵高一次就在咸阳杀掉了胡亥的12个兄弟,将10名公主碾死于杜邮(今陕西咸阳市东)。公子将闾昆弟三人,被囚在内宫,赐死前,皆痛哭流涕,仰天大叫:“吾无罪”惨不及言。 另一公子高,见众手足都死于非命,知道赵高不会放过自己,便想逃亡,却又怕连累亲族,遂提出为父皇殉葬的要求。然后赵高在咸阳大肆屠杀大臣,诛锄异己,安插亲信。短短一年时间内,胡亥和赵高的地位稳固,没有人再有力量通过宫廷政变来推翻他们,秦朝的中枢也尽归赵高一伙掌握。   几乎没有耽搁一刻功夫,大泽乡起义爆发。如果这场起义早几个月,朝廷必然要商议调兵镇压起义。当时秦国的军事力量是这样分布的:三十万北军由蒙恬率领,在北部边境抵御匈奴;五十万南军由赵佗率领,去南方讨伐百越。除此之外,只有少量非正规军维护地方治安。南军已经跑到珠江三角洲甚至深入越南,山高水远,通信不便,没个两三年根本不可能回来。但是北军很近,因此如果起义成了气候,要镇压起义必然会调动北军。如果蒙恬没死,赵高还没有一手遮天,很有可能朝中会形成舆论压力,让蒙氏兄弟重掌兵权,此时关键人物李斯的态度是难以预测的,局势就会脱离赵高的掌控,破秦大计就此落空。   因此,必须等到蒙氏兄弟已死、大臣被清洗差不多了再爆发起义。赵高此时已经一手遮天,他根本就不调动军队镇压起义,任其发展做大,并引发天下群雄响应,这样才对摧毁秦帝国的计划最为有利。   从这场起义本身,也能够看出里应外合的痕迹。陈胜说服吴广进行起义的理由是:扶苏和项燕两个人很受爱戴,两个人都已经死了,但是老百姓都不知道,因此我们可以借助他们的名义来发动起义。这番话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来的,必然是经过了一番深入的谋划,并且需要掌握常人难以掌握的信息。   首先,扶苏已死以及如何死的内情,属于官家的机密,一般老百姓甚至基层官员都不知道。就算是秦国高层,一般也就是知道扶苏死了,也未必有几个人知道是胡亥逼死了扶苏。陈胜一个小小的屯长,是怎么知道这么核心的情报?   其次,为什么是借助这两个人的名义?而不是其他人的名义?这是为了最大限度地煽动民众的反政府情绪,扩大起义影响力。被秦灭掉的六国之中,楚国实力最强,并且坚持抵抗的时间最久,秦国在这里还吃了一个大败仗,楚地的人是最不服秦国统治的,而且早早就有谶言“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相配合,给大家足够的心理暗示。项燕又是楚军中最为著名的将领,并且坚持抵抗到了最后,秦国征服六国的最后一场大战,就在秦楚之间进行,并且楚军最高指挥官就是项燕。因此要号召六国的人反抗,项燕是很好的一面旗帜。另一方面,对于秦国故民来说,他们原本并没有反体制的愿望,然而,他们都喜欢公子扶苏,希望他掌权,讨厌胡亥,如今秦朝朝廷已经是乌烟瘴气,如果知道扶苏没死,秦国故民也会纷纷投奔。秦国的地方治安军队在没有得到朝廷命令的情况下,也不会自行去平叛,因为他们都对朝廷的倒行逆施深恶痛绝,巴不得扶苏出来带着大家拨乱反正。可以看出,能想出这个口号的人,一定是一位才智卓绝的人物,把当时的天下局势摸得门清。   对于天下政治局势达到如此深刻的理解和把握,要是放在三国时代,那必须得是诸葛亮周瑜荀彧司马懿这个层次,这些人不仅受到良好的教育,而且都出身于累世豪族,自小受到政治熏陶,才能深刻理解天下局势。刘备虽然也是一代枭雄,但是层次不够,都看不到这么多。陈胜一个小小的屯长,何德何能,达到如此高度?就算他天赋异禀无师自通,这么牛的人,如何解释后来仅仅半年就兵败被杀?显然,这话并不是他自己想的,而是有幕后高人指点。   其实,陈胜说老百姓不知道两人已死,其中有大问题,而且也明显不符合逻辑。司马迁为什么要这么写?到底是掩饰什么?   司马迁记录历史算是比较中立了,但是,他其实也是信奉黄老之学,对于黄老之士在历史上做过不光彩的事,进行选择性的忽略或掩饰,是非常有可能的。   黄老之学类似西方的自由主义,对于信奉自由主义的西方史学家来说,他们秉持“辉格史观”,也是常干类似的勾当。   什么是辉格史观呢?在英国历史上,曾有过两个对立的政党:辉格党(Whig)和托利党(Tory)。辉格党即是自由党的前身,它信奉自由主义,提倡以君主立宪制代替神权统治,站在资产阶级和新贵族的立场上拥护国会,反对国王和天主教。19世纪初期,属于辉格党的一些历史学家从辉格党的利益出发,用历史作为工具,来论证辉格党的政见,常常选择性地忽略或篡改与自由价值观相悖的史料,强调并放大符合自由价值观的史料。现在我们看到的主流西方历史书,或多或少都是基于“辉格史观”写成的,看多了总觉得自由主义就是好,殊不知,人家只给你看了硬币的其中一面而已。   事实上,当时的老百姓不知道扶苏已死很正常,但是项燕在十五年前,与秦国大将王翦对垒兵败被杀,这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因此借助这两个人的名义不假,但是实际情况必然是,借助活扶苏的名义,同时激发大家对死项燕的怀念。因为即使两人都没死,一个是秦国太子,一个是楚国大将,也绝不可能走到一起,但如果一死一活就没问题了。   司马迁这样语焉不详,目的还是为了显得这次起义的时间和地点都是偶然的,这是一场意外引发的起义,不是精心策划的阴谋。然而,这次起义不仅时间非常巧,而且地点更巧。陈胜吴广选择举事的地点大泽乡,正是十五年前,项燕兵败殉国的地方!在这样一个极具纪念意义的地方,假借楚人心目中最为崇敬的英雄——项燕的名义,号召楚国遗民来复兴楚国,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这样一来就清楚了,大泽乡起义的时机和地点其实都是精心挑选的,甚至连起义的名头都是预先想好的。至于起义的诱因嘛,就算没有大雨,陈胜也会找其他借口举事。   实际上,大雨封路所以迟到会被杀,这个理由根本解释不通。秦朝虽然法令严苛不假,但并不是不通人情 ,没事杀人玩,对于雨水阻隔这种不可抗力造成的延误,是可以免除处罚的,这一方面应对古人顺应天时的基本态度,也符合立法的原则。对于这一点,普通老百姓可能不清楚,但是作为带队的屯长,陈胜并没有理由不知道,但是他却故意隐瞒,并以此作为挑动起义的理由。况且,他们遇到下雨的时间,距离最后期限实际上还早,完全来得及赶路,就算秦法严苛到变态的地步,但他们还远未到绝境,正常人不会就此铤而走险。这就说明,这条理由完全是为了起义而编造出来的。   也许有人会问,如果起义的原因是人为编造的,陈胜就不怕这些戍卒不跟着起义嘛?   哈哈,完全不用担心。这些戍卒都是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泥腿子,陈胜估计平时在乡里也是广有威望,深得大家信任,因此他一说,别人基本就信了。而且,那条塞着丹书的鱼和那场半夜狐狸叫意义非常重大,对于当时的人来说,就是上天的启示,跟着陈胜造反必定成功!他要是当了皇帝,我们也可以享受高官厚禄!只要这帮人当时头脑一热,跟着陈胜吴广杀了那两个军官,竖起反旗武装攻占了大泽乡,那就真的犯了谋反重罪,按照秦法那就必须处斩,就只能从此一条道走到黑了。到那时候,谁还会想到当初逻辑上那点小漏洞呢?   秦朝为什么那么快灭亡赵高实在太狠陈胜吴广起义都想清除他!

还有一条重要线索,能够进一步确认这场起义是预先策划的阴谋,就是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算卦先生。都已经大雨封路了,请问老先生你不找地方好好待着,跑到一群忙着赶路的预备役士兵中间,凑什么热闹?而且这位算卦先生不算俩人是否升官发财,逢凶化吉交桃花运,而是算起义是否能成功,好大的胆子啊!

  这要不是事先串通好的就出鬼了!想像一下,一个人随随便便找个算卦的路边摊问,“半仙,你觉得我造反能成功么?”造反,那可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勾当,真造反的人,有这么干事的么?半仙不是当他神经病,就吓得赶紧跑到官府举报了,谁tm还在那里一本正经地忽悠啊!  

秦朝为什么那么快灭亡赵高实在太狠陈胜吴广起义都想清除他!

  丫就别装了,这位算卦先生就是以反秦为终身使命的黄老之士中的一员!他不仅张口就说必定成功,而且给两个人支了个大招:什么狐狸叫,鱼肚子丹书,这不就是黄老之士擅长的谶纬之术么!十有八九,他就是预先帮陈胜谋划起义各种细节的那位高人,是一名出身世家豪族的黄老之士。就是他,挑选陈胜作为向秦帝国发起第一击的棋子!   为什么陈胜会成为被挑中的那个人?就跟张良被黄石公挑中一样,张良是因为曾经刺秦出过名,而陈胜是因为发表过一番不寻常的言论,引起了黄老之士们的注意。陈胜是楚国人,本就是反秦起义最有可能爆发的地方,因此得到黄老之士们的重点关注。大家还记得陈胜说过的那番话吧?有一天,他对一起耕田的伙伴们说:“以后如果有谁富贵了,可别忘了一块吃苦受累的穷兄弟”。大伙听了都觉得好笑:“咱们卖力气给人家种田,哪儿来的富贵?” 陈胜不免有所感慨,叹息道:“燕雀怎么知道鸿鹄的志向呢!”陈胜既然说过这话,肯定也在别的场合说过类似的话,因此成功地引起了四处搜寻炮灰,哦不是,是有潜质的造反之材的黄老之士的注意。   以这帮人的口才,随便给陈胜灌些迷魂汤,说他有龙虎之相,有天子气,祖坟冒青烟了,陈胜就真以为拯救地球就靠他了。而且这位找到陈胜的黄老之士给他提供了很多详实的情报,并帮助他出谋划策,令他相信,这就是老天派来帮助他的人:要不是我自带王霸之气,这么牛叉的人怎么会来帮我?也许,我真有王侯将相的种呢!   为啥陈胜是炮灰呢?秦朝这个巨大机器虽然已经被赵高拆得七七八八,改朝换代的舆论准备也造的差不多,秦始皇的形象也基本上毁完了,但是真要造起反来会怎样,谁也说不好。因此必须要有人先投石问路,摸清情况,主力才好跟进,确保一举成功。六朝旧贵族虽然早已忍得饥渴难耐了,但是这帮人一个个都是鬼精鬼精的,谁也不愿意当出头鸟,因此只能忽悠一帮愣头青泥腿子去试试水。   更加说明陈胜是炮灰的一点:既然已经打定主意,以楚国为名号发动反秦起义了,为啥不一步到位,打出楚怀王的旗号?打个楚国大将的旗号,政权名称叫做“张楚”(兴复楚国)是几个意思?等别人打出楚怀王旗号,你一个做大将的就只能前去归顺,那么这位后来人,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接收陈胜吴广的起义资源了,不是吗?显然,这都是背后的黄老之士们安排好的套路,陈胜注定是给别人做嫁衣的命。而这位把陈胜一伙送上不归路的神秘高人,此后再也没在陈胜集团中出现,深藏功与名,隐匿在历史中。或许史书中其实还有他的身影,只不过是以另一幅面貌出现了。

陈胜是炮灰,那么跟着他一起干的吴广,自然就是炮灰中的炮灰了。而那九百个戍卒,就是炮灰中的……一堆炮灰。   虽然黄老之士忽悠了一大堆人去送死,但也不是一点积极意义都没有。他们的舆论宣传,起到了思想解放的作用,自由和平等的意识在中国人心目中普遍扎根。在秦始皇大力打击旧贵族,削弱贵族的权威,提升平民地位之后,黄老之士无形中又给旧制度补上了致命一刀,使得恢复过去的奴隶制成为痴心妄想,这比西方的思想解放提前了一千多年。西方的资产阶级启蒙运动也是类似的,忽悠了一大帮工人农民去当炮灰,但确确实实提升了人们心中的自由平等意识。至于今天的中国,大家都忙着挣钱呢,还有人想忽悠别人当炮灰,那就只能冷笑了,有种自己扛枪上啊!   既然陈胜吴广只是炮灰,那么黄老之士看好的主力选手是谁呢?自然就是从小笼罩着各种光环的官N代、高富帅——西楚霸王项羽    

秦朝为什么那么快灭亡赵高实在太狠陈胜吴广起义都想清除他!

项羽

(作者:北山浮生;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